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完美分裂
作者:一对蜗牛      更新:2020-04-08 22:07      字数:2092
       强撑着身子,夜一盘膝坐在不远处的岩石之下。

       以往分神之时总会有强烈的感应,这次却是一点感应都没有。

       夜一死守心神,元气在体内流动,运转这片大陆最普遍的功法,多一分恢复分神成功便多一分可能。

       忍着剧痛不断恢复中,两个时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

       “来了!”

       夜一神色谨慎起来。

       一阵无法形容的痛从灵魂深处传来。

       “啊!”

       饶是夜一也禁不住哀嚎起来,阵阵撕裂感从身体各处传来。这股撕裂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虽身体无恙,但是这股痛却要比撕裂身体还要痛苦万分。

       夜一双手抱头,无数的记忆碎片从夜一眼前不断闪过,瞳孔内血丝如蛛网般弥漫。

       眼瞳内的紫意涌起,若是有人看去,定会发现夜一此刻瞳孔黑紫各占一半,着实诡异。

       蜷缩着身体的夜一只能努力的让自己不会失去意识,一旦失去意识也就意味着这次分神失败。

       时间慢慢流逝。

       唯有那片岩石之下哀嚎声不断。

       一天

       两天……

       终于是在第七天的时候,声音弱了下来。

       岩石之下,此时夜一身下有着一片水渍,整个人弓着身子全身痉挛不止。

       眼瞳处紫色已是占据了极少的一部分,七日七夜未合双眼,眼中尽是疲惫与痛苦之色。神魂的分裂已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

       此刻在夜一意识中,一个与夜一一模一样的小人此刻已经支离破碎小人全身已是化为碎片,唯有头颅还算完整。

       而在另一边还有着一个只有着头颅一样的小人,毫无疑问正是那妖夜一。

       看着身旁的妖夜一,夜一感受到了召唤。只要自己结束这场分神,便可完全将妖身化作已身,只是这分裂不算完美而已,或许日后会稍有不灵动之感但并不妨碍这具妖身的控制。

       夜一紧咬着牙,强忍着想要结束这场分神的欲望。他要的是完美分裂,从此之后两具身体再无主次之分,不是只承载着记忆的躯体而是将性格经历完美分裂的自我。

       破碎之感再次传出,脖子处碎裂,接着是嘴巴,鼻子。头颅承载着思绪,此刻夜一不再是感到痛苦,而是意识逐渐混沌,犹如置身不见天日的井中,随着碎裂蔓延到眉心往日的记忆也渐渐被分割。

       “我,我是谁?”夜一在井中迷茫。

       直到整个头颅碎裂。

       他看到了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子。

       “弟弟,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他还看到了一处繁华的府内,一个少年咧着嘴向着他天真的微笑。

       “小一,夫子原来说的都是真的,人性真的经不住考验。你看伯伯和婶婶,我稍微威胁一下,你看他们把自己的亲人都杀了,都杀了哈哈。”府内早已是残肢断臂,一个中年男子和中年女子双眼空洞,满手鲜血,院中大树之上挂满了人皮,地上全是碎裂的脏腑。

       “有趣太有趣了。”那少年拍着手,将目光紧紧的盯着夜一,似也在好奇夜一的选择是什么。

       “你说过,哥哥要保护好妹妹,那么姐姐也要保护好弟弟的啊,夜一你快逃,逃得越远越好。姐姐答应你,我们会再见的,因为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那笑容甜美的女子洒脱的对着夜一微微一笑,便向着那间宅子走去。

       “啊!!!”

       井内的夜一双眼流出血泪,心脏砰砰跳动。“我不要忘记,夜非天,我要你死!”

       悲伤的嘶吼传出井,那些支离破碎的碎片重新融合。

       “你是谁?”

       “我是夜一,你,也是。”

       妖灵之地,岩石之下。

       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起身,神色中的冷漠与仇恨到了极致,黑色的瞳孔之内浑浊不堪完全不似一个少年,拿起地上躺着之人的储物袋,一席紫衣翻出。

       “紫色,不错。我喜欢。”夜一笑了,只是这笑容着实骇人。

       许久,夜一也睁开了双眼,同样的双眼之中却是那样清明如初生新儿,灿若星辰。

       看着身旁那席紫衣,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两人再次合二为一,这次融合在没往日那股隔膜之感。

       夜一走出这片乱岩。

       身上的衣衫再度成为了那皎洁的白色,雄浑的元力与妖力掺杂,真正的融为一体。

       强,很强。

       这两年数万元丹妖力,全部被妖身吸收,直到二人完美融合,夜一握拳,三年蜕变直到此刻他才看到了希望,尽管不想承认,但以现在的目光在回看,夜非天那时的修为也是渐渐清晰,终有一日他终会追逐到他的脚步,并将他粉身碎骨。

       “只是,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那般年纪,神魂便是那般强大。”

       他想起了二人的初遇。

       孤单一个流浪的少年,一家温馨四口的普通人。

       “爹爹,你看他,好可怜。”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使劲摇着男子的臂膀。

       那和蔼的男子微微一笑。

       “孩子?你的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那孤单少年咧着嘴天真的笑道。

       “孤儿吗。那你的名字呢?”那中年男子低喃一句接着问道。

       “名字吗?神便是神,哪来的名字?”那孤单少年似有一刻认真,便又是天真的笑着。

       “你这孩子,可不能乱说。既然你无父无母没有名字,那我便给你起一个吧,从今以后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好了。”那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天空忌讳的说着。

       “唔”那少年歪着头,似是有趣的看着眼前之人。

       “既如此,你就叫夜非天好了,以后你可不敢再自称为神了。”那男子一拍手,似是对自己这个决定感到满意。

       夜一想起初遇,“为何他会自诩为神?”

       夜一沉思,这天地的广阔这些年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知在父母姐姐庇护下的少年。他既然能有妖族的力量,那么或许神的力量也会有人获得,只是这“神”或许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就与那“妖”一般,不过是称呼而已,或许那神的力量就是他神魂之强的原因。

       摇摇头,夜一也不再多想。即便是此刻出去,这么多年过去,能否打的过暂且不谈找到与否恐怕也是一个问题,而想要复仇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