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聘你做厨娘如何
作者:莙桐      更新:2020-04-09 14:35      字数:2080
       集贤居帮工这几日,王永京都歇在铺子里,今天回了石头村才知道林月初这儿多了个养伤的。

       先头也打听过是怎么一回事,可还是不太放心,这会事儿都处理完,便站到了宋元清跟前,将人打量一番。

       宋元清慵懒的靠在屋檐下,身穿短了一截的灰布衣裳,眯着眼瞧得王永京一眼,凉凉道:“有事?”

       王永京上前两步,颇为有礼的朝他拱一拱手道:“宋小哥在林家姐弟家养伤,是否有什么不方便?”

       “没有不方便的。”宋元清看的不远处的林月初一眼,唇角微勾:“有床可睡,饭菜可口,我很满意。”

       他满意,王永京却很不满意,青涩未褪的面上涨得通红,却还谆谆劝道:“男女有别,林家姐弟已无父母在世,家中又无长辈,宋小哥这般住着只怕不合适。”

       宋元清也不接话,只抬眸看他,王永京便又道:“宋小哥要是不嫌弃,不如去我家?我家无女眷,只得我跟我爹……”

       “嫌弃……”不等王永京说完,宋元清便出言打断,见他满脸错愕,又复述道:“我嫌弃。”

       面对宋元清的泼皮,王永京错愕过后,便深吸口气,继续道:“那我给宋小哥在村里找个干净的屋子……”

       “你是林家姐弟什么人?”宋元清好笑道:“她伤我,供我吃住那是应该的,你这般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林月初,为了让她这么个姑娘的清誉。

       可王永京跟林月初一无成亲,二无订亲,无名无分的这话也说不得。

       一张俏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般,磕磕巴巴半天,才心虚道:“都是同村长大的,她日子又过得艰难,能拉一把自然拉一把,能有什么为什么的。”

       宋元清早看出王永京的心思,此番见他又不愿承认,便起了逗弄之心,故意道:“哦,原来是同乡之情,那我就放心了。”

       他这一句“放心”在王永京心里掀起巨浪,整个人警惕起来:“你什么意思?”

       宋元清也不答话,只朝不远处数钱的林月初招招手:“林姑娘,我刚才踹人太用力,伤口好像崩了。”

       林月初不知道他二人方才说了什么,听宋元清说伤口崩了,立时将银钱往怀里一揣,对金元满道:“金老板,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金元满挥挥蒲扇:“没事,你去忙。”

       眼珠子倒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王永京跟宋元清二人。

       宋元清腹部本来就有伤,加上刚出脚相互,林月初丝毫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假。

       拨开王永京,就要上前搀扶:“我先扶你进屋,一会再给你换药。”

       王永京却着急了,宋元清说话中气十足的,哪里像是伤口裂开的人,分明就是故意为之。

       可这种事也解释不清,只得先一步把人扶住:“你一个姑娘家的,我来吧。”

       林月初见有人接手,也不坚持,只径直进屋:“我去找药。”

       王永京扶着宋元清走在后头,双眸赤红,压低了声音就质问:“你故意的是不是?”

       宋元清却道:“林姑娘勤快能干,厨艺了得,性情亦温厚,当真宜家宜室。”

       “跟你不宜。”王永京额上青筋暴起,声音高扬几分,显然怒意压制不住了。

       林月初回头:“你们说什么呢?”

       宋元清看得满面怒意的王永京一眼,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角。

       宋元清的伤口确实崩了,鲜血将纱布都浸透了,染得衣裳上都有些许。

       他闷着坏,见王永京好逗弄,换了药不说,又拐着弯的让王永京给他洗衣裳,煎药,就差留着夜晚陪床了。

       还是金元满实在看不下去,拉着两头猪走的时候,把王永京也给带走了。

       看热闹也散了,这小院里又安静下来,林月初看着泥炉里还来不及倒出来的药汁,很是无语。

       宋元清双手抱胸,倚在门边,淡淡道:“那秀才倒是挺喜欢你的。”

       “所以你就故意欺负人?”林月初头也不抬一下,将药罐里的药倒进粗瓷碗里,递给宋元清。

       方才那一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戏耍那个呆子秀才。

       宋元清顺手接了药,转身进屋:“此人行事武断,又过于迂腐,非良配。”

       “没看出来,你还是老妈子心,这都操心?”林月初嘲讽一句,也不把这话当回事。

       说实话,她也不看好王永京,这人喜欢原身或许是真心的,可现实生活中光喜欢有个屁用。

       ……

       手里三头猪都卖得顺利,也多亏了李氏,等下午过了日头最猛的时候,林月初就提了二十个鸡蛋去赵长顺家表示谢意。

       赵长顺要嫁闺女,家里忙得很,她也不多留,只把心意送到就告辞。

       从赵家出来,林月初也不急着回家,反而沿着运河分支下来的那条小溪漫无目的的走着。

       如今救急的钱有了,虽说一时半会也饿不死,可未来的生活却是依旧要好好规划的。

       她自己会养猪,加上空间里的资源,建个养殖场,靠养猪卖猪为生,是目前投资小回报大的最佳项目。

       而这会,漫无目的瞎走,正是为了踩点看看养殖场建在哪里更合适更便利。

       沿着溪边乱七八糟的逛了一圈,心里也大概有了底,回程时惊喜的发现了几棵没被糟蹋的野生薄荷。

       林月初将这份惊喜连根带土一块挖了,在自家的破院子里找个地儿重新栽下去。

       薄荷也叫银丹草,古人只知这东西是药,却不知还能吃。

       宋元清见她好一阵忙活的就为了栽这几株东西,神情古怪的道:“你栽这个干什么?”

       林月初给栽种好的薄荷浇上水,顺口道:“吃啊。”

       清凉可口的薄荷糕,风味独特的薄荷简煎蛋,清火安眠的薄荷茶等,哪一样不香的?

       薄荷糕工序繁复,一时半会的也吃不到嘴,但薄荷煎蛋倒是简单,晚饭的时候就上了桌。

       林月初厨艺出众,最简单的食材到她手上也能做出不一样的味道来,一向对吃食不讲究的宋元清,养得这几天伤来,嘴巴也叫养刁了。

       晚饭后,坐在院子内乘凉,突然就问林月初:“林姑娘,有遭一日我若发达了,聘你做厨娘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