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葩流星门
作者:青椒炒蛋      更新:2019-04-17 22:12      字数:3308
       江南城是享誉世界的国际性大都市,繁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过就像阴阳,再繁华光亮的地方,也必然会有落魄污浊相伴,就像江南城的北郊某处,占地约十多公顷,全是垃圾的身影!

       数之不尽的垃圾在这里堆积成山,肉眼可见的绿色空气弥漫开来,足以将任何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掀晕过去。

       而就在这对垃圾山的包围之中,弯弯扭扭立着一栋木屋,那是这里的垃圾回收站,油腻黑亮的门板上挂着一块木牌,上书“流星门”三个大字!

       嗯,字同样是歪歪扭扭的,就像是被鸡爪子抓出来。

       兀地,房门被打开,从中走出个面目清秀的少年,他身着一套破布衣衫,勉强还算干净的头发却因为长期没有修理而变得跟狗啃一般凌乱。

       身材很小,瘦瘦弱弱,浑身没有三两肉,仿佛风大一点就能将他吹走一般。

       清晨的阳光还是有些刺眼的,少年弯手搭眉,适应了半晌,这才回过头,满脸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一个老头儿。

       “师傅,今天太阳这么好,您又打算窝在小屋里一整天吗?”

       老头真的是有够老的,灰白的胡子能有半尺来长,他比起少年还要夸张,后者怎么着看着还有一些肉,而这位,直接就是蜡黄的皮包着一根根灰白的骨头。

       “为师早就出去打了套拳了,你个懒货,都快日上三竿了才磨磨蹭蹭起床,不知道为师早饭都还没吃吗?”老头放下手中的书,骨瘦如柴的他声音却格外地有磁性,“说了这么多,你还不快去买饭?”

       “您咋不知道心疼心疼你徒弟,反过来为我买个饭呢?”

       乐阳华朝天翻个白眼,只得无奈出门,准备寻些果腹之物,然而,他还没走两步,身后又传来师傅那苍老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哦对,为师烟瘾犯了,你顺带买包烟回来,要申华牌的。”

       “滚!我每天捡垃圾能捡几个钱?你还想抽申华?先拿个几张红票票来再说啊!”屋外的少年,忍不住隔着窗户对着里面那个看起来有几分仙气,实则处处不在装逼的老者竖起了一个中指。

       “我堂堂流星门的掌门信物都交到你手上了,你还不知足?”老头头都不抬一下,“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掌门信物……”少年的额头拉下三条黑线,他反手摸了摸背后背着的铁扫把,一副吃了死苍蝇的模样,“师傅,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不就是大一点的铁疙瘩么?我捡回来的还少?咦,你不会当初就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吧?”

       说着话,少年解开胸前的活扣,将铁扫帚拿到面前,特嫌弃地弹了弹上面的锈迹,嘴角下撇道,“就这破东西,真不知道你宝贝个啥?要我说,还不如拿去卖废铁了,兴许换回来的钱能让你多腾云驾雾几次。”

       “臭小子,说什么混账话呢?”床上的老头突然发起火来,连书也不看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哈!等哪天我心血来潮要收回来了,你哭着求我我也不会还给你!”

       老头越说越气,竟怒发冲冠地操起根擀面杖,凶神恶煞地往门外走来。

       这尼玛是要打人的节奏啊!少年吓得一吐舌头,赶忙脚底抹油,一溜烟就跑远了。

       “好你个老东西,为了这么点破事就要修理我,今儿我非得再多饿你两个小时在带吃的回去!”一口气跑出了垃圾山,来到一处小河边,遥遥冲着垃圾山方向比个中指,少年这才心满意足。

       他的名字叫做乐阳华,据其师傅说,当初还是婴儿的他被人抛弃在雪地里,是老头恰巧路过,给带回来的。

       至于他的名字,自然是老头儿取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要让自己姓乐,不过乐阳华这名字也听着挺顺耳,故此也就潜移默化地接受了。

       至于那个老头儿,也就是乐阳华的师傅,外号“决明子”,名字不知,至少乐阳华不清楚,甚至就连“决明子”这个名字,都是乐阳华许多年前,从一个来看望老头的陌生人口中听到的。

       不过,用乐阳华的话说,他就是把背上的铁扫帚吃了,也绝不相信自家的邋遢师傅能有这么一个仙风道骨的外号,铁定是那晚自己多偷喝了那么几口劣酒而听错了。

       但说回铁扫帚,乐阳华确实挺喜欢这个宝贝来着。

       没错,就是宝贝!虽然乐阳华一直对老头儿那一套“流星门”和“镇派之宝”的说辞嗤之以鼻,但并不影响他认定铁扫帚是宝贝的事实!

       别的不说,光铁扫帚的材质就让乐阳华爱惜不已,虽然看外观土得掉渣,可那是实打实的上古乌金铸就,偶有几处锈迹不仅没有影响扫帚整体的美观,反倒平添了几分古色古香的气息。

       而且,在扫帚头、杆的交接之处,似乎还镶嵌有一颗暗金色的宝珠,或许是年代的缘故,其已经失去了光泽,不过坚硬无比!十几年来,无论乐阳华怎么尝试,摔砸劈砍捶打抡,都无法损坏其分毫!

       心中默默想着这些,乐阳华也开始动身向着城郊的小卖部走去,他这是准备给决明子买烟和早餐去了。

       虽然老头平日里很不靠谱,还是个老烟枪,可毕竟是养了自己近二十年的人,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了自己性命,有养育之恩的师傅呢?

       其实在乐阳华的心里,老头早就是他的“生生父母”了。

       当然,平日里的相互诋损也是不能少滴,这已然是他们这顿“苦命师徒”唯一的娱乐方式!

       就在乐阳华前往小卖部的路上,经过某片树林之时,他兀地发现,这鸟不生蛋的破地方,竟然停了一辆一看就知道很贵很贵的豪车!

       恰在此时,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名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少女踉跄着从车上跳下,随即一屁墩摔在地上,看起来颇有些醉意。

       在见到这小姑娘的第一瞬间,乐阳华的眼神便直了!

       没有办法,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一头乌黑的秀发,那俏鼻,那小嘴……看着看着,乐阳华竟忍不住咽起口水!

       “妈的,要是把我的第一次奉献给这个女人,老子怕是做梦都要笑醒啊!”

       心中疯狂地呐喊,乐阳华的目光下移,猛然发觉,这女孩的衣服,不是一般的凌乱啊!

       紧身的上衣纽扣被人解开了最上面两个不说,其黑皮束腰短裙下面的黑丝袜也已经被人扯破,露出白花花的大长腿,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藕,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个屁嘞!

       这女生明显是在被非礼嘛!

       不等乐阳华多看两眼,豪车上又跟着下来三个青年,为首那位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少女的身边,并一把将之抓住!

       “淦!到手的鸭字都差点飞了,你们两个废物能不能有点用?”一边强行抱起少女,青年看都没看乐阳华一眼,直接对着后面两人开骂!

       “对不起,鑫哥……”这三名青年,显然是一主二仆,晚了一步的是两个狗腿子。

       “还不快点过来帮忙?老子早就压不住枪了!”被称为鑫哥的人狠狠一瞪眼,大声斥责道。

       他全名为赵鑫,父亲是江南城有名的地产商大佬。

       靠着这个背景,赵鑫做起坏事向来有恃无恐!尤其在寻欢作乐这一方面,赵同学可谓上下而求索,其孜孜不倦的精神,能让大多的“同行”汗颜不已。

       而且随着在床上的阅历增加,这货已然不满足于那像吃饭一样平淡的鱼水之欢,转而慢慢滋生出野战、车震之类的念头来。

       当然,我们的赵公子是谁?就算想玩车震,那能随便拉个女人过来体验吗?

       要玩就得玩最好的!

       于是乎,身为桐浦大学四大校花之一的计芷若成了他的目标。

       计芷若,今年的大一新生,江南城计家的二小姐,人送外号“呆蛮公主”。

       这名号可一点都没冤枉她,作为计家的掌上明珠,计芷若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小姐脾气!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计家保护过头了的原因,让计芷若在某些方面的知识极度匮乏,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萌。

       又漂亮又活泼又好骗,这就是赵鑫给计芷若的全部评价,对这种完美的“狩猎对象”,财大气粗的赵鑫又怎么会视而不见呢?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只是,计芷若是呆而不是傻,她之前毫无防备之下,被赵鑫灌了不少酒,可依旧在后者露出邪恶獠牙的时候,选择逃跑,哪怕现在被赵鑫抓住了,她也在不断挣扎。

       “嘿嘿,鑫哥,你先上车做准备去吧,兄弟们再给她灌些春药,保证她过会儿就乖巧地像个猫咪一般。”

       两个狗腿分左右扣住计芷若的香肩,立马让后者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

       “混蛋,禽兽……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嘿嘿,芷若妹妹,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向你保证,一会儿你会相当舒服的!”

       “你……呸!”计芷若拿额头抵开赵鑫的贱手,“姓赵的,我一地会让我爸把你大卸八块的!”

       “哎呦喂,你这是要拼爹啊!”赵鑫故作害怕之状,但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芷若妹妹,别说你,就是算上你姐姐,我爸也能帮我一口气买回来!”

       “嘿嘿,要不,你现在就开个价?我马上叫人把钱打到你爸的账上,这样,咱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比翼双……噗哦!”

       说时迟那时快,前一刻赵鑫还在嘚瑟,下一刻,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抽飞了出去!

       “呔!流星门第八十四代传人在此替天行道,你们这群恶人,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与此同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回荡在不大不小的树林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