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一个羞的,一个病的。
作者:恰似末未      更新:2014-07-18 00:54      字数:2354
       楔子。

       “好难受……”

       “您哪里难受?”

       “头好沉……胸口好痛……”

       “头好沉那是因为您感染风寒,至于胸痛……嘿嘿,少爷,蛮蛮给您揉揉吧……”

       “少爷……蛮蛮,你在玩什么……我还没死吗……”

       “少爷真坏……您明明知道人家在……”

       “等等!蛮蛮!”安然睁开眼,错愕望向枕边人,“你在摸哪里?”

       “哎呀……少爷坏死了……”

       ……

       安然怔怔望着铜镜,怔怔望着铜镜中那个美艳绝伦的自己。好半晌,她才愣愣垂下琉璃般璀璨的眸子,难以置信得瞪着自己平扁的胸部,以及……

       不该出现却出现了的——

       “小……小兄弟”!!

       许久之后。

       “叩叩!”敲门声轻响,“少爷?蛮蛮要进来咯。”

       怔忡着的人儿回过神,快速将衣物整理好继而抬头望向来人——蛮蛮。

       安然记得,她应该已经死了,就在那个朝阳初升海风轻抚的早晨。自打有记忆以来,她的生活除了训练就是任务,脑海中唯一的信念就是组织利益高于一切!可以有情有义,但那必须以维护组织利益为最高前提。她,也是这般教育她的手下。

       所以,当组织面临利益与手下的抉择时。组织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她!而动手杀了她的,正是她的得力手下蛮蛮!

       原本以为,蛮蛮也一同随她穿越而来了。只不过稍稍一观察,安然就知道这个蛮蛮并非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因为若是从前的蛮蛮,就绝不会叫她“少爷”了。

       “您怎么起来了,快快躺下。您的风寒还没好呢!”见安然坐在怔怔然坐在梳妆台前,蛮蛮连忙将手里头的药搁下,不由分说地欲搀起她躺回床。

       “风寒?”安然抬头,精致的容颜上,仍带着一丝迷茫。刚刚发现她身上长出了不该长的“零部件”之后,她早就伸手掐了自己一把,可是那由身体反馈给大脑的痛楚告诉她,她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真的变成了一个男人。

       可是,为什么?她茫然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房间,就如电视里看到的一般。屋顶没有电灯等照明工具,验证了这并不是什么拍戏现场。难道说,她穿越了?迷茫的眸子一怔,可是那些关于穿越的想法不是人想出来的吗?

       “是呀,少爷,您感染了很严重的风寒。大夫说,大夫说……”蛮蛮红着脸颊,吞吞吐吐了半天,“哎呀,大夫说昨晚很重要,绝对要好好照顾您,如果您到今天没见好转就真的回天乏术了,所以……所以……”

       所以……安然望着羞红了一张脸的蛮蛮,额头忽的越发沉重,所以刚刚她醒来时,发现二人身上光溜溜得躺在一起。想来是昨晚蛮蛮献身为“她”降温?

       不会吧……安然伸手按住太阳穴,由心底冒出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对蛮蛮,安然不恨不怨,甚至于有份愧疚。因为前世的蛮蛮在杀了她之后,亦举枪自尽,随她葬身海底。

       回忆起前世的种种,只觉得原本昏昏沉沉的额头越发难以负荷,而心头,更是窜出一股难言的闷气,不断诱发额上的沉重。

       顺着蛮蛮给的力,安然试着缓缓起身。只不过,似全身的力全在刚刚用完了似地,一股浓浓的虚弱感随着她站起便排山倒海向她袭来,还未迈出步子,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向前一栽。连带着的,连蛮蛮也一同双双摔倒在地。

       于是,画面诡异了。蛮蛮在下,安然在上。面对面,脸对脸。蛮蛮气游如丝满面绯红,安然也气游如丝满面绯红。蛮蛮是羞的,安然是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