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车祸相遇
作者:红桃蜜柚      更新:2019-05-28 14:57      字数:2540
       “嗨,中国,我唐雪柔终于回来了!”

       站在飞机场候机厅的唐雪柔激动的敞开双臂大声的喊叫道,丝毫不在意他人奇怪的眼神。

       整整四年了,在澳洲一直留学的她终于可以回到这片从小生长的热土了,再也不用忍受他人异样的眼光了,还有她也可以去找某些人算算账了。

       即使是满面疲倦和仆仆风尘,依然能看出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亚麻色的卷发随意的散着,修长且笔直的长腿包裹在棉麻色的简单短裙之下,撩人风情。

       唐雪柔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熟练用着英语与远在大洋彼岸的好友露丝报声平安。

       看着远处一幅幅久别重逢的感人画面,唐雪柔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她堂堂海市唐家千金,如今却落魄到无人过问,想想还真是讽刺。

       “砰!”

       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撞倒自己的轿车,唐雪柔就这样直笔笔的倒了过去。

       此时,还在主驾驶位置上的男子看见眼前的一幕,立马的解下安全带,迈着长腿走了出来。

       入眼的便是一滩鲜血,男子面无表情的将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抱起,转身走进身后华丽的轿车,扬长而去,完全不在意周遭指指点点的围观群众。

       坐在主驾驶位置的男子,戴着精巧别致的耳机,一边开车一边有条不紊的交代着手下的人,“就这样,简言,去准备一个病房,我希望一下车就看到医生待在门口准备着。”

       说完,男子不等助理回话就直接挂断了。

       何润成下意识的看向后座上毫无意识的女子,俊脸不禁一黑,他实在搞不懂自己为何会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亲自送到医院,这实在不是他处理事情的风格,他其实可以直接叫救护车,事后在给上一大笔金钱当做抚慰金,就连他本人都不需要出现,那么简单而直接。

       可是,算了,不去想了,何润成不由加重了脚下的力度,莹白的车身犹如一道闪电瞬时窜了出去。

       海市顶级私人医院的贵宾病房中,待女子做完手术后,何润成这才挂断手中的手机,款步走到女子的病床前。

       其实何润成本是京市何家的少爷,只因好友白静晨的邀请,他这才出面接下了白氏集团副总裁的位置,来到海市来为好友解决集团问题,当然这也可以算是他以后接手何氏前练手的机会。

       只是初次到来就撞到了人,也真是太喜出望外了。

       何润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子,本该白皙的脸颊此时增添了一些苍白的色泽,精致的五官仿佛是绘画般的落在女子娇小的脸蛋上,显得清秀美丽却不失俏皮可爱。

       可是本该安然入眠的女子,此时却突然尖呼一声,紧接着还挂着点滴的双手在空中不停的乱抓着,嘴里还在喊着“爸爸”。而后女子扑腾的双手在抓到男子宽大修长的手后,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后,女子用带着哀求的语气喊道:“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

       双手还紧紧的握住何润成的手,没有一丝想要松开的迹象。

       紧张而慌乱的叫声,像是一双大手抓住了何润成的心脏,何润成看了看躺在床上面露哀伤的女子,汗水打湿了女子额前的几缕秀发,湿哒哒的耷在女子白净的秀脸之上,又看了看被女子紧紧握住的双手。

       算了,就当他何润成做做好事吧。

       第二日清晨,阳光轻洒,躺在病床上的唐雪柔慢慢睁开好看的双眸,入眼的便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男子正趴在病床上安然入睡,本该是张扬帅气的五官此时却显得格外柔和,削薄轻抿的唇,偏带棕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越显神秘迷人。

       是他救了自己吗?

       想要试着挣扎着起身的唐雪柔,眼尖的看见自己的双手此时正紧紧的被包裹在男子宽大的手心之中,第一次被陌生男子紧握着的唐雪柔本能的一下子红了脸颊,本想大声叫醒男子,可在看到男子眼睛下的一片青黑后,有些不忍的把将要出口的话悉数无声的咽了下去。

       被紧握住的双手不时传来男子温暖的体温,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一下子包裹着她逐渐冰封的内心。

       那么多年了,那些往事仍然一如潮水般不停地向她涌来,淹没着她,莫名的恐惧感顿时席卷而来,唐雪柔的身体猛地一怔。

       感受到女子身体的抖动,趴在床边的男子猛地睁开双眼,入眼的便是女子痛苦挣扎的模样。

       何润成以为是女子扯动到了伤口,下意识的就立刻掀开盖在女子的被子,准备查看一番。

       “啊!”

       还没等到何润成起身查看伤口,唐雪柔就本能的就扯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尖叫着。

       听到女子的尖叫声,何润成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做了什么,连忙挥着双手,男子原本小麦色的脸上此时也染上一丝绯红,“这个,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本无冒犯之意,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我以为你刚才是扯到了伤口。”

       因为刚才激动的动作,唐雪柔这下是真的牵扯到了伤口,冷汗不时的从额上缓缓流下。

       “疼,好疼。”唐雪柔咬牙道。

       何润成见女子这幅模样,连忙扶住女子的身子,让女子平躺下,然后这才按下床旁的紧急按钮。

       站在床边的男子,见女子不停颤抖的肩膀,缓缓开口道:“这位小姐你放心,这件事我何润成一定会负责到底。还有小姐的小腿已经骨折了,需要静养,小姐的家庭住址和家人是谁,告诉我,我让手下的人去通知他们。”

       听完何润成的话语,唐雪柔想也不想的摇着头说道:“不,我没有家,我也没有家人,你可不可以就让我暂时住在医院里,就当做赔偿费,好不好?”

       她在那个叫家的地方没有受到一丝暖意,有的也只是无尽的鄙夷与愤恨。既然这样,那她又何必回到那个地方自取悲伤呢。

       “这样啊,恐怕不好吧。”何润成有些为难的说道。

       唐雪柔对着男子说道:“我什么赔偿都不要,就只要在这里待到我伤好了就走!”

       “既然这样,那好吧。”何润成答应了唐雪柔的请求,不告诉他,他何润成可有的是本事去查。

       “叩叩——”

       敲门声蓦地响起,屋内的何润成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请进。”站在门外的医生这才带着几个小护士静静的走了进来。

       经过一番仔细的检查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才缓缓开口道:“何少,这位小姐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刚才的疼痛也只是因为无意的牵扯所造成的,静养数月也就可以了。”

       听到医生的话,何润成和唐雪柔不由的脸色一松,还好,不算严重。

       一连数日,一直待在病床上养伤的唐雪柔每日都会收到精致而美味的便当。

       这日,在病床上吃着便当的唐雪柔正和何润成请来的童妈说着闲话。

       本是伺候着何润成的童妈看了眼唐雪柔此时正在吃着的便当,笑着说道:“唐小姐,可真是有福,每天都能吃到少爷亲自准备的菜肴。要知道少爷每天都那么忙,却还总不会忘了帮小姐准备……”

       唐雪柔没有注意童妈接下来的话语,脑海中此时也只有童妈刚才说的那句,少爷亲自准备的菜肴。

       唐雪柔看着面前精致的便当微微出神,这些真的是他准备的吗?又想起男子先前的举动,唐雪柔白皙的脸颊不禁微微一红,心底也是温暖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