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回到唐家
作者:红桃蜜柚      更新:2019-05-28 14:57      字数:3987
       清晨,豪华的私人医院中,唐雪柔正由童妈搀扶着慢慢在小花园里悠闲的散步,嘴角不经意间慢慢上扬。

       其实这样生病也挺好的,最起码她现在过得很快乐,有人照顾着,没有一丝烦恼。

       可事实却总不让她如愿。素颜朝天的唐雪柔无意间看见远处衣着光鲜亮丽的堂姐唐婉丽,身穿白色蕾丝吊带裙,外搭淡粉色披肩,脚蹬七八厘米的意大利高级定制的高跟鞋,手上提着一个相搭的小巧手提包,本该清秀的脸上此时却画着厚厚的浓妆。

       唐雪柔看了一眼远处的唐雪柔,低低的向身旁的童妈说道:“外面有点热了,童妈,外面我们快回去吧。”

       童妈听到唐雪柔的话,抬头看了眼天上火辣辣的太阳,赶忙搀扶着唐雪柔回去。

       正当唐雪柔准备转身的时候,一道叫声突然响起,“雪柔?是你吗?”

       唐婉丽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就这样小跑过来,等站定在唐雪柔的面前时,竟然能够面不红心不跳的一把抱住唐雪柔。

       “雪柔,你怎么才回来啦!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呀!”

       童妈看着眼前陌生女子这样紧紧的抱住唐小姐,微微一愣。可当她看见唐雪柔额头上的冷汗时,这才知道面前的女子此时正压着唐雪柔小腿上的伤口,立马向前一步拉开还抱着唐雪柔的唐婉丽,冷冷道:“这位小姐请注意你的行为,不要让患者加重病情。”

       唐婉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正在训斥自己的老妇人,正想发怒时,却看见此时的唐雪柔正穿着大大的病号服,脸色也是苍白无力,小腿上还绑着厚厚的石膏。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唐婉丽缓缓低下了头,语气哽咽的说道:“雪柔,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伤了……”

       唐雪柔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楚楚可怜的唐婉丽,冷哼一声,“堂姐,没事,我现在还暂时死不了,所以,你大可不必自责。”说完,就拉着童妈走了。

       一向娇养了惯的唐婉丽听到唐雪柔的话,猛地抬起头,眼色冷厉的盯着面前正在慢慢行走的唐雪柔,“雪柔,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

       慢走着的唐雪柔听到唐婉丽的话语,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的冷言道:“堂姐,是真的不懂吗?算了,既然不懂那就算了。”说完,赶忙让童妈搀扶着自己走进病房。

       站在原处的唐婉丽跺着脚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我不给你点眼色看看,我就不是唐婉丽。

       海市最高级的私人医院中,一直由童妈搀扶着的唐雪柔一回到病房后,像是被人抽出了全部精力似得瘫坐在病房上的大理石地板上。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滴落在唐雪柔光洁的脸颊上,清明的眼睛此时也是由一股愤怒与怨恨所掩盖着。

       她怎么能不恨这个披着善良面目的女子,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独身一人前往远在大洋彼岸的澳洲,如果不是她的父亲,自己的父亲又怎么会被迫待在幽暗的监狱之中,自己的家庭被迫支离破碎。所以唐雪柔恨透了这个虚假伪善的女子,更恨当时不分是非的自己。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唐雪柔,童妈连忙拉起唐雪柔,“唐小姐,是身体不舒服吗?是的话,童妈这就去叫医生……”

       由童妈扶坐上病床的唐雪柔向童妈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没事,童妈,真的没事。”只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感觉那时的自己真是可悲可哀。

       童妈半信半疑的将唐雪柔扶上病床,“唐小姐,是真的没事吗?”这么多天的相处,童妈是发自内心的喜欢面前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子,更是希望她能够健健康康的。

       唐雪柔对着童妈点了点头,“童妈,我累了,想休息会。”说完,唐雪柔就躺了下来。

       往事一如鬼魅一般,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总能浮现出来。

       记得那时候,还是在海市上大学的时候,唐婉丽总喜欢出入夜总会,然后喝的醉醺醺的,最后只有她将唐婉丽领回来后自己悄悄的照顾着她。至于为由她照顾则是因为唐家家规明确规定过,女子不许出入夜总会等是非之地,更不许喝醉,如有违反,就会受到惩罚。

       而那时候的她一直认为堂姐和父亲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可事实呢?唐婉丽却总是在祖父唐天坤的面前说着自己的坏话,什么通宵夜总会狂欢,什么夜总会驻店舞郎,而且那些根本是自己完全没有干过的。尽管在她百般的解释与苦苦哀求下,这个一直不疼爱的祖父还是就这样送她去了遥远的澳洲,没有一丝的迟疑。

       泪水润湿了枕头,也润湿了床前这个冷漠严峻的男子。看着唐雪柔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与紧紧蹙着眉头,一袭黑色西服的何润成缓缓低下身子用光洁的指腹轻轻擦去唐雪柔眼角的泪水。

       何润成面带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标志秀丽的女孩子,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怎么会表现的如此伤感,她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不过,不管如何,他一定会好好守护着她。

       第二日清晨,安静的病房中突然闯入两个不速之客。门口一直阻拦着的童妈有些为难的看向唐雪柔,“唐小姐,她们两个说是你的亲戚,这……”

       正在病床上吃着何润成亲手熬制的薄粥的唐雪柔看了一眼童妈,温和的说道:“童妈,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和她们谈谈。”

       “好。”童妈有些担心回头看了看病床上的唐雪柔,“唐小姐,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童妈就在门口。”

       童妈在心里默默说道:这两个人的厉害她刚才可真是好好见识到了,穿的跟个贵妇人似得,可品行就跟个泼妇似得。唐小姐那么温柔的人,绝不能受到她们的委屈。

       画着浓妆的唐婉丽有些嫌恶的看了眼唐雪柔,不过也只是一瞬,很快就换上了一副担心害怕的模样走到病床旁,慢慢坐到床边,“雪柔,昨天你走的可真是匆忙,堂姐都忘了和你说上几句话了。这不,今天我就拉着母亲来一起看你了。母亲,您说是吧?”

       唐婉丽身后的贵妇人就是姜素英,一听到自家女儿叫自己的名字,连忙上前走到病床旁,紧紧拉着唐雪柔纤细的双手,万分担心的说道:“是啊,一听婉丽说起这件事情,大姑妈就立刻拉着婉丽来看看你了。不过,雪柔你会怪我们吗?”

       唐雪柔看着面前的双手,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双手从姜素英的双手缓缓抽出,平静的说道:“大姑妈,说的是什么话,你们能来看我,雪柔已经很快乐了。又怎么会怪你们呢?”

       堂堂一个唐家二小姐,出了那么多天的事,她们才知道,骗鬼去吧。根本就是无心来看,若不是唐婉丽上次无意间·的撞见,还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才会来。

       姜素英见唐雪柔没有怪罪自己,连忙面带微笑的说道:“还是雪柔好,雪柔,还是回唐家老宅住着吧。住在医院里可不像个回事。还是听大姑妈的话,回唐家老宅住吧,毕竟在家里也好有个照应。”要是被外面媒体捕风捉影到什么,还不知道会对唐氏企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唐雪柔讥笑一声,不过很快就消失殆尽,换上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顺着姜素英的话说道:“大姑妈说的是,这些日子雪柔一直都在医院里住着院,都忘了回去看看爷爷了。”

       姜素英见唐雪柔有几分识相,语气也放慢了一些,“这就好,大姑妈就知道雪柔一定会肯的,毕竟雪柔从小就听话懂事。”说完,姜素英对着唐婉丽比了一个眼神,这旁的唐婉丽也缓缓舒了一口气。

       唐雪柔看向姜素英和唐婉丽渐渐放缓的脸色不由的冷哼一声,若不是小时候的自己太过单纯,自己又怎么会被他人陷害。往事一幕幕重现,压得她难以喘气。

       躺在病床上的唐雪柔对着门外叫了一声,童妈立马赶了过来,“唐小姐,怎么了?”童妈对着唐雪柔轻轻使了眼神:是不是她们两个欺负了你,等着,童妈给你欺负回来。

       唐雪柔见童妈这幅模样,轻轻一笑,“童妈,没事,只不过我得回去了,还得请童妈帮我收拾下。”

       “唐小姐,是现在就得收拾吗?不需要等先生回来吗?”童妈询问着。

       唐雪柔听到童妈的询问想起了那个俊美冷峻的男子,微微一愣,哑笑着说道:“不了,现在就回去,童妈,你收拾下吧。”

       今日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能见到那个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的他。

       不到一会,童妈就收拾好了,在医院大门前的跑车旁一直恋恋不舍的拉着由姜素英搀扶着的唐雪柔温柔的说道:“唐小姐,以后回去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伤口感染……”

       其实从唐雪柔与姜素英她们两个的聊天中,一直在大户人家工作的童妈就明白了唐雪柔现在的处境,不由得心疼这个良善的女子。

       唐雪柔轻轻抱住童妈说道:“童妈,我知道啦,你也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童妈,其实我也舍不得你。

       很快跑车就在一处建筑精致的别墅面前停下,别墅很大,欧式的装修风格,古典简约中却透着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女佣三三两两地打扫着,见她们进来也只是面面相觑,鞠躬道:“夫人,小姐回来了。”

       见唐雪柔伤着小腿,一旁的女佣很快搀扶着刚从跑车上下来还没站稳的唐雪柔。面前的别墅一如她当年走的时候那般,可是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给她温暖,给她欢乐的地方了。四年了,这是四年后的第一次的回来,可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姜素英见唐雪柔一直待站在门口,轻轻推了唐雪柔的胳膊。

       被姜素英轻轻推了的唐雪柔立马回了神,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姑妈,这是怎么了?”

       见唐雪柔这幅茫然的模样,姜素英不禁一笑,“傻丫头,大姑妈只不过是见你一直站在这里没有动,这才推了推你。雪柔,快走吧,老爷子还在大厅里等着你呢。”

       是吗,爷爷还在等着她。在唐雪柔的记忆中,爷爷一直是一个偏心的存在,一直偏袒着堂姐,对自己却一直是爱理不理的,没有一丝慈爱,更别谈那些祖孙情谊了。

       一进大厅,一股古檀香扑面而来,入眼的便是坐在大厅中间的檀香木制成的椅子上的唐家老爷子唐天坤。而唐婉丽则是站在唐天坤的身后,轻轻的为他捏着肩膀,小声的和唐天坤说着话,时不时的逗的唐天坤开怀大笑。

       见唐雪柔和姜素英站在大厅之中,唐婉丽减缓了手上的力道,靠在唐天坤的耳旁轻声说道:“爷爷,雪柔,回来了,正在大厅里等着你呢。”

       唐天坤斜着看了一眼大厅中由女佣搀扶着的唐雪柔,冷哼一声说道:“怎么才回来,还弄成这幅模样,唐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真是家门不幸……还是婉丽好,一直品行端正,孝顺父母,尊敬长辈,你呀,得好好向婉丽学学。”

       一直被唐天坤训斥着的唐雪柔慢慢低下脑袋,眼中的伤感越发清晰,“知道了,爷爷,雪柔会向婉丽堂姐学习的”。爷爷偏心的也太厉害了,不去过问自己的伤势,反而责怪着自己,还不停的夸赞着堂姐。

       唐老爷子见唐雪柔低眉顺眼的模样,也不好在责备什么,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吧,还有你,就好好在家养伤,哪里都不许去,不能给我们唐家丢脸。”

       唐雪柔又一次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粉色的格局,床上还摆着自己最喜欢的两个HelloKitty,可一切却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