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新婚遇虐待
作者:烟火      更新:2018-04-14 13:03      字数:2308
       “今天是程家大少爷程士勋与墨家千金墨菲颜的世纪婚礼,婚礼现场设立在晋市的七星豪丽酒店……”

       听着电视机里面的报道,白若溪狠狠的将头上精致的皇冠砸在了对面的镜子上。

       “白若溪,你有本事就砸吧,你砸了这一个,我还有十个,五十个,一百个,反正今天你要给我顺利的嫁给程士勋,不然我就把你那个白痴姐姐送到春和去。”

       白若溪看着眼前这个亲生母亲,现在不但要把她这个亲生女儿嫁给程士勋那个残暴,花心的男人,听说自己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前面两个都已经死了,而且浑身都是伤痕。

       外界传言,这个男人有特殊嗜好……

       而且白静瑶还要将另外一个亲生女儿送到春和那个专门收养那些长的漂亮的智障女孩,给男人玩乐,价格更是低的要命。

       只需要二十块钱就能玩一个小时,姐姐被送到那里去就是死路一条了。

       “好,我嫁!不过你最好是记住你说过的话,如果姐姐有事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将地上已经被摔坏的皇冠戴在了头上,白静瑶走到门口,淡淡的对化妆师吩咐:“换一个皇冠,千万不要让人以为我墨家的千金小姐,墨菲颜一幅落魄的样子。”

       白若溪的手紧紧的攥紧了拳头,这是亲妈吗?到头来还是只疼爱这个后爹的女儿,尽管墨菲颜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

       一辆鲜红色的玛莎拉蒂,白若溪坐在车里,没有新郎来迎亲,之后四个穿着西装的壮汉,将白若溪夹在中间,生怕她跑了。

       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的大堂里面,白若溪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最豪华酒店的门口,一个身穿墨绿色军装的男人走到她的身边,支起胳膊:“挽着。”

       看着那张年轻的脸,难道这就是程士勋吗?穿着军装结婚?玩儿制服诱惑?

       有些颤抖的将纤细白皙的胳膊伸进了墨绿色的臂弯里面,直到盛大的婚礼结束之后她才知道,刚刚她挽着的根本就不是新郎。

       只是程士勋的一个手下,穿着他的衣服罢了,难怪宾客们都在下面窃窃私语,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替代品将白若溪送到了新房的门口,三十度鞠躬:“夫人,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程士勋呢?”虽然她不想嫁,但是婚礼现场新郎不出现,太侮辱人了。

       “星河庄园。”替代品扔下四个字便转身离开。

       星河庄园,谁不知道住的是一个叫梦暖阳的大明星,早就传言程士勋跟她有关系,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白若溪看着奢华的新房,却没有一点点新婚的喜悦,现在她是墨菲颜,身份是假的,婚礼是假的,丈夫是假的,最真实的就是白静瑶的威胁,和姐姐现在的处境。

       脱掉了婚纱,躺进偌大的双人浴缸,温热的水将她包裹起来,霎时间好像是忘记了那些烦恼。

       白若溪闭上眼睛,希望那个什么程士勋再也不要回来。

       忽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纤细的脖子:“东西呢?马上给我!”

       白若溪瞬间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但是更加重要的是,现在她没——穿——衣——服!

       “你是谁?这里可是程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断断续续的警告这让她差点窒息的家伙,但是声音小的就连自己都听不清。

       终于,要在她就要窒息的时候,男人的手松开了,白若溪贪婪的大口大口喘着气,稍微好一点立刻抓过浴巾围在身上,大声的叫着:“抓贼啊,有没有人啊。”

       话音刚落,男人就抓着她的手臂,将浴帘一把扯下,然后将她五花大绑,白若溪身上雪白的浴巾早就已经滑落下来。

       男人将白若溪从浴室拖到了卧室里面,狠狠的扔在了那张大床上,白若溪的嘴里还在不停的呼喊着:“你说,你是谁?你想要什么?我老公是程士勋,你要钱吗?要多少?只要你说,你不伤害我,我就给你……”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看见一张鬼斧神工的脸,轮廓清晰,只是眼神凶狠无比,减少了评分。

       深蓝色浴帘变成的绳子嵌在白若溪白皙细腻的皮肤里面,格外的显眼。

       “不要鬼叫,不会有人来,你不把我的东西给我,以后你的日子就只能绑着过。”

       男人的语气里面没有一点点的感情。

       白若溪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会吧?难道这就是她的新婚老公?

       “你是程士勋?”白若溪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真是傻,程士勋的卧室,除了他谁还有胆子进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程士勋倒了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看着在床拼命挣扎的白若溪:“不要挣扎,这样的绑法就连受过专业训练的雇佣兵都没有办法,你还是省省力气。”

       “你!程士勋,你是不是虐待狂啊?”看来那些传闻是真的,程士勋果然是暴虐成性,难怪墨菲颜一听说要嫁给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害的她要来顶包。

       “把我的东西给我。”男人冰冷的目光落在白若溪的脸上,让她浑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从结婚到刚才我连见都没有见到你,什么时候拿了你的东西了?”难怪早就听说程士勋虽然是商业天才,但是还是被程家雪藏起来,看来真是有点不正常。

       “啪!”程士勋重重的将酒杯放在茶几上,杯脚断裂的声音清脆让白若溪不由得身体发抖。

       皮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走到床边,温热的大手用力的抬起白若溪的下巴:“非要让我说请明白?你在梦暖阳那里偷出来的东西,你以为我真的想要娶你回来?知趣就把东西拿出来,不然……”

       说着放开了白若溪的下巴,拉紧了绳子,疼的白若溪眼泪都流了下来,程士勋看着她的样子:“这么没用,还学人家做小偷。”

       松手,白若溪的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床上,程士勋的脚步声走到了门口,白若溪大声的叫着:“程士勋,你有本事就弄死我!”

       脚步声停住了:“弄死你?你也配!你不是真的以为我会跟你过新婚之夜?你以为你把身子洗干净了就能摆脱你肮脏的心?”

       话音刚落,卧室的门就被狠狠的关上了。

       白若溪恨恨的用头撞着床:“我让你放开我,谁要跟你新婚之夜啊?混蛋,混蛋!”

       无论她怎么咒骂,却没有换来一点点的回应。

       幸好房间里面的温度之中,并不感到寒冷,但是这样不穿衣服还要被绑着,白若溪觉得羞愧难当。

       继续大声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喊累了,白若溪昏昏沉沉的睡去,直到一道阳光从窗帘缝隙钻进来射在白若溪的脸上的时候,她才痛苦的睁开眼睛才发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