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系统绑定
作者:娃娃奴      更新:2019-08-19 10:50      字数:3188
       “砰砰砰!”

       “谁啊!!!”

       “是老娘,房租该交了,涛子,都欠两个月了!”

       “我去,炸弹姐!!!我这两天就……”

       “炸弹你妹!!!要么交房租,要么陪老娘几晚,赶紧的,老娘的身体都饥渴难耐了!!!”

       “炸弹姐,我的亲姐啊,明天,明天一定交房租!好不好?!”

       “好,再给你一天时间,把自己洗剥干净,明天早晨七点老娘准时过来吃肉!!!八哥(故作嗲嗲的柔媚声音……)”

       “……”

       “噔噔噔噔……”

       脚步声渐行渐远,刘敬陵欲哭无泪,丫丫的,又被调戏了!!!

       八哥,是刘敬陵在大学宿舍的代号!!!自从某次下意识的说漏嘴之后,炸弹姐每次都会嗲嗲的叫出那两个字,叫的刘敬陵兽血沸腾的!!!

       遥想当年,刘敬陵这厮过来租房的时候,也是一个骚动的青春少年,本来想调戏个妞,结果被妞调戏了,这一调戏就是一年!!!

       毕业一年、工作了一年、同时也被妞调戏了一年!

       没错,这妞就是房东——炸弹姐!!!

       炸弹姐,本名白薇,二十七岁,至今单身,传说中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的纯洁剩女,是一朵盛开了好几年却没有狂蜂浪蝶敢来沾惹的鲜花!!!

       呸呸呸,霸王花!!!

       说起来炸弹姐长的并不差,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挺巧的鼻子、丰满的嘴唇,怎么说呢,相貌和至尊宝版的紫霞仙子有着八分神似……

       至于身材更是没的说,如果满分是一百的话,最少也能打八十二分,剩下的十八分,刘敬陵这厮会用666送上——

       一米六八的身高,五十公斤的体重,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对宝贝,竟然是36D的!!!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前凸后翘的超S型爆炸身材!!!

       这也是刘敬陵这厮叫房东炸弹姐的第一个原因,一个很香艳、桃粉色的原因。

       不知道多少次,刘敬陵这厮的意淫对象都是炸弹姐!

       至于第二个原因么,更简单——

       刚搬过来没几天的刘敬陵,正好遇到炸弹姐被一群小混混调戏,这怎么能行?!

       身为一个三无一有(无房无车无钞票、仅有一颗吊*丝之心)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万一美女以身相许了呢?!

       在一颗躁动的青春之心的影响下,这厮脑子一热,捡起一块砖头就冲了上去……

       然而就在这厮拿起砖头准备对着小混混照脸乎的时候,却听到炸弹姐娇喝一声、接着两条大长腿仿佛开了挂一样,啪啪啪的将一群小混混踢的满地找牙!

       十一个小混混,坚持了不到十秒,就彻底歇菜了!

       尤其是最后一个小混混,直接被一脚踢出去五米多远,射墙上……呸,挂墙上了!!!

       见证了这十秒的激情之后,刘敬陵这厮就彻底断了调戏炸弹姐的想法!

       这妞,这么激情的妞,享受不住啊!

       自己这小身板儿,估计也就一脚的事……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炸弹姐不揍自己,可万一晚上那啥的时候,保不齐炸弹姐一激动,两条大长腿一使劲,然后自己这小腰板还不得咔嚓一声被夹断?!

       想想都恐怖!

       ……

       后来,经过多方了解才知道,炸弹姐是郑市散打冠军,全国女子散打亚军,之所以是亚军,还是因为最后决赛的时候,炸弹姐不想打了,挥一挥衣袖,带走一片惋惜声……

       至于炸弹姐的离奇弃赛,成了当年竞技体育界最大的谜团!

       当然,因为这厮的这次英雄救美未遂事件,再加这厮有贼心没贼胆的性格,使得炸弹姐喜欢上了调戏鹦鹉,呸,是八哥这厮的习惯!!!

       其实说起来,炸弹姐人挺好的,否则也不会允许刘敬陵这厮拖欠两个月房租了!!!

       至于说什么陪她睡几晚?!呵呵,刘敬陵这厮倒是想,晚上做梦都想,可惜……

       轻叹一声,刘敬陵从背包里掏出来一颗透明的玻璃球!!!

       玻璃球是这厮两个月前在山里捡到的,拳头大小,透明的外壳里面,有一套缩小的令牌,令牌上若隐若现的雕刻着些许物品——长柄夹子,背篓,没剩下几根毛的扫帚等等……

       当初刘敬陵这厮拿到这个玻璃球的时候,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声音——

       “能量不足,无法启动!!!”

       当时刘敬陵这厮就兴奋了,我勒个仙人板板,老子终于遇到传说中的金手指了,是系统?!是抽奖?!还是穿越机器?!

       反正无论哪一个,他的人生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自己未来的小日子,这厮花光了身上所有大洋,尝试了各种办法,甚至连滴血认主都尝试了,可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应,翻来覆去的还是那句话——

       “能量不足,无法启动!!!”

       能量不足你个仙人板板,现在这厮知道的唯一办法就是电了!

       别问刘敬陵这厮怎么知道的,只要脑子稍微正常点的都知道电是一种能量,可是这玩意竟然傲娇的不吸收,还向他反馈一条信息——

       要用这厮的身体当充电器才能充能!!!

       开玩笑呢吧,二百二十伏的电压,搞不好小命就没了!

       所以这厮直接怂了,丫丫的,老子不绑定你个鳖孙,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可是,现在不行了,山穷水尽了……

       “能量不足,无法启动!!!”

       当这个声音再次在刘敬陵这厮脑海里响起的时候,这厮脑子一抽,一个诡异的想法冒了出来——

       “要不要试试?!反正有保险盒,触电的瞬间就会跳闸,应该死不了吧?!”

       这个不靠谱的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没法熄灭,慎重考虑了三秒之后,刘敬陵这厮左手紧紧地握着那枚拳头大小的圆球,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才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一点点的接近卸开的插座……

       “噼里啪啦……”

       “哎……哎……呦……喂……怎……怎……么……没……没……跳……闸……”

       “滴滴,发现未知智慧生物身上有合适能量,请问是否吸收……”

       “卧……槽……当……当……然……吸……收……”

       刘敬陵差点恍然大迷糊,怪不得之前用死猪代替自己充能充不进去,原来还需要确认!!!

       死猪能确认个鬼,它老人家连说话都不会!

       “滴滴,系统未进行绑定,无法自主吸收能量,请问未知智慧生物是否绑定本系统,本系统乃是……”

       “当……然……绑……定……”

       尼玛,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啰嗦,老子要不是为了绑定你,至于受这么多罪么?!

       “滴滴,能量不足,无法绑定!!!”

       “我……我……去……你……你……妹……”

       然后,在一阵迷人的烤肉香味中,刘敬陵这厮两眼一翻,华丽的倒在地上,手指还被死死地插在插座里面,身体一抽一抽的,煞是好玩……

       嗯,作为一个人肉充电器,最起码这厮还是很合格的……

       就在刘敬陵这厮晕过去的同时,光球忽然闪出一道七彩的光芒,勉强将刘敬陵这厮笼罩起来,接着一个机械的电子声音响起——

       “滴滴,检测到未知智慧生物陷入昏迷当中,启动备用程序……”

       ……

       “滴滴,备用程序启动失败……”

       “滴滴,启动紧急认主程序……”

       ……

       “滴滴,检测到未知智慧生物生命信号正在快速减弱,紧急认主程序启动失败……”

       “滴滴,启动临时认主程序……”

       ……

       “滴滴、临时认主成功,开始吸收能量……”

       “滴滴、检测到临时宿主濒临死亡,紧急启动医疗程序,请问临时宿主是否开始治疗……”

       ……

       “滴滴,检测到临时宿主昏迷,强行开启新手大礼包,启动全面修复(一次)!”

       ……

       “滴滴,修复完成,临时宿主昏迷,生命信号恢复……”

       “滴滴,临时宿主复活,读取临时宿主记忆,接触未知文明,按照未知文明重新生成系统……”

       “滴滴,垃圾回收系统生成完成……”

       ……

       恍恍惚惚中,刘敬陵这厮做了一个梦,梦中这厮瞬间修仙得道,接着就是渡劫,各种渡劫,别人渡劫几下就OK了,而这厮却天天渡,一直渡,天上的劫雷劈的那叫一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哪,噼里啪啦的就没停过……

       这厮一直跑,劫雷一直劈……

       在这无尽的天地威压之中,忽然一个缥缈的声音响起,侧耳倾听,好像是炸弹姐的!

       “难道炸弹姐也到老子的梦里面渡劫了?!”

       仔细查找了一下,没有啊,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雷电……

       晃动着耳朵,仔细倾听,这一次刘敬陵这厮终于听到了声音——

       “涛子,你这头懒猪,快点起床,老娘来睡你来了……”

       伴随着的还有“碰碰”的砸门声……

       快起床?!

       懒猪?!

       老娘来睡你来了?!

       卧槽,炸弹姐又来叫*床……啊,呸呸,叫自己起床来了!!!

       瞬间,这厮一激灵,“噌”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到大门前才睁开迷糊的双眼……

       我勒个戳,不对呀,老子当人肉充电器,给那玩意充电来着?!

       咦?!光球呢?!光球找不到了!

       丢了?!

       炸了?!

       蒸发了?!

       不可能啊,那玩意结实的,锤子砸不破,火烧不裂,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可是,那玩意确实不见了!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