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杀机
作者:龙骧凤翥      更新:2022-09-26 10:58      字数:2367
       暴雨滂沱。

       十名黑衣人冒雨疾行,领头人肩上扛着一名青葱少女,乃是苏家嫡系之女苏珂。

       瞥了眼她的曼妙身段,领头人阴阴一笑。

       少爷下了死命令,今夜必须见到苏家的这朵娇花,以解心头之痒!

       没落苏氏很懂得审时度势,为了挽救家族,一声不吭就把苏珂献了出来。

       一切都很顺利。

       除了……半路杀出一个苏家的臭小子,还让其斩了一名兄弟,着实晦气。

       不过,终究只是个蝼蚁罢了。

       听着耳边嘤嘤的哭声,领头人只觉得腹中邪火顿烧。

       妈的,哭起来都这么好听,不知道叫起来会是何等光景……

       虽然现在无法染指,但总有一天少爷会玩腻。

       到时候层层赏赐下来,怎么着也能轮到自己分一杯羹。

       不过等到那个时候,这朵娇花应该已经被玩坏了吧……

       忽然远处天际烧起层层流火,仔细一看,竟是一颗绚烂流星!

       流星撕破昏暗天穹,从众人头顶划过,落至后方旷野,爆发出惊天声响。

       “大哥,要不要去看看?”有人向领头人询问。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流星的落点处,正是刚刚他们诛杀那个蝼蚁的地方。

       领头人犹豫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伸手一挥,一行人继续朝着城中赶去。

       可他们走着走着,天上雨水好似渐渐变了一个样。

       滴滴雨水如针一般扎在身上,刺得浑身生疼,瓢泼大雨根根坠落,似有凌厉剑意充斥其中。

       那剑意冰寒锋锐,连他们都感到了一丝危险。

       十人停下步子,环顾四周,领头人运起真气朗声喝道:“吾乃林家战仆,何方高人,出来相见!”

       他忽觉眉心一凉,紧接着痛感袭来,伸手一摸,竟沾到丝丝鲜血。

       剑意凌厉至极点,滴雨也能伤人。

       众人大惊失色!

       “把人留下。”

       震天的雨势也盖不住那清朗的声音,重重雨幕中,一名少年提伞而来。

       少年一身白袍,上面沾染着大片大片的血污,脸色苍白如纸。

       可众人眼前一花,只觉得那少年周身似有片片剑光缭绕不绝。

       “是你?你这贱种,竟然还没死!”

       领头人面露惊愕,明明已经一掌拍死了这小子,怎么他又活了过来?

       此刻,沐在雨中的少年,周身气息锋锐得有若一柄无双利剑!

       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你这个废物,杀得了你一次,就杀得了你第二次!”

       大雨滂沱,领头人一声令下,一双双森然眸子紧盯少年,要再一次取他性命。

       不论如何,终究只是个练气中期的废物罢了。

       “哥!”

       苏珂抬起头来,望着雨幕中的少年,哭得撕心裂肺。

       哥……

       凄然哭声勾动了少年的一些思绪,他嘴唇嚅动,轻声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苏……珞……白。”

       望着远处的少女,名为苏珞白的少年长吸一口冰凉水汽。

       那就是你拼死也要救回的妹妹吗。

       好,我就代你,将她夺回来。

       纸伞斜倚身侧,苏珞白一手作掌平伸,看着雨水砸在掌心,溅作碎玉。

       “既然你们存心找死,那就——

       都别活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霎时间漫天雨水骤然停滞,所有黑衣人惊觉无法动弹。

       豆大雨水有若颗颗琉璃,冰冷杀机折射其中,好似瞬间回到了寒冬腊月!

       雨水仅仅停滞了一秒,紧接着再度轰然落下。

       磅礴水汽中,冰冷气机化作滚滚寒潮,飞也似地扩散开来。

       所有黑衣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相互对视一眼,人人都看出来彼此眼中的浓浓惊诧。

       转眼之间,苏珞白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份凌厉冰寒的杀伐剑意,究竟从何而来?

       只是由不得他们多想,身为林家最底层的战仆,为主效命乃是本分。

       除那首领之外,其余九名黑衣人足下一踏,体内真气腾作沸水,朝着雨中的苏珞白疾冲而去!

       “杀!”

       前方的雨水都被他们的冲势所迫,化作无序的激流崩飞四溅。

       暗沉黑夜下,好似有九道水蟒飙射而来,杀气腾腾。

       寒光潋滟中,人人从腰间拔出短刀,如蟒蛇露出森寒齿牙。

       九条恶蟒眨眼将至,行将交汇的地方,形单影只的苏珞白显得格外脆弱,宛如待宰的羔羊。

       重重人影即将近身。

       苏珞白接了满满一掌雨水,倏然一握。

       刹那间,他前方雨幕猛然炸开,搅成一片混沌漩涡!

       漩涡之后人影袅娜,苏珞白的身形也变得模糊一片。

       最先来到近前的三人顿时悚然一惊,只觉茫茫四野都是冰冷利剑,根本抓不住苏珞白的身影。

       漩涡中突有一点寒芒钻出,后发先至!

       一柄纸伞有若毒龙出潭,剑一般刺开层层雨幕,直朝三人咽喉点去!

       恰逢电光闪耀,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睛时,就见二人手捂喉咙飞退,还有一人,已经颓然跪下,血洒长空。

       好快的剑!

       其余六人强忍心中惊诧,凌厉短刀劈开厚重的雨水,将苏珞白周身退路全部封锁。

       真气暴涌,沉重凝涩的气势朝着苏珞白直扑而来,势要将他挤压成碎片!

       苏珞白持伞斜指。

       他根本无需那些繁琐的招式。

       暴烈的雨势再度骤然停歇,颗颗雨水晶莹若琉璃,滴溜溜旋转中,倒映出灿灿刀光。

       他持伞再挑。

       所有雨珠瞬间升腾而起,顺着他手中纸伞飞舞摇曳,竟汇成一条煌煌长龙!

       漫天雨水霎时都乱了方寸,被搅作龙卷,一股苍茫剑意以他为中心,以暴雨为牵引,以惊雷为声势,横扫而去!

       所有黑衣人全都吐血倒飞!

       那份磅礴剑意以碾压之势,先是大溃众人攻势,接着一举攻破他们的护体真气,直接搅碎了心脉!

       在首领惊恐的目光中,苏珞白长身而立,执伞轻开。

       漫天大雨霏霏而下,尸身遍地,血流成河。

       一剑鬼门开。

       苏珞白站在雨中,眼神平静,不起半点波澜。

       远处的首领与之对视,心中顿觉一股恶寒涌上!

       他来不及去思索为何苏珞白会变得这般厉害, 匆匆拔出腰间短刀,抵在苏珂的脖颈上。

       “别过来!否则我就宰了你妹妹!”

       此时此刻,他再也顾不上什么为主效忠。

       脑中所思所想,全都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已被吓得肝胆欲裂!

       苏珞白漠然伫立,没有动作。

       “对!站在那,你也不想自己妹妹现在就送命吧?!”

       首领喉头滚动,握刀的手都在颤抖。

       他喘着气,望着苏珞白,强装镇定。

       “你现在立刻自尽!否则我就杀了你妹妹,大家一起死!”

       “你今天得罪了我们林家,没几天可活了!不如现在了断,还能换你妹妹平安!”

       “我说的话你听懂了吗!你这个杂种,那是什么眼神?我真的会杀了她!”

       刀锋紧紧压在苏珂的脖颈上,已经割出一线猩红!

       苏珞白眼中陡然一寒。

       漫天风雨忽然转了个向。

       风雨如刀。

       他抬手一挥。

       惊怒交加的首领突然觉得手腕一凉。

       紧接着,难以言喻的剧痛瞬间充满他整个脑海。

       血泉喷涌!

       卷起的飘摇风雨,竟直接将他双手齐根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