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情人登堂入室
作者:烟火      更新:2018-04-14 13:03      字数:2274
       白若溪想要钻进被子里面,试了几次就没有成功:“程士勋,你这个混蛋,有本事你把我放了,程士勋!”

       白若溪挣扎的没有了力气,房间里面没有时钟,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恍惚中,那道冰冷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面:“看来你还是很是适合这样的生活,绑的这么紧,都能睡得这么安稳。”

       程士勋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把低着寒气的匕首贴在白若溪的脸上,白若溪吓得泪水滴落在匕首上,声音虽然颤抖,但是依旧倔强:“程士勋,你不要太过分!”

       手起刀落,割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穿衣服,去给父亲母亲和爷爷敬茶。”

       原来是要带着自己见爹娘,难怪会这么好心放开自己,白若溪连忙用被子遮挡住身子,仰起头:“你就不怕我跟你爸妈说新婚之夜你去跟一个明星私会,还把我绑起来?”

       说着,白若溪伸出帮着满是痕迹的白皙手臂在程士勋的眼前。

       程士勋之前找人查过墨菲颜,一直以为她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大小姐,只知道吃喝玩乐,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笨。

       “可以,你尽管去好了,然后我就有正当理由把你休了。”

       白若溪在心里将墨菲颜骂了千百遍,这个死丫头不仅仅害的自己嫁给了这个阎王爷,还去偷了程士勋情人的东西,真是不要脸。

       忽然一件红色的小礼服仍在了床上,白若溪看着程士勋:“我……我换衣服可以,但是你出去。”

       程士勋嫌弃的看了一眼白若溪走到门口:“你以为我很喜欢看你?”

       白若溪再出现在程士勋面前的时候,真真是让他小小的惊艳了一把,这个丫头略施粉黛,一脸的胶原蛋白,清新优雅,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浓妆艳抹的大小姐。

       白若溪感觉到了程士勋的目光:“你,看什么。”

       程士勋顿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转身:“走。”

       白若溪怯怯的跟在程士勋的身后,不知道这个阎王的父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会也跟他一样吧?

       程家真的是豪门啊,不对,是豪门中的豪门,处处都透着奢华和尊贵,就连走廊上面挂着的画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价值连城,随便哪一幅画是属于她的,都足够带着姐姐远走高飞了,省的在这里受气。

       “又想要偷东西吗?”

       程士勋难道会读心术吗?就连看一眼也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所有的人都是坏人啊?”白若溪白了程士勋一眼。

       走到客厅的门口,程士勋忽然抓起了白若溪的小手,白若溪紧张的打了一个寒颤。

       程士勋冷笑了一下:“装纯洁。”

       装纯洁?她白若溪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碰过,什么叫装纯洁。

       正在想的时候,已经被程士勋拉近了富丽堂皇的客厅里面,白若溪看见沙发上做着一个头发有些白了的老人,身边做着一个中年男子,然后就是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

       大家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白若溪的脸上,看的她浑身都不自在,向后退了两步,躲在了程士勋的身后。

       女佣端过来茶水,程士勋和白若溪敬茶之后,叫了父亲母亲,和爷爷,接过了爷爷递过来的红包,严肃的看着白若溪。

       “墨菲颜,你要知道,你嫁到程家来,你父亲母亲要了我一千万去周转,所以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安安稳稳的做这个少奶奶,从现在开始一年之内给我生一个孙子,不然不仅要还给我一千万,马上给能生孩子人腾地方。”

       新婚第一天就收到了一个下马威,而且还伴随着羞辱,程建国的话一字一句的敲打在白若溪的心上。

       一年之内生孩子,怀胎十月,不就是要两个月之内怀上孩子?天哪!

       “爷爷,父亲母亲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完拉着还没从生孩子的事件中回过神来的白若溪回到了房间里面:“不要整天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白若溪咬着嘴唇,抬头看着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程士勋:“现在你爷爷让我两个月怀孕,可是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想给你生孩子。”

       程士勋忽然看向白若溪的眼睛:“你不会以为我想要跟你生孩子?”说到这里,程士勋一把掐住白若溪的脖子:“我让你把东西交出来,不要跟我避重就轻。”

       这是什么人啊?动不动就要掐人家的脖子,看来之前的三个老婆也可能是被他虐待死的,她不能死,死了姐姐怎么办,一定会被那个无情无义的妈给仍出去的。

       “我……你先放开我……我……”白若溪飞快的转着头脑在想,究竟墨菲颜偷了什么东西的时候,程士勋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娇滴滴的声音:“士勋你是不是结婚有了新娘就不要我了,我昨天一夜都没睡。”

       “没有,一会就去看你。”程士勋的语气顿时温柔下来,跟白若溪说话的样子完全就是反转。

       “不用了,我到了你的别墅,马上上楼。”对方挂断了电话。

       因为程士勋住的别墅跟父亲母亲爷爷那边是两个大门,所以梦暖阳才敢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时间不长,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白若溪看见一个穿着时尚,带着一个大墨镜的女人走进来,好像是没有看见自己一般的直接给了程士勋一个大大的拥抱。

       “士勋,你有没有想我啊?”梦暖阳甜腻的靠在程士勋的胸口,眼睛挑衅的看着白若溪。

       程士勋不由得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白若溪,昨天她被自己绑在床上的样子回荡在脑海里,现在看着她,眼神纯净,跟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梦暖阳看着程士勋看着白若溪,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嫉妒,从程士勋的怀里站直身子,走到白若溪的面前,抬手就要打在白若溪的脸上。

       却被白若溪抓住了手腕:“你干什么?”

       梦暖阳没有想到白若溪居然敢反抗,更加的生气了:“就凭你的身份,能够嫁给士勋是你祖坟冒青烟了?还有,士勋喜欢的人是我,你就是一个傀儡,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白若溪用力的抓着梦暖阳的手腕:“你说对了,我就是堂堂正正的程太太,你才是见不得人的小三,你想要将事情闹大,没关系啊,我不过就是丢脸罢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不想明天上头条的话,就不要再来招惹我。”

       白若溪的话刚说完,人就被程士勋用力的拉过来,然后狠狠的推到了床上:“哪里轮到你说话了?”

       说完又用绳子将白若溪捆了一个结结实实,然后盖上被子:“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