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死穿越
作者:烟火      更新:2019-10-23 15:11      字数:2111
       大易,永巷殷华宫。

       烛火通明,纱幔倾泻,背后的一双凤眼似毒针一般射在秦墨瑶的身上。

       她瘫倒在殷华宫中央,挺着七八个月的肚子,身下一滩血水……

       “赐毒酒。”殷贵妃声音似阴界宣判,划过安静如水的宫殿。

       苏嬷嬷阴沉着脸,严肃至极,将毒酒端至秦墨瑶面前:“王妃,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如何得来的,你心知肚明,贵妃娘娘给你留下一个全尸是给了你莫大的荣耀,王妃是准备自己喝?还是奴婢伺候你喝?”

       秦墨瑶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看向坐在一旁面凉如水的易池暝:“你当真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了?”

       “孩子?秦墨瑶你还有脸说孩子?这样的孩子如何要得?”

       一滴滚烫的泪落在地上,秦墨瑶一把抢过毒酒,一饮而尽,倒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她深爱了多年的易池暝……

       殷贵妃摆手,苏嬷嬷带人将地上的尸体用草席卷着送出了宫外。

       “暝儿,她当初给你下了黑市得来的迷情之药,才有了这孩子,你心里清楚的很,即便是生下来,不是残废,就是呆傻,更何况有这样一个狠毒的母亲,这孩子如何都不能留。”

       易池暝站起来,深施一礼:“母妃,秦墨瑶恶事做尽,如今便是她的报应,但孩子是本王的亲生骨肉,不能不悲伤。”

       殷贵妃轻皱眉头:“去吧,幸好你府里还有你中意之人,她安慰比我安慰你会心安,回府去吧。”

       ……

       秦墨瑶猛然睁眼,自己在移动,肚子疼的她七荤八素,眼前一片漆黑:“这是什么地方?”

       话音刚落,移动停止。

       “你听到什么声音没?”

       “好,好像是……”

       “诈尸了,王妃诈尸了!”

       扑通!秦墨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用力掀开身上的草席,摸着硕大的肚子,看看身上繁琐华贵的衣衫……

       她穿越了,还穿越到已死的孕妇身上,这一切让她无从接受。

       清晰的记忆,她本在研究所加班,一道强光落在露台上,走近是一块烧焦的陨石, 捡起来便感到一阵眩晕,醒来就在这里了。

       她这个,双料医学硕士,拥有着国际顶尖医学实验室,被她亲手救下来的人命不计其数,而且还是玄学博士,周易大师,能拿的奖都拿过了,刚启动新的研究科目平行空间,便却穿越了。

       前世的记忆和如今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纠葛不轻,让秦墨瑶一时之间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如今身子的主人亦叫秦墨瑶,是一品少傅之女,自十二岁见了易池暝一面之后,便钟情于他,用尽手段终做得霄王妃。

       自她进府,长相稍稍出挑的婢女不是失踪,便是死了,易池暝对她拔剑相向,怎奈原主手段高明,竟没有一丝证据留下,反而告到皇帝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硬是烦的皇上草草打发了易池暝,不准休妻。

       自此原主越发变本加厉,将已有身孕的侧妃杨素心折磨的半死不活,自己手上却没有沾染到一滴血,便是易池暝也寻不到证据。

       “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这样的蛇蝎心肠怎么都死不了。”满怀怨毒的声音传进秦墨瑶的耳朵。

       难怪,原主做了那么多谋害人命的事情,被咒骂也是正常不过了。

       见她不说话,齐嬷嬷招手:“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怕什么?这贱人还没死,抬回府里有贵妃在,量她也活不了多久,刚好让她感受一下孩子死了是什么心情。”

       秦墨瑶被二人抬着,感受到鲜血从她身体里流出来,这原主造的孽如今却让她来承担后果。

       忽然,肚子里被打了一拳,秦墨瑶真切的感觉到那蠢蠢欲动的小生命,她曾珍惜任何一条生命,即便是小区里的流浪猫狗都是定期去喂食的,更何况是长在她肚子里的孩子。

       思绪尚未平复,整个人又被扔在了地面上。

       “没死?”易池暝阴鸷的声音传来,让秦墨瑶感到一阵寒凉。

       “是,王爷王妃未死。”齐嬷嬷说的咬牙切齿。

       “没死就去穆妃处再去请毒酒来。”易池暝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齐嬷嬷笑的解恨:“是,奴婢这就去。”

       秦墨瑶挣扎着坐起来:“等等!王爷,便是你恨我入骨,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就在刚刚他还在动,你真想让他去死吗?”

       易池暝听了这话,愤然而起,一把掐住她纤细的脖颈:“你如何得了这孩子,你不记得了?齐子瑶这药便是让你生下孩子,不是残废也是呆傻,这样的孩子你让本王如何要?”

       “残废?呆傻?就 不是王爷的孩子了?残废,呆傻就不是命了吗?你就不要了吗?况且齐子瑶并非没有解药,我不会害我自己的骨肉。”秦墨瑶眼中含泪,不是为了易志明的冷漠,是为了这小生命的艰难。

       易池暝顿住,齐嬷嬷却急了:“王爷,这孩子留不得啊,若是皇上知道了王爷嫡亲的骨肉是残废,王爷就继位无望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墨瑶大笑起来。

       “你这贱人,你笑什么?你害死了那么多人,如今还想害的王爷没了前程,你这女人真是狠毒至极。”

       “我笑什么?都说皇宫无父子,无兄弟,今日我便是大开眼界了,比起皇位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果然算不得什么。”

       易池暝眉头紧锁,坐在凳上:“将她关进陌上宫,任其生死。”

       齐嬷嬷还想说什么,易池暝却已离开,只能让人将秦墨瑶扔进陌上宫。

       宫里奢华无比,也冰冷无比,下人将她仍在地上,齐嬷嬷看着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王妃好口才,说的王爷不忍心亲手处死你,不过王爷说了,任其生死,你没有药,没有饭菜,没有水喝,奴婢日日都会来看你,看你如何生,如何死!”

       门被重重关上,周遭安静下来,秦墨瑶觉得肚子更疼了,她扶住肚子:“孩子,你我的缘分还真是深厚,穿越千年生下你,你可要好好活着。”

       话落,秦墨瑶便看见了颗带她来到这里的陨石,只是此时它以变为一个盒子,伸手打开,里面放着一本书《齐子瑶》。

       《齐子瑶》不曾想还真的有这种药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