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哪怕是为了她
作者:蒲公英      更新:2020-03-27 00:33      字数:2146
       南家有对双生明珠,生得艳丽且极为相似,可是两人个性却迥异。

       二小姐天生安静乖巧,娴静优雅落落大方。

       大小姐却是个顽皮捣蛋的,成日不务正业厮混酒吧。

       分明都是十八岁,一个跟秦家二爷定了终生,一个却沉迷于三流模特的姿色险些被送去援交时伤人入狱。

       一张脸,两种人生。

       而如今,南小优将两个人的人生都体会了一遍,滋味苦涩。

       “夫人,吃饭了。”

       南小优一夜未眠,脱了婚纱在地板上坐了一夜,而秦四昭也一夜未归。

       听到佣人的话正打算下楼,路过书房时,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让人脸红的动静。

       “二爷,您夫人该听到了,不好吧……”

       娇嫩的女声好像生怕她听不到似的,音量直钻进南小优的心里,一阵刺痛。

       他带人回来了?

       新婚第二天便带人回了家,就算外人不知道,家里的佣人呢?

       要管吗?能管吗?有资格吗?

       扪心自问之时,书房的门开了。

       男人怀中的佳人脸红耳赤,衣服也有些松垮,样貌不如她,可秦四昭护着她时却好像生怕弄疼似的。

       “房间让出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上来。”

       秦四昭目光扫过她时,如同看到挡在路中间的垃圾桶,语气轻描淡写。

       南小优抬头盯着他的侧脸,那双凤眸里早没了自己迷恋的笑意,冷漠得无情无欲。

       “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她没卸妆,清水洗脸后让她的脸色看起来越发苍白,说话时极力才能克制住声音里的颤抖。

       “过分?”

       已经走过的男人眉头一挑,轻笑夹杂着嘲讽:“这才刚刚开始。”

       他想羞辱她,从身体,到感情,到名声,从里到外,不留缝隙。

       这只是报复的开始而已。

       她握紧了拳头,收回了跟他对视的眼,转身准备下楼时,身子顿了顿:“不为了我,也别让人觉得你对南一薇的感情是假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觉得口腔有些泛苦,想要拦住秦四昭,竟然要用到南一薇的名字。

       咔!

       呼吸骤然屏住,一直大手堪堪用力钳住了她的脖子。

       手是好看的手,可是握住她纤细脖颈的时候却暴起了狰狞的青筋,就连倚靠在秦四昭怀中的佳人儿都吓了一跳。

       南小优踮起脚尖想要汲取呼吸,秦四昭的眼神却越发冰冷:“既然你知道我对南一薇的感情,那你就不该做那种事!”

       “你自己要下贱要受罚,为什么要拉着无辜的人?”

       “咳咳!”

       南小优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滑落满脸。

       她红着脸看着秦四昭,说不出话来,赤红的眼满是绝望。

       看到她的眼神,秦四昭的脸上莫名露出了一阵烦躁的情绪,猛然送开了手。

       “滚!”

       险些没站稳的南小优泪滴落到了地上,笑得凄然:“好,我滚。但是秦四昭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的人做错了事,不仅没受罚,还让人觉得她无辜。”

       说完,不再看秦四昭,转身下了楼。

       男人立在原地,死死地盯着南小优的背影,用南小优听不到的音量对身边小脸儿苍白的女人说道:“我说,你滚。”

       “夫人,您今天要回门吧?”

       佣人只知道她是南一薇,对她还算恭敬,见她红着脸下来,笑眯眯地冲她打招呼,并没多问。

       南小优收起了苍凉神色,冲着佣人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好的,我帮您和二爷准备好要带回去的礼物吧?”

       她闻言才彻底回神,此时楼上的男女只怕已经纠缠到了一起,会跟她一起回去吗?

       “您先备着放在客厅吧,我等会儿自己去拿。”

       南小优应下,喝了一口牛奶,好苦。

       心里知道秦四昭不会跟自己一起回去,于是她也没叫他,干脆自己拎了礼物回去。

       可进门时南天相和徐琳见她独身回来,满脸的喜气则瞬间黑了下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

       南天相跟见了鬼似的语气晦气,跟徐琳二人转身便进了屋。

       南小优拎着满手的礼物显得有些局促,好像她是来打秋风的一般,只能苦苦地扯了扯嘴角跟了进去。

       “从小到大你真是样样不如一薇,现在就连顶着一薇的名字,都得不到秦二爷的青睐,真是晦气!”

       徐琳说话刻薄,看她一眼便直翻白眼。

       她假装没听到徐琳的话,将礼物放到了桌子上,淡淡道:“这是回门礼,我先上楼休息了。”

       正打算转身上楼,徐琳却突然冲过来一把扯住了她,嫌恶加轻蔑:“你休息什么?这家里哪有给你休息的地方?你以为你还是南家的人吗?”

       此时南小优才想起来,她的房间在“她”死的那天,就被腾空了。

       她所有的曾经和过去,都被一把大火烧尽了,只有令人嫌恶的记忆还留在众人的心里。

       “妈,我真的有点累,我去一薇的房间坐会儿总可以吧?”

       一夜未眠,她真的无比疲倦。

       “你别去碰我家一薇的东西!我嫌脏!”

       此时南天相也拍案而起,指着南小优脸色狠厉。

       她无奈,无论是南家还是秦家,都不是属于她的地方,只怕现在她的婚床上,还裹着其他女人的胴体。

       “好吧,那我先走了。”

       也许是因为过于疲惫,她的声音里透露出了几分苍凉清冷,没来得及转身便被徐琳狠推了一把。

       “你别给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真让人恶心!告诉你,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秦家,把秦四昭给我牢牢拴住去!”

       徐琳面具凶相咬牙切齿,刺得南小优又想到了昨天新婚时客厅地板上的凶狠侵占,耻辱让她指甲刺破了手心。

       “知道了,我回去了。”

       她没对徐琳说出秦四昭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事,怕会引起更汹涌的咒骂。

       “等等!”南天相喊住了她,冲着徐琳使了个眼色,后者便走上前来,将一盒药片扔到了她的眼前。

       南小优看了一眼没有名字的药片,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你还装什么纯?这些不都是放在你抽屉里的东西么?”

       徐琳一个白眼,让她更加疑惑:这是什么药,她从来没买过啊。

       “听着南小优,你害死了一薇,咱们家现在已经没了依靠。”徐琳冰冷着一张脸,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回去之后,每天晚饭把这个药放到秦四昭的水里,你必须要怀他的孩子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