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乌龟
作者:修鱼笑      更新:2014-07-17 22:51      字数:5937
       第三十五章:乌龟

       “小娘子,怎么不来追我了?”色舞好像没有听到柳无极的话,连看都没有看到柳无极,把他当做不存在的人似的,依然轻挑的对我笑。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调戏良家妇女!”柳无极似乎被色舞的无视的态度气到了,马上对色舞出手,想抓住色舞。

       色舞是谁?怎么能被他抓住?

       色舞一个转身,就把柳无极的手给旋过去了,而柳无极只抓到了他的影像。

       色舞好像这才发现柳无极似的,带着蔑视的眼神扫了一下柳无极:“你是哪根葱啊?这三脚猫功夫也想抓住我?”

       “你……”柳无极极其尴尬的看了一眼我,有点恼羞成怒的追上去要和色舞切磋。

       我就纳闷了,你要对付色舞,为啥要先看我一眼?

       算了,别纠结这个问题了,还是想办法解决救人的问题吧。

       我实在头疼,救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起来,那边色舞和柳无极就打起来了。

       再怎么看,情况都是一边倒,色舞打柳无极,似乎下了很重的手,我看到色舞一巴掌打向柳无极,柳无极似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居然抗不住,摇晃的后退两步,还吐了一口血。

       看色舞的表情,根本不把柳无极放在眼里,妖自然不把人放在眼里,但是,可以随意开杀戒吗?色舞开了杀戒,会不会引来不好的劫难呢?

       而且,柳无极又不是罪大恶极,他又不该死,色舞怎么要把他往死里虐的样子?

       真是的,这些人,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啊?

       我要想个办法解救了。

       “色舞师兄,你再打下去,我就生气了!”我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同时眼神狠狠的瞪着色舞。

       眼中带着警告的意味,如果你不配合我,等一下你就知道错。

       “好了好了,师妹生气了,我不打了!”色舞用超级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柳无极,很快的收手。

       “白姑娘,你们是……?”柳无极十分诧异的看着色舞和我,捂住自己的胸膛问我。

       色舞回到我旁边,一副讨好我的样子“师妹,别生气!”说完,就想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不生气!”我一把拍下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快做正事,救人吧!”

       估计这里的人都不是色舞的对手了,连柳无极都拿他没有办法。我还有什么顾忌?

       哎,弄了那么多事情,还不如一阵大风,把他们刮走好了。

       “我和师兄路过贵地,居然看到……”我指着跪在地上一排人对柳无极说:“居然看到如此人间惨剧,所以和师兄打算来行侠仗义!”

       我知道自己用词不当,不该用“人间惨剧”这四个字,可是,色舞和柳无极,你们两个人的表情不要那么奇怪好不好,都脸部抽筋了?

       “原来白姑娘是打抱不平!”柳无极接上了我的话,然后看了看地上的人一眼,对着刚才长篇大论的老人,就是管家黄贵说:“管家,把他们都放了!”

       管家黄贵看了看脸色发白的贵妇人,再看了一眼柳无极,迟疑的说:“这……”

       他说完这个字,就非常恭敬的对柳无极鞠了一个躬“三少爷,在下不能做主!”他的意思是他是下人,做不了主,做主的是那个贵妇人。

       “三少爷!”贵妇人开口了,她开口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色舞,我也随着她的眼神看去,才发觉色舞此时正笑吟吟的看着我,周围发生什么事情,好像于他无关。

       恩,貌似色舞根本不把人类放在眼里,难道和人类相处的我,是妖中的异类了?

       “如今这府里是我在管事,如果三少爷觉得我管得不好的话,大可以向老爷说!”贵妇人一副官气十足的模样,感觉不想放过那十几个侍卫。

       我就纳闷了,这个贵妇人,她头脑想点什么?如今是我和色舞占优势,你居然不给面子,还扯那么多做什么?

       貌似这个贵妇人是柳傅延的小老婆黄梅?她生了一个女儿,以前混的是青楼,听说心计很重。

       听说大夫人陈美身体不舒服,所以在宰相府掌权的是二夫人黄梅。黄梅为管家的女儿出头,看来,她和管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不过,里面有什么关系,我不想知道,我只想把张锦德救出来,还有其他的十几个侍卫救出来,他们是因为我而被处罚的。

       “你想怎么处置这些人?”我冷冷的问黄梅。

       “他们不是江湖人,是我府上的人!”黄梅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着我底气都非常的足:“如果他们犯事,被你救走,他们一辈子都被官府追杀,有家不能回。”黄梅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一针见效的告诉我她的理由。

       看到跪着的人脸色发白,我就知道黄梅所说的情况属实,就算我救走了这十几个侍卫,说不定他们自己还会跑回来送死。

       怪不得人家说黄梅有心计。

       原来如此。

       “二娘,他们也没有犯多大是事情,能否看在我的份上,放了他们!”柳无极向他二娘求情。

       “三少爷,你那天考上武状元,再和我谈吧!”黄梅摆明看不起柳无极,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柳无极,一副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模样。

       柳无极见他二娘没有卖他的账,他很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

       哎,可怜的娃啊,说是三少爷啊,在家里居然没有什么权利和地位,怪不得会无所事事的跑到街上调戏人。

       算了,既然对付你黄梅软的不行,来硬的,我就不信,你一个贵妇人,不怕流氓?我今天,就要对你耍流氓。

       “你放不放?”我非常平静的问黄梅。

       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别说我是坏人,如果你抓住了这个机会,放人了,然后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我可以放过你。

       如果你不抓住这个机会,别怪我捉弄你了,我已经捉弄了那么多人,不在乎多一个你。

       “这位姑娘真是说笑话了!”黄梅看了一眼管家黄贵,黄贵好像知道黄梅的意思,然后不着痕迹的把自己挡在了黄梅的前面。

       黄梅见管家挡在自己前面,似乎底气更足了:“这是府上的家务事,我知道姑娘善良,不过,希望你们两个请回吧。我不计较你们乱闯宰相府了!”一副非常大方的放过我们的样子。

       行,你嘴巴厉害,能把黑的变白的,我不信,你不怕砖头。今天,我不向你砸砖头,我就不叫白念蝶。

       哼,我想对付的人,没人能挡住呢,除非他是妖。

       我慢悠悠的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亮出来,在自己面前吹了一口气,连看都没有看黄梅。

       我扭头非常温柔的问色舞:“色舞,你说,如果一个美人,在她脸上划几刀,会怎么样呢?”

       色舞笑意更深了,我总觉得他非常喜欢我恶作剧,还有就是威胁和捉弄别人。也许妖的一生太长了,要找点事情来打发,而这,就是他的恶趣味吧。

       “九瑶,只是刻几刀,没有美感!”色舞说着对我邪魅的笑着:“不如刻几个字上去吧?你说刻什么字好?”

       “刻字不好,不如刻个乌龟上去好不好?”我突然想到《鹿鼎记》里面的韦小宝,他就喜欢刻乌龟,不如我也学他几招好了。

       我对着起码有三十米远的黄梅的脸上比划着,自言自语:“左边一个乌龟,右边一个乌龟,一定很好玩!”

       黄梅听到我这句话,脸唰的一下白了,左手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噗!”的一声,色舞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白了一眼色舞,我如今正在制造恐怖呢,给人家心里造成负担,你倒好,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还给我笑出声来,你这不是在拆我的台吗?

       “九瑶,你会刻乌龟吗?”色舞终于意识到他的这个笑,非常不适合时宜,所有接上了我的话。

       “难道你会?”我反问他。

       “九瑶,让我来吧,我刻的乌龟,绝对比你刻的好看!”色舞说着,拿过我手中的匕首,慢慢的向黄梅走去。

       也好,如果真刻的话,我也许下不了手,不如交给色舞来弄吧,反正我是吓唬一下她的。我的目标,还是救人,既然直接救人行不通的话,不如就威胁黄梅放人,让他们这十几个人继续呆在宰相府里好了,其实,说不定他们也想呆在宰相府呢,毕竟,这是一份工作,我不能把他们的工作给丢了。

       “你们胆敢在宰相府行凶,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黄梅有点花容失色,厉声叫喊起来。

       可是色舞连话都懒得说,直直的向黄梅走去。

       不对,是色舞从头到尾都和我说话,从来不和人类说话。他是不屑,还是不想和人类说话呢?

       也许,如果他不是来保护我的话,说不定还在某个深山老林里修炼呢,貌似他对人类没什么好感啊。

       我眼睛斜视的看了看柳无极捂住胸口,脸上带着忍受的表情,双脚都在打颤,看来,色舞刚才一点都不留情,柳无极是受了很大的重伤了。

       “你……你想干什么?”黄梅对着走近的色舞大声叫了起来,还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真是废话,明眼人就看出来,他想在你脸上刻乌龟,你还问色舞在干什么?

       管家突然向走近的色舞出手。

       说时迟,那时快,色舞影像一闪,就穿过了管家的手,就那样悠闲的走到了管家后面。只是在大家眼里,他连动都没有动,如鬼魅一般,就在管家后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