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作者:度阡      更新:2019-06-29 23:11      字数:2088
       炭火烧得正旺,红色的火星在炉里飞溅,烟雾浓重地飘出来,却没法把偌大的宫殿烘得暖和半点。

       褚月涵仰躺在榻上,一双柳叶眉紧蹙,瘦得几乎看不到肉的手捂唇,狠狠咳嗽几声,又缓缓闭上眼睛。

       她重病卧床已久,一国皇后威仪净散,时至今日,竟连好些的炭火都用不上了。

       苦笑一声,便见婢女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面上尽是惊恐之色,她心中一跳,不由得蹙眉,问道:“何事惊慌?”

       “娘娘……娘娘不好了……”晚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忙道,“相爷他……他下狱了!”

       “什么!”褚月涵猛的要坐起身,又狠狠摔到床上,惊怒之下全然顾不得这些,惊疑道:“怎么回事?”

       父亲清廉正直,从不结党营私,更是位居丞相之位,谁能令他落狱?

       那个猜测更让她心生惶惶,咬牙撑起身子,紧紧盯着晚儿,生怕错过她半个神色变换。

       晚儿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前朝说……说相爷谋反!陛下直接将人打入了天牢,此时已是人尽皆知了。”

       褚月涵眼前一黑,哀声道:“父亲一腔忠诚为国,绝无谋反之心啊!”

       “这可不好说。”

       娇媚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轻飘飘地自外殿传来,褚月涵猛的抬起头,便见一个妖娆身影一步三晃地走进来,气得她连着深吸几口气才缓下来。

       “苏莹莹!你来做什么?”褚月涵厉声道:“没有通报,这凤仪宫也是你能进得的?”

       “凤仪宫?”苏莹莹娇笑着摇了摇头,忽的狠声道:“砸!”

       她话音刚落,便有一队宦官应声而入,将桌上东西掀翻在地,尤不解恨,直要把摆设都毁了个干净。

       “你们这群狗奴才做什么呢!”晚儿尖声怒道,见那些人还要往床榻这边来,忙上前拦住,骂道,“皇后娘娘也是你们能冒犯的……”

       她话未说完,已经被一个巴掌打得摔倒在地,一群宦官上前拳打脚踢,声音尖细得让人耳朵生疼,“皇后娘娘?怎么没见着!”

       褚月涵被她们气得险些昏死过去,连咳几声,撑着身子怒道:“放肆!”

       苏莹莹最是见不惯她这副模样,踏着小步上前,一巴掌砸到她脸上,从怀里掏出一样被红绸包裹的东西给她看,“姐姐瞧,这是什么?”

       那是一方大印,褚月涵几乎不用细看便晓得那是什么了,险些气急攻心,整个人摔在床上。

       那是凤印!

       “看来姐姐是认得的。”苏莹莹捂着唇笑得做作,眉眼里尽是得意,“相爷一世英明,可惜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否则这谋反的罪名也栽不到他身上。”

       “你……”褚月涵咳得说不出话来,眼眶气得通红,“混账东西!本宫父亲乃忠节死国之士,你们怎么敢如此欺瞒陛下?”

       苏莹莹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得前仰后合,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才道:“姐姐,你怎么总是这么天真,今日我手中能握着凤印,你便该明白——”

       “这事儿啊,我苏家可是奉旨行事。”

       褚月涵脸色一瞬变得惨白。

       这是她最不愿相信的,却也是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强撑着坐直身体,道:“本宫兄长乃是镇国大将军,你今日如此作为,便不怕他寒心?”

       “姐姐有所不知。”苏莹莹笑吟吟的声音恍若噩梦,“镇国大将军忠烈,已于前日为国捐躯。”

       兄长!

       褚月涵猛地瞪大眼睛,拼命摇头,试图否认:“不可能……不可能……”

       “这一切还要谢你呀,姐姐忘了么?”苏莹莹含笑的眸子仿佛一把刀,把掩饰太平的皮表剥了个干净,露出血淋淋的真相,“若不是姐姐相求,大将军万金之躯怎会亲自领兵追击,又怎会中了奸计,以至于死在了沙场上,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她的声音太过恶毒,让褚月涵浑身生寒。

       她的兄长因她而死,到最后连个像样的墓都立不得。

       她的父亲被陷害入狱,谋反的罪名,绝无生路。

       褚家满门忠烈,竟是落得如此下场!

       苏莹莹还在嬉笑,见她呆愣愣都瘫坐在那里,啧了一声,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地上,嘴上还道:“姐姐真是,有客来了还坐在床上,半点礼数都不知。”

       “苏莹莹!”褚月涵猛的抬起头瞪视她,恨不得喝她的血一般。

       “姐姐怎么了?”苏莹莹似乎半点也察觉不到她的恨意,依旧是笑吟吟的,手中端着凤印,使了个眼色,便有奴仆谄媚地递上印泥,她随意地将凤印在上头点了点,便狠狠盖在褚月涵脸上。

       她一边把凤印往褚月涵脸上按,一边笑道:“姐姐是想凤印了罢?赏你一个又如何。”

       朱砂的大红与美人久病的苍白肤色作比,越发让褚月涵看起来更病弱了,也为她添了一丝风情。

       褚月涵抿了抿唇,眼神冷得几乎要结冰,深处却是空洞。

       她……害死了父兄。

       褚家满门皆没,她又何苦独活。

       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也许是回光返照,那一点力气竟支撑着她将苏莹莹推开,将头撞向殿中雕凤大柱。

       一股血流从脸颊侧落下,她缓缓闭上眼,终于陷入一片黑暗。

       废后褚氏,薨。

       不知过了多久,褚月涵的神思逐渐清醒,她缓缓睁开眼睛,床顶的雕花有些模糊,随着她的凝神,逐渐变得清晰。

       她……还活着?

       “娘娘,您总算醒了!”一旁传来晚儿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今儿可是大婚,奴婢还以为您真要睡过去呢。”

       大婚……

       褚月涵眨了眨眼,一时间脑子里只剩空白。

       她缓缓地侧过脸,看向晚儿,却见着一张尚且稚嫩的笑脸,让她不由得热泪盈眶。

       晚儿……还活着。

       “娘娘,您哭什么呀?今儿可是大喜的日子。”晚儿急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她是褚月涵从府里带到宫里的,情分自然不用说。

       褚月涵被她逗笑了,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这是老天眷顾么?才让她重来一遭?

       还未等她想明白,门外已经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尖细得让人有些受不了。

       “陛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