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嘉奖令
作者:蓝封凌      更新:2020-04-08 21:00      字数:2051
       不提也罢,提起来洛氏恨不得去堵上李氏的嘴。

       “那个李氏!真是欺人太甚了,她竟然说……”有些话她自己听了生气更不像说给宫喜听。

       见她表情微微凝滞,又提到了李氏,宫喜便推测一番:“大伯母是又说了什么浑话,惹得阿娘这般生气?”

       “不过无论大伯母说了什么,阿娘你都不必放在心上的,跟那种人置气不值当的,小心气坏了身子。”宫喜笑眯眯满不在乎的样子,反倒劝起洛氏来。

       洛氏叹了口气,蹙着眉毛:“那李氏在村子里面说你去给李家的老太太医治,把人给治坏了,说你是庸医,昨夜了官府来的人便是抓你的,还有好些个村民们竟然信了,我一出门便围着我问东问西。”

       昨夜里来官兵了?那动静一定不小,那李氏能看到借此说胡话,想必村中其余的村民也看到了,免不得会相信几分。

       宫喜听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洛氏啧了一声,拍了一下宫喜的手背:“阿喜,那李氏这么编排你,你竟然还笑的出来?”

       她真是恨不得拿东西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能把好脾气的阿娘气成这样,也只有大伯母了。”

       反手拍了拍洛氏的手背,宫喜让她安心:“阿娘,大伯母说我被官府给抓走了,我只要好好的出去一趟,村民们便知道是假的了,这些谣言自然不攻而破。”

       宫天河端着一碗面进来了,上面卧着两个鸡蛋。

       吃完饭的宫喜觉得恢复了不少,身上也有了力气,下床在院中走了走爹娘才彻底的放心了。

       “对了,你帮我一个忙。”

       “恩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李青羽十分豪迈的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膛。

       宫喜捏着眉心,这一口一个恩人叫的她有些跳戏:“那日我去你们李府,托你姐姐派人回来通报一声,告知我爹娘我会在李府住下几日,谁知道昨天我回来隔壁的邻居说爹娘见我一夜未归着急了,才打算去城中寻我。”

       “这才有了后来路遇土匪的事情。”

       李青羽歪着脑袋,点点头抓住了重点:“都怪那群土匪!差点害了恩人一家!”

       宫喜嘴角抽搐,看着李青羽可爱的圆脸,嘴边的那个蠢字生生的咽了下去,扶额道:“是因为无人告诉我爹娘,我在你们府中住下才有了昨日的祸事,所以其中一定是出了岔子的。”

       “会不会是你长姐一时忙了,忘记派人过来了?”宫喜猜到。

       “不会的。”

       李青羽没有片刻的迟疑便否定到:“长姐虽然脾气不好,可是为人守信,答应你之后定会立即吩咐人去做的。”

       也是,李青羽说的也有道理,左右对于李青琼来说就是一句话吩咐下人做的事情,不会忘记的。

       可是哪里出了岔子呢。

       “……这样吧,我回李府帮你问一问,看是谁传的话,到底情况如何。”李青羽说道,宫喜点头附和,如此最好。

       李青羽打马回府。

       不久官府里便来人了,想看笑话的李氏巴巴的过去,不曾想看到的一份嘉奖令。

       县令抓了那些土匪,他们原本是在隔壁县城之中作恶,因为被官府打压流窜至此,动静也没有以前大了,就是在乡村之间打劫。

       上官佑将宫喜智斗土匪的事情如实报告给了县令,那些被绑架的百姓也对宫喜赞不绝口,所以才有了这份嘉奖令。

       虽然这嘉奖令并不值钱,可宫天河夫妇比挖到了金子还要高兴,笑的合不拢嘴。

       “咱们得挂出去,让村里面的人也瞧瞧,看那个李氏还敢胡说!”洛氏不是个爱张扬的人,如今却被李氏逼的如此。

       宫天河也不拦着,村民们也在外面嚷嚷着要看看那份嘉奖令。

       听的外面热闹一片,宫喜挂着浅笑坐在院中晒太阳。

       村民们知道宫喜受伤了,自告奋勇的送了好些东西给她。

       李氏在门口看的牙痒痒,手中的瓜子也不香了,一把洒到了地上踩了几脚,冲着宫喜家方向呸了一口:“真是个妖精,怎么不死在那土匪窝里面去?居然让她有命活着出来?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一旁的宫小银喃喃道:“她走的什么运气,竟然能在土匪窝里面活着出来。”

       李氏一怔,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想到了今早洛氏丢掉的那件衣裳。

       李青羽带着一个小厮一起到了宫喜家。

       “怎么直接把人给带来了?”是有什么话非得当面说才清楚吗?

       小厮低着头站在李青羽的身后,李青羽开口道:“你把话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吧。”

       “是。”

       “那日大小姐的贴身丫鬟碧玉让小的来宫大夫家中通报她父母,说宫大夫为老太太诊治,要在府中留宿请二人不要挂念。管家李叔给小的说了地址,小的便马不停蹄的过来了,宫大夫家在秋水村村东十分好认。”

       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小的到了之后发现家门紧闭,便想着等一等,没过多久便有一女子过来问我姓甚名谁,来这里作甚,我如实告知身份说要找宫大夫的父母,那女子说是宫大夫的姐姐,有什么事情告诉她就可以了,小的告知后便回府了。”

       李青羽看向了宫喜:“昨晚留宿你家中,并未发现恩人有姐姐的,所以才把这个小厮带了过来。”

       抬手打断了李青羽的话,宫喜看着小厮问道:“你可记得那女子穿什么衣服?”

       小厮思忖片刻,抬头答道:“一身粉红衣裳,十五六岁的模样,容貌清秀。”

       其实小厮说自称是她姐姐的时候,宫喜就知道是谁了,多问一句也不过是想确认一下,不想冤枉了谁。

       两个人都不说话,小厮被单独带了过来本就忐忑不安的,心中跟打鼓一样。

       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头快要埋到地里面去了,连带着声音都颤巍巍的:“小的是不是犯下了大错!”

       “没事没事,快起来吧。”宫喜起身将小厮给扶了起来,露出了笑模样说并无大事只是问问而已,那小厮不敢相信,直到李青羽点点头他才去外面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