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回九都
作者:月亮      更新:2020-02-29 17:28      字数:2005
       盛夏九都,白府。

       女人压低了声音呵斥:“你胆子也太大了,明里暗里多少双眼睛看着,你就算是看她不顺眼,也不能大白天在净心湖边下手!现在好了,白商瑜被薛离陌救下,没死成,我看你之后怎么办?”

       另一尖锐女声不甘心道:“舅母,我就是看不得她这般狐媚样子,勾得薛离陌眼底心里就她一人,她凭什么?”

       河边下手……

       被薛离陌救下……

       白商瑜躺在床上,眉心拧了拧,她不是随着薛离陌死了吗?为何现在又听到了这熟悉的对话?

       遵化八年,她刚及十五,出落得愈发水灵出挑,一日应薛离陌之约去净心湖中赏荷,却被嫉妒成性的表姐周涟漪推下水,高热半月才好。

       迷迷糊糊中,当初这番对话她一直刻在心底,没有想到会再次听到。

       白商瑜听着两人小声商议着什么,没有动弹,脑海中飞快消化着这番短暂对话中的信息,几番震惊,终于明了——她重生了。

       似见她睫毛颤动,二婶王氏猛地推了一把谩骂不休的周涟漪,俯身担心地问:“阿瑜可是醒了?上天保佑,幸亏你没事。”

       白商瑜见状也不再装睡,睁开眼睛,入目果然是她最为熟悉的闺房,墙上挂着她十五岁这一年薛离陌亲手赠予的画作,笔墨尤新,房中燃着香,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

       果然是重生了!

       白商瑜忍着想要落泪的冲动,面无表情地坐了起来:“周涟漪……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对我下黑手,蓄意谋杀……”

       “什么谋杀黑手啊?”周涟漪一脸无辜,弯腰摸了摸白商瑜的额头,“舅母,表妹无意落水染了风寒,烧地厉害,怕是烧糊涂了。”

       白商瑜狠狠拍开她的手:“别碰我!”

       “你!”周涟漪愣了一下,险些以为眼前这声色俱厉的女子并非是白商瑜。

       “涟漪,你表妹烧着呢!”王氏一听,连忙挤上前:“可怜的阿瑜!身子原本就弱,谁曾想游个湖也能踏错……唉,幸亏你表姐也在,这才帮着喊人救了你,可把我们吓坏了。”

       “谁说我是踏错落水?”白商瑜冷眼看着两人做戏,不期然握住周涟漪的手腕:“推我下水之人是存心要置我于死地,我当时处于生死之际,反手将那人的胳膊狠狠抓了一把,当是留下了血痕……”

       周涟漪被她抓得疼,想抽又抽不出来,气得脸色发青:“松手!”

       “你干什么你!”王氏慌了一下,试图抽出周涟漪的手,出声责骂:“白商瑜,什么血痕,你别信口开河!烧糊涂了就往自家人头上扣屎盆子。”

       白商瑜死死握着周涟漪的胳膊,像是焊死了:“婶婶不信吗?如若不信,你看看她的手臂,若婶婶看不见,咱们便去京兆府衙讨个公道,相信蒋大人慧眼如炬,定然会还故人之女一个公道。”

       王氏和周涟漪相视一眼,纷纷慌了神。

       京兆府尹蒋大人曾同白商瑜父母交好,据说年轻落魄时也曾追求过白母,虽然如今两家不曾来往,京兆府尹也不一定会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若是真让人见了面,说不定会生出变数。

       不说别的,那位蒋大人委实清廉公正,好体察民情,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闹上公堂,否则传了出去,周涟漪的名声便毁了,对未来嫁人不好,甚至严重了还会有牢狱之灾难。

       “阿瑜啊,这个事儿……嗨,都怪你表姐鬼迷心窍,她就是喜欢薛离陌,见那小子一门心思对你好,一时糊涂了才错手推了你……”

       王氏狠狠瞪了一眼张嘴要辩解的周涟漪,拉着白商瑜的手安抚道:“你放心,这件事也让婶子好生反思过,平日里实在是太纵容她,险些让她闯了大祸,幸好你没事……咱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我保证以后看着她,不再让表姐欺负你。”

       说着,她狠狠拽了一把木头人似的周涟漪,狠狠拍了几下:“还不赶紧给你表妹道歉!瞧你干的混蛋事儿!”

       周涟漪父母双亡,打小便是王氏夫妻膝下长大,亲如母女,平日里也最听她的话,细细一想便能知道她的顾虑,见状不甘不愿地上前:“表妹,对不住,是姐姐气糊涂了。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险些因此丧命,你们一句‘对不住’就算完了?”白商瑜掀开被子下了床,直接从两人中间目不斜视地挤了出去,转到屏风另一侧,软榻旁摆了一张不算宽敞的书桌,笔墨纸砚齐全,散发着阵阵墨香。

       “要我不追究也可以,一百两赔偿,另外,归还这些年你们占去的绸缎铺子。”白商瑜慢条斯理地研磨,半点不将两人的反应放在心上。

       王氏反应过来,顿时怒吼:“白商瑜,你做梦!吓唬谁呢?敢跟我狮子大开口……呵呵,你如果报官,那你一分都得不到。”

       周涟漪也跟着呸了一声:“想讹我们?痴心妄想!”

       “你给我住嘴!”一声怒吼抢在白商瑜之前,三人抬头看去,只见白二叔虎着脸从门口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扇了周涟漪一巴掌,“都是你干的好事,还在这里不思悔改!”

       “舅舅!”周涟漪震惊地捂着脸,看着对自己一向疼爱有加的舅舅,眼眶顿时红了,回头扑进王氏怀里,失声痛哭。

       白二叔白了两人一眼,示意王氏闭嘴,上前看着白商瑜:“阿瑜,这事儿我听说了,方才那一巴掌,是给你报仇出气,若是你心里还不痛快,那就再抽她一巴掌,我们绝对不拦着,实让她欠打?”

       “二叔,我只要我想要的,你们不给,我便送罪魁祸首去公堂之上讨回公道。”白商瑜拧了一下眉,不受任何干扰,低头开始写状书。

       她打小便遵从父母教诲,念书识字,写得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哪怕被白二叔阴沉的目光盯着,依旧纹丝不动,下笔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