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奇葩父子俩
作者:菠菜酱      更新:2019-12-05 13:53      字数:2337
       苏念安吃痛,低低地吸了口气。

       男人的力气并没有因为她的反应而消减,眼底的嘲讽意味甚至变得更为浓重。

       “继续装?”

       他以为她刚才疼痛的反应也是在演?

       苏念安咬牙看向那人眼底,一腔的怒火在看到他眼里的不屑时喷薄而出。

       “你有病吗!”她猛地拧眉,身体先于大脑动了起来。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死寂的大厅里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巴掌声。

       “爹地!”

       慕小宝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一直到苏念安放下胳膊才回过神来,绕过她跑到了爹地身边,小脸上写满了担心。

       “你装什么疼?我一个女人的巴掌你都挨不住吗?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用了多大力气?”

       苏念安抬手按着吃痛的下巴,对面前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怒目而视。

       听到这话,男人缓缓回过头来,白皙的脸上巴掌印清晰可见。

       苏念安确实是个女人,可这一巴掌也是用了力气的,猝不及防之下,慕丞被打的偏过了头。

       “你要演到什么时候?”他眉心紧锁,眼底风雨欲来,声音都比刚才要低沉了几分。

       还说她是演?

       从这人出现开始,苏念安干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在演戏。

       “你脑子有问题吗!我说了我是真的疼你听不懂?”苏念安的怒气更甚,毫不示弱地对上面前冰冷的视线。

       两人中间,慕小宝听到她这话,脸上的神情一变,急忙抬手扯了扯苏念安的裙角。

       “妈咪别说了,爹地要生气了!”

       察觉到裙摆的拉扯,苏念安头都不低,一把扯着小孩护在自己身后,气势汹汹地再次开口。

       “你要是有臆想症就早点去治,别影响孩子!让孩子去街上随便绑人,你良心过得去吗!”

       她左一个脑子有问题,右一个臆想症,怎么难听怎么来。

       刚刚的恼火全部都发泄在了慕丞的身上,喋喋不休地用不同的话语重复着相同的意思,浑然不觉周围的气压已经降至了冰点。

       在她对面,慕丞墨色的瞳孔慢慢紧缩,在怒气升至顶点时,猛地扬声打断了她的话。

       “把她带上去!”

       苏念安的单方面发泄在听到这话时戛然而止。

       不等她反应,从角落里走出两个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地按住她朝楼梯口走去。

       苏念安自然挣不过这两个人,只能威胁身后的那个主谋。

       “放开我!你这是非法拘禁!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话音刚落,那头响起了男人有些沙哑的声音。

       “把她的手机收起来。”

       苏念安像个卡壳的机关枪,一下子没了声音。

       一直走到楼上一个房间门口,男人的声音才又不紧不慢地传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想明白,那扇门就什么时候打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房间的门也被从外面锁死。

       苏念安用力地拍了拍门,没有丝毫回应。

       半晌,她挫败地转身往床边走去。

       今天真是倒了大霉,招惹了这么一对父子……

       这么想着,她认命地往后一躺,仰面躺在床上。

       突然,一个相框映入了她的眼帘。

       苏念安看到的照片是倒着的,先看到的,是跟她撞衫的打扮,又慢慢往上挪着视线。

       在看到那人的脸时,苏念安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照片里的女人穿着跟她一样的衣服,长发披肩,对着镜头笑的一脸幸福。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长着跟她一样的脸!

       苏念安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再抬眸看看照片,心里对这对父子的行为动机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是把她当成这个人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苏念安又一次回到了房间门口,大力地在门上拍着。

       “放我出去!我可以解释的!你们认错人了!照片里的女人不是我!”

       屋外没有一点响动。

       “我没有见过你们!这身衣服就是个巧合而已!刚才我不该对你们发脾气!我道歉!你们放我出去!”

       房间里回荡着她拍打门的声音,房间外依然没有动静。

       苏念安不死心地靠在门后,拍打着门,一遍又一遍地解释。

       从她的身世,到她的年龄,再到她的经济条件,事无巨细条理分明。

       一直说到嗓子都哑了,门外也没人应声。

       窗外慢慢暗了下来,她已经在这间房子里呆了一天了。

       什么时候想明白,这扇门什么时候开。

       如那人所言,这一整天,甚至没有人给她送一点食物,连一口水都没有送进来。

       过激的情绪消退后,随之而来的是无法忽视的饥饿与晕眩。

       拜这对父子所赐,苏念安的低血糖犯了。

       她脱力地靠着门,觉得自己可能要就这么死在这间屋子里了,毕竟她现在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算是想装作想明白了都未必能让人听见。

       就在她自我放弃时,背后响起了两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要不是苏念安背靠着门,或许都听不见。

       她眸子一亮,勉强扶着门站起身,朝床边挪了过去,给外面的人让出一个开门的空间。

       门从外面被人打开,却又很快合上了。

       苏念安不解地看着进来的人,眼前已经出现了重影。

       “妈咪,你是不是饿了呀?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哦!”

       慕小宝穿着一身奶牛睡衣,泡面头凌乱地堆在头顶,脸颊粉嘟嘟的,睡衣前面的袋鼠兜被他塞的满满当当。

       说着,已经抱着兜走到了苏念安床边,一样一样的往外掏东西。

       苏念安晕的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能模糊看到他拿出一大堆东西,往她这边推了推。

       怕自己真的出事,苏念安不假思索地拿起小孩“进贡”的食物吃了起来。

       勉强恢复了一些体力,她抬手揉了揉小孩凌乱的泡面头,轻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你爹地让你来的吗?”

       慕小宝也在吃东西,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听到她的话抬起头来,像是进食的小仓鼠。

       “爹地睡着了。”他飞快地咽下嘴里的食物,一脸严肃地看着苏念安,“这个房间晚上有幽灵,我担心你才来的。我是男子汉,我可以保护你。”

       他一边说,一边不容拒绝地爬上了床。

       苏念安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个孩子,说到底不就是心软了吗?还这么傲娇。

       装作没有看出他的心思,苏念安任由他努力地寻找着话题,自己在心里默默憋笑。

       过了会儿,慕小宝坚持不下去了,上下眼皮不住地打架。

       看着他困顿的样子,苏念安不由得心软。

       等他终于睡着了,苏念安才扭头看向那扇门。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孩子进来的时候是没有锁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完全可以离开。

       这么想着,苏念安温柔地看了眼熟睡的孩子,轻手轻脚的起身。

       要是错过了今晚,她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了。

       “妈咪……”

       就在她刚坐起身时,一旁的孩子突然发出一声梦呓。

       苏念安愣了一下,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只小手死死地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