玉佩带来的恐惧1
作者:紫小邪      更新:2014-07-18 06:43      字数:2193
       阳光明媚,春意盎然,小鸟在这座喧嚣的城市里叫喳喳,当然也少不了有些公鸡的叫声和夜店里的骚鸡一整夜的摧残着某人的耳朵。

       在这座繁华的城市背后,有那么一条肮脏不堪的小巷子,里面是剩菜剩饭的绍水味和油烟味。缩在被子里的身影动了动,烦闷的皱起眉头,一只雪白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抓住了床头的小闹钟,放到眼前。八点四十了。皱了一会眉继续把闹钟甩了回去。

       房间里面的东西乱糟糟的,在太阳的沐浴下,多了一丝丝暖意。

       她起床,穿好鞋子,这么小的房间里,闭眼她都能行动自如。她小时候便被父母接到了这座城市和这条肮脏不堪的巷子。十六岁她便退学了,不过苍天不知道该说有眼还是没眼,刚退学就让她失去了至亲的对于她来说也是唯一的两位亲人,只留下一万多块钱和一间破烂不堪的房子,悲伤还是有的,在生活的快节奏中她似乎已经忘记了悲伤。

       走到洗手间,两手撑在面池上,她鼓起眼睛瞪着镜子里顶着鸡窝头的自己,瞪了半天,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长发,刷牙洗脸。

       又失业了,她也懒得去找工作了,看来除了做那种只会在半夜摧残人耳朵的那种生物,她还能有其他办法么,应聘那么多家公司都等电话。唉,想到这,她又叹息着摇了摇头。

       工作她是懒得找的,在家窝了半天,玩了一上午的手机之后,泡了两包泡面合着酸奶一起吃了,算中午饭了,大刺刺的躺在床上,睁着一双眼睛,突然冒了个神经质的想法出来,她想爬山。

       说动就动,虽然是春天,可还是有点冷嗖嗖的,她做不到母鸡们穿的如此凉快还能屹立于风雨而不倒的。于是一双黑丝袜加一双短靴,一件米黄的风衣戴了一条淡粉色的围巾,将头发在脑后挽了个松松的发髻。临走之前,她对着镜子一直看,最后笑了笑,她肯定发烧了,哪有穿成这样爬山的,最后还是提上包包出门了。

       买了一大包零食,她挎着包包提着一大袋零食上山了,华丽的站在A市最高的山脚下,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渺小。笑了。

       气喘吁吁的望着山下云雾环绕,清风习习,她拉了拉风衣敞开的领子,将手合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咳了咳嗓子,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对着山下狂吠“栗金金!你是最好滴!不能被这个狗日的世界打败了!”虽然金金都鄙视这么俗的招数,但是吼吼舒服多了。

       金金的吼声也惊跑了旁边唯一一对情侣,两人甩了个不爽的眼神给她,金金非常狗血的回以一个讪笑的表情。

       化不甘,悲愤,……等等情绪为食欲的金金举着最后一块牛肉干咬的兴致勃勃的时候,一阵阴风袭来,金金打了个寒颤看了眼四周,之前还那么多人的楼阁现在居然空无一人,“见鬼了。”金金暗咒一声,心里恐惧一下全浮了上来,咽了咽口水,还好山顶就算晚上也有昏黄的灯光。

       金金甩下牛肉干开始在楼阁上打颤往下走,由于灯光有点暗,更添加了毛骨悚然的感觉,让金金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一边走一边骂“靠,也不知道搞个亮点的灯泡。”

       金金原本就浑身打抖的身子,也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猛地往前栽去,指尖碰到一点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