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作者:蒲公英      更新:2020-03-27 00:33      字数:2083
       “你妹妹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

       “南小优,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

       “你一个有暴力前科的人,活着有什么用?”

       南小优穿着一身婚纱,表情漠然地听着生母徐琳撕心裂肺地指责,戳到她身上的手指头一根根全都扎进了她四面漏风的心里。

       此时她所坐的房间原本不是属于她的,墙壁上还挂着南一薇的照片,尽管她跟照片生得几乎一模一样。

       “妈妈,你就这么恨我吗?”

       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看着镜子中妆容清澈双眸却犹如死水一般的少女,南小优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一句。

       徐琳早已哭得双目通红,看向她的眼色里恨和厌恶交织,让南小优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冲上来生吞掉自己的骨血一般。

       “当然!如果早知道你一出狱就会带着你妹妹开车跳崖,我恨不得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就掐死你!”

       南小优凄然一笑,苍白的脸上早就没了血色。

       明明知道答案,她又为何要问呢?

       她张了张嘴,所有的话却都卡在了喉咙里。

       已经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没有人会相信她。

       “如果不是你妹妹,你以为你配得上秦四昭?告诉你,过去之后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否则,我让你去跟你妹妹陪葬!”

       徐琳见她欲言又止,厌恶溢于言表,狠狠地甩下了这句话便出了房间。

       南小优独坐房间里,苍凉而凄厉。

       “南小优,为什么活下来的人是你呢?”

       她看着镜子自问,觉得四面密封的房间好似漏了风一般,四面八方的寒意让她如同坠入深海。

       明明南一薇开车带着她跳崖时说了,既然她想要把当年的真相说出去,那么大家就同归于尽好了。

       如今她不仅活了下来,还能够顶着南一薇的名字嫁给那个被她放在心里十年的秦四昭……

       真不知道是老天有眼,还是新一轮的折磨降临到她头上。

       “南家二小姐真是漂亮啊!”

       “那当然了,从小就是南家的骄傲,掌上明珠!”

       “可不,比那个无恶不作大小姐南小优好的多,秦二爷眼光怎么会差?”

       “庆幸哟,活下来的是二小姐,不是那个罪犯!”……

       南小优入场,夸赞的声音尽数落到她的耳朵里,敲打得她耳膜生疼。

       她很想冲出去撕扯着所有人呐喊:我就是南小优!南一薇已经死了!

       可是她不能,因为徐琳对她说过,如果不能跟秦家联姻,那么便是她亲手毁了南家!

       红毯尽头,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修长的影子落在地上贴成漂亮的弧线。

       看到这道影子时,南小优有些晃神:她真的要嫁给秦四昭了。

       记忆中的翩翩少年逆着光站在不远处,靠近时他精致清冷的脸仍旧埋在阴影里,光影错落在他脸上,为他笼罩上了一层沉寂的薄雾。

       明明做了新娘是该开心的,可是偏偏她脚下走的每一步都显得沉重而心碎:她想要的,是顶着南小优的名字嫁给他啊!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心中所想,南小优才刚站定,便听一道如魅的低沉男声响起:“南小优,今后,我再陪你慢慢玩。”

       原来,他知道是自己……

       痛苦不断地从身下传来,她婚纱未褪,泪眼涟涟地趴在地板上忍受着身后男人的激烈猛攻时,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他什么都知道,娶她,不过是为了方便折磨她而已。

       “一薇,你还喜欢吗?”

       在她身体终于麻木瘫软在床上时,身后的男人已经穿好了裤子,西装领带一样不少,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样子如同看一具没有体温的玩偶。

       而她的婚纱上沾染了鲜血,趴在大厅的地板上,落地窗还能看到院子里的秋千。

       羞耻、错愕、痛苦……

       这些复杂的情绪一瞬间涌起,犹如一根绳索将她的脖子狠狠勒住!

       “为什么?”

       许久她才沙哑出声,而男人则已经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他端起茶杯的动作优雅矜贵,与刚刚粗暴占据她时截然不同。

       墨色的眉宇一挑,狭长的眸中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为什么要带你回来?你心里不清楚么?”

       她清楚,她当然清楚!

       可她就是……不死心。

       忍着痛坐起了身子,南小优脸上还挂着泪,头发凌乱狼狈不堪:“既然你也认定南一薇是我开车送下悬崖的,大可以把我再送进监狱,或者杀了我。”

       她一直都明白秦四昭对南一薇的心意,那份感情她没自信取而代之。

       所以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假装漠然,她不想让秦四昭知道自己的感情以免换来多一重的羞辱。

       “反正秦二爷想必也希望死的人是我吧。”

       “呵呵。”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男人嘲讽的声音响起,音色冰凉却撩人,撩得她心如刀绞。

       他微微俯身,随手将杯子放下,掏出胸口的方巾擦了擦手,高贵犹如神祇:“如果你死了自然不错,只是我之前从一薇口中听闻,南大小姐竟然曾经暗恋我多年,虽然后来为了男人与流氓厮混入狱……但是,能够亲自折磨你,岂不是更好?”

       秦四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足以将她刺杀千百遍。

       她爱秦四昭,炙热却隐忍。

       可是她的这份儿心意原来他早就知道,并且跟南一薇一起当做谈资,只怕嘲笑了她多年……

       “既然你都知道我是谁了,我以后就不用顶着南一薇的名字生活了吧?”

       南小优咬紧了唇,血腥味从舌尖到喉咙深处。

       前半生她被南一薇冒名顶替了太多次,可她唯二替了南一薇的其中一回,竟然是她一生一次的婚姻。

       她接受不了。

       “不可能。”秦四昭笑得残忍,仿佛听到了和天大的笑话:“南小优已经死了,死于报复胞妹自食其果,死得尸骨无存遭人唾弃。活着的人,只能是南一薇。”

       呵呵,她就知道。

       破了的唇鲜血淋漓,南小优笑了。

       这是自然的,所有人都希望南一薇还活着,至于她,死了最好。

       秦四昭起身打算离开,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等会儿自己把这里收拾干净。”

       走到门口,他的身影又顿了顿,看着她沾染了血污的白纱轻笑道:“处女膜补得挺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