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麻衣陈
作者:苍岚      更新:2022-07-29 11:38      字数:2361
       山色清明,林木翠绿,竹林中一片空旷处一座木屋静置,在民国,这样的动荡时期,山中似乎比别处稍微安稳一些。

       木屋中,一个面目矍铄的老者正在给一个年轻人面传身授麻衣神相老祖传的的源远流长的学问,茅屋中点着一炷香,香烟袅绕,令本来就明亮的屋子多了一份神秘的感觉。

       “故人要一张脸,是因为古人活一口气,因为古人一生都在争面子,名夺暗斗,软硬并举,急缓交加,其实此乃人性的特色,不必惊诧地吐舌。”爷爷陈玄说道。

       这是爷爷陈玄今天的最后一课“面经”的总结。

       陈秋听着点点头,说道:“爷爷,今日咱家的家学你都给我讲完了,这只是山外面的事情那么乱,你说我们要不要管。”

       陈玄无奈地说道:“爷爷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这是老祖的传书,不是咱们陈家的传书,咱们只是恰好和老祖一个姓,你这样别人会笑话的。”

       陈秋嘿嘿一笑:“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能写出两个陈字?无妨了爷爷,老祖可是个通透的老头,不会怪罪的,还会夸我们发扬光大了麻衣神相。爷爷,你先说一下我们要不要管。”

       陈玄抬头,从窗外看出去,说道:“世事纷扰,万物皆是这一场运化中的一粒,谁都躲不开,就只有去面对。陈秋,老祖的半部书你要收好了,爷爷为了防备不测,已经把原书藏了起来,除去旧书稿这半部就是这世上唯一的了。看相你是童子功,于这乱世,你既要助人避凶趋吉,也要保护好自己。……”

       陈秋看着书稿,蹭得很旧的一沓,封面是羊皮,表染成了黄色,上面写着四个字:麻衣神相。

       陈玄说道:“人在书在,人不在书藏好。”

       陈秋拿着书,轻轻翻一下,书中的文图闪现:眼睛、眉毛、嘴巴、耳朵,鼻子,手掌,唇齿,神、气、呼啦啦在书页的翻动中闪现又消失,就像是一个纷繁诡辩的神秘世界,陈秋把书合上,说道:“爷爷,我记住了,老祖的书我都记住了,要不这书您收着。”

       陈玄脸色严肃说道:“兴业需敬业,从陈抟老祖开始,麻衣传人祖祖辈辈观相求生,替人看相解人困厄不分贵贱才留名史册,但是学的再精的人,都必须日日看相,夜夜研究书中文字,根据慧根深浅各有收获,所以这书你必须藏在身上。”

       爷孙两个说着话,陈秋把书包好,藏在了贴身的怀中。

       “爷爷,你闻,我蒸的红薯就要好了。”

       “嗯,吃完后,我们就去挖笋。”

       说着话陈玄透过窗户往竹林望去,竹林里上空有几只鸟飞旋着,又落了下去。

       “陈秋,有人来了,不多,二至三人。”陈玄说道。

       “鸟飞得缓慢,旋即又落下,说明来人行为文明,没有恶意。”陈秋说道。

       陈玄点头,爷孙两个看着竹林处,果然竹林中出来了三个人,一人在前居中,二人尾随后面。

       陈秋说道:“差人。”

       陈玄说道:“是,也不是。”

       陈秋仔细看,说道:“女人?”

       陈玄点头道:“是的,左边女人,走的干净利落,应该是有差事的女人,但是走的和右边的不是一个节奏,说明他们不是一路上人。”

       陈秋看着人近了,疑惑地说道:“怎么是探长张振海?”陈秋在在镇子上见过张振海,当然是陈秋远远地看过,张振海并不认识他们爷孙。

       他回头看了一下爷爷,爷爷正在跛着腿往门口走。陈秋就笑了心里说道:“爷爷,这是要装跛子躲事情。”

       随着门帘被掀起,爷爷跛着腿在门口开始扫地,陈秋看着,既然爷爷伪装,自己当然也要伪装,随手一件洗得干净的百衲衣穿在身上,头上还扣了一顶旧毡帽,就开始收拾地上篮子里的竹笋,得趁着竹笋多,腌制下一些。

       陈秋听见外面的三个人走近了,在和爷爷问话:“老爷子,扫地啊,我向你打听个人。”

       “你说啥?”爷爷的声音传了进来,听着已经是风烛残年了,根本就没有刚才讲麻衣神相的精神头,陈秋心里笑了:“爷爷,真是能装,那个探长能发现吗?”

       “老爷子,我是要和你打听个人。”探长的声音提高了。

       爷爷呜呜啦啦的比划着,陈秋站了起来,爷爷这是装聋作哑了,陈秋明白,爷爷要自己出去应对。

       陈秋走了出去,一脸的胆小怕事神态,赶紧过去扶住了爷爷,一副抓着爷爷壮胆的样子。

       “你们做啥?”陈秋的声音沙哑着。

       但是他心里却在分析:“探长张振海眉头紧蹙,一脸焦急,肯定有着急事,再看他身边的两个人,女的虽然穿着男装,但是一脸阴柔沉静,一双凤眼,眼神清澈,气秀神清,这样的人,早年就取得功名富贵,在同辈人中超凡脱俗,鹤立鸡群,是一位贤才,可惜是个女人,但是能跟在探长张振海身边来到山里,肯定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在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年龄和陈秋自己不相上下,一双鹊眼讲信义,为人忠诚,这种人容易发达富贵,一生吉星高照。”

       陈秋完全是观人眉眼,细究其目光,给团长身后两人下了定义,至于探长张振海,他在镇上见过无数次,不用再详细观察。

       探长张振海见陈秋傻傻地看着自己,就心里想,走了这半天,终于见着人了,没想到一个是聋哑老人,一个是山里的傻小子,不过总算见着人了,应该打听一下,或许会有什么收获?

       “小哥,这附近可有住着一位姓陈的人家?”探长问道。

       “不知道。”陈秋说道。

       “那你们这附近还有别的人家吗?”探长张振海又问道。

       “不知道。”陈秋还是这三个字。

       探长张振海看着问不出什么,就四下里看着,老人还在那里扫地,还转了个身,又朝着另一个方向扫。

       四下里就这一处有木屋,如果不是这里,那还要往山里面找,这样子盲目地找很浪费时间的,镇子上的案子已经连续发生三起了,真的需要麻衣陈帮忙啊。

       这时候记者小敏低声说道:“山里人住的稀落,我们再找找去,实在找不见明天再多带些人找。”

       探长张振海说道:“时间不等人啊,我就怕再发生案子,要是快点找到麻衣陈,有他相助这个案子可能就快一些。”

       边上的警员宋哲说道:“哎,就不懂,这些世外高人干嘛都要住在深山里。”

       小敏就说道:“可不是吗,有一身本事也不知道帮助别人,救人于水火。”

       探长张振海说道:“不要乱说,麻衣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之所以躲进深山,还不是因为世道太乱。走吧,我们再找一找。”

       说着三人离去,陈秋看着他们离去,欲言又止,啥话也没有说,等他们走远了,他进了屋,在窗口轻轻叫了一声爷爷。

       “怎么,你想去济世救人?”陈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