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她岂不是死定了?
作者:烟火      更新:2018-04-24 09:52      字数:2120
       顾寻安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一把拍上了门。回到自己的地盘,她彻底放松下来,舒服的窝在沙发上,拿出手机随意一看,这一下却吓几乎从沙发上滚下去。

       她的手机刚刚收到一条收款短信,汇款两百万。

       “不会吧,那个男人,真给我打了这么钱?”顾寻安喃喃念道,只觉手中的手机好似有千斤重一般让她握不住。

       她这样,算不算诈骗啊?

       不行不行,这钱她得还回去,那个男的一看就那么不好惹,要是一气之下将她告上法庭,那她岂不是死定了?

       屁股还未坐热,顾寻安连忙又要出门,可还未拉开门,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来电人,是继母徐丽萍。

       “现在立刻给我画好妆,记者马上就来!”一句话说完,完全不给顾寻安反应的时间,直接挂掉了电话。

       顾寻安皱眉,收起手机不打算理会。

       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是个国际名模,最近转型做演员,在国内也算是小火了一把,最近几周都在上头条,粉丝无数。而她偏偏倒霉的,跟她那个妹妹长得有七八分的相似,要是再画个妆稍作修饰,两个人就如同双胞胎姐妹一般难以分辨,除了身高和体型。

       顾思怡是模特,比顾寻安略高几分,并且身材瘦到有些脱形,而顾寻安是正常的纤瘦,骨架小,肌肤匀称,瘦而不乏丰满。

       也因为两个的相似,自从顾思怡回国后,顾寻安总是被她和继母叫去顶包,假装顾思怡,尤其是在顾思怡闹出了什么丢人绯闻的时候,更是让顾寻安去面对那些记者的尖锐采访,要不然就是现在这样。

       当顾思怡被粉丝堵在哪儿走不了的时候,就让顾寻安化妆成顾思怡出现在某个地方,然后再通知记者去围堵顾寻安,从而好让顾思怡本人脱身。

       每次都这样,顾寻安十分厌烦。

       她打开门,就那么大大方方的下楼,打上出租车往外走。

       路上还遇见了粉丝团和记者群,可或许是因为顾寻安姿态太过于坦荡,竟然没人注意到她。

       出租车启动,朝着酒店开去。

       可半路上,顾寻安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来电人竟然是她的父亲!

       顾寻安看着手机屏幕,垂下睫毛将电话挂断,不用接她也知道,父亲来电话的目的,不过也是叫她乖乖的去假扮顾思怡。

       唇角弥漫开苦涩的笑意,同样是父亲的女儿,可父亲,却从来不把她当成顾家人看,就算是顾家的猫狗,日子都过得比顾寻安好。

       手机接着不断的响起,顾寻安心里闷烦,手指放在关机键上,才按到一半,又一条微信发了过来。

       “顾寻安,你哥哥的命,你还管不管了?”

       顾寻安的动作,猛然停住了,她母亲当年是二婚的父亲,嫁过去时母亲还带着一个儿子,也就是顾寻安的哥哥顾天昊,只不过不幸的,顾天昊天生智力低下,又有自闭症,这样一个拖油瓶进了顾家,自然是百般不受待见。

       因此从小母亲就一直教导顾寻安,一定要多多照顾顾天昊,直到母亲临死之前,拉着顾寻安的手,嘴里喃喃重复的,仍旧是这句话。

       照顾好哥哥。

       紧紧咬唇,顾寻安将电话回了过去。

       “你想对我哥做什么?”

       电话那边,是父亲阴沉的嗓音:“顾寻安,你现在马上给我化妆成思怡的样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个傻子哥哥赶出去!”

       顾寻安嘲讽苦涩的扯开笑意,牙关紧咬,切齿吐出一个字:“好。”

       父亲和继母对哥哥的态度一向恶劣,要不是自己还能在家里给哥哥撑着,不知道他会怎么被继母折磨,而父亲和继母也是抓住了顾寻安的这个弱点,每次都用这个来威胁她。

       恨恨的磨了磨银牙,顾寻安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尽早带着哥哥从家里逃出去,不然,她和哥哥这一辈子,都会活在威胁和身不由己里。

       叫出租车师傅掉头,顾寻安回到出租房里,换了衣服,画好了妆,然后带着一个帽子,一副欲盖弥彰的偷偷摸摸模样,从小区门口出去。

       这次她一出现,瞬间就吸引了附近路人的目光,有人眼尖的认出了顾寻安,一声大喊:“顾思怡在那里!”

       附近的狗仔记者登时看了过来,大叫着顾思怡连忙追过来。

       顾寻安垂下头,拔腿狂奔。

       顾思怡现身的消息很快被大家所知,越来越多的记者和粉丝围堵过来,顾寻安东躲西藏的一路逃跑,最终还是没能避免的被一群记者给堵在了巷子里。

       “顾思怡,你以前说你从未谈过恋爱,现在能解释一下你与著名富豪周总的事件是怎么回事吗?”

       “顾思怡,你能一路走红,真的是卖身陪睡的结果吗?”

       “顾思怡,你是不是已经被潜规则过无数次了?”

       一个又一个不堪又尖锐的问题抛了过来,顾寻安只能低着头,沉默抵抗着人群,艰难的在围堵的人群里移动。

       可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暗暗里推了顾寻安一把,她脚步一乱,被人群挤得跌倒,混乱里手被人重重的踩了好几脚,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离开,但周围的记者完全不放过她,一个个话筒和摄像头送到她面前,将她的狼狈和不堪,彻彻底底的曝光在镜头之下。

       她一直这样被困了半个小时,直到顾思怡的经纪人带着警察姗姗来迟的救场,才终于让顾寻安得以脱身。

       上了保姆车,顾寻安耳边终于清静,她看着自己乌黑肿痛的右手,只能无奈苦笑。

       另一边,靳氏总部的摩天大楼里。

       西装革履的严谨秘书恭敬的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双手递上一份文件,敬声道:“老板,这是您要的,顾思怡的全部资料。”

       靳昭烈,也就是昨晚与顾寻安混乱的一夜的男人,沉默翻开文件,一目十行,很快将厚厚的一摞文件扫视干净。

       新晋女星,绯闻不断,行为不检……

       眸光渐渐阴沉,最终停下文件末尾的几张照片上。

       第一张,是顾思怡的正脸照,或许是画了浓妆的原因,与靳昭烈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模样,相去甚远。

       而后面几张,全是顾思怡与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大尺度亲密照。

       靳昭烈猛然将文件合上,眸色晦沉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