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震撼
作者:琉璃      更新:1970-01-01 08:00      字数:3353
       就在韩师忍不住退后几步之时,二个黑影缓缓地从空气中突现,就那么静静地望着韩师,一股庞大的压力带着杀意就那么直直地向他压迫而来。

       韩师暗叫不好,以他如今这付没有修炼过的身体,对上这股压力肯定是死路一条,他的灵魂强大可不代表肉休强大。

       “这他妈的也太坑爹了吧,我刚重生不到一天就碰上这种事,真可以算是祖坟冒烟了,而且还是黑烟。”

       韩师在内心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双眼一闭,就等着飞出去。

       谁知就在这时,韩师只感到身后好像有人快速朝这边冲了过来,后,他睁开双眼,随后就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刚毅的脸庞,一身青衣,随后他一把将自己拥入怀中,猛然转身,将自己紧紧地抱在怀中,将后背露在了书房的方向。

       “父亲……”韩师喃喃道,不知怎么回事眼睛突然有些发酸,几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前世的韩师无父无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所以也没有体验到所谓的亲情,前世或许古武大陆的大部人都以为他为了修炼,为了自己的道能不顾一切,放弃一切。

       只是,又有谁知道,其实,不断修炼只是他唯一活下去的理由,他最想要的,其实,只是一家人平安,温馨地生活在一起,但是,这对于前世的他来,却只是一个永远都没办法实现的梦。

       感受着韩天那温暖的胸怀,韩师不由得将头埋得更深了,然而就在这时。

       韩天却是突然一声闷喝,身体猛然间一震,随后韩师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液体滴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血!韩师用手摸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抬眼望去,却发现一丝鲜血已然从韩天的嘴角滑落。

       韩师顿时只感到一脸滔天的怒意从内心涌了出来,这一世,好不容易得来的亲情,他绝不允许别人去破坏,去伤害,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付出任何代价都无所谓。

       那俩黑影这时终于显露出身影,也露出了真容,只见这俩人一身黑袍,脸上皱纹横行,看那几乎都成树皮的皮肤,也不知道是活了多久的老不死了。

       韩师怒视着那俩老头,眼中透着冰冷的杀意,这一刻,他仿佛化身前世,那个在天劫下,漠视苍天的韩师。

       俩个世代守护着韩家庄重地的老者刚一落地,看到是韩天后正想斥喝他几句,不料这时,他俩却感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作用在自己身上,自己的防御在这股力量面前,显得是多么地可笑。

       随后,俩位老者抬眼望去,顿时之间,只见闪烁着蓝色电芒的瞳眼漠然地望着俩人,俩人身体猛地一震,意是连连退后好几步。

       “俩位长老请息怒,这是小儿韩师,第一次过来这里,如有冒犯之处,请俩位长老息怒。”

       韩天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随后站了起来,对着那俩位老者敬了敬礼,韩大虽然是一家之主,但这俩位长老的辈份却是高得吓人,也是韩家如今仅存的几位高手,一般只有家族存亡之时才会出现。

       韩天内心有点不安,如果自己的儿子真心冒犯了眼前这俩位,就算他是家主,也是保不下来的,只是他没有看到的是,刚刚儿子韩师展现出来的那付情景,否则他恐怕不止不安那么简单。

       “这是……这是你的儿子?”其中的一位老者忍不住颤声问道,语气中的惧意一闪而过。

       这时,韩师瞳眼中蓝闪渐渐消失不见,头一歪,竟是晕死了过去,刚刚在怒气中,韩师爆发了灵魂中的力量,尽管给俩位老者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但终究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体力不支而晕了过去。

       “嗯?师儿,师儿,你怎么了,别吓我!”韩天见状,脸色不由得大变。

       俩位老者对视了一眼,随后彼此点了点头,道:“即然如此,你就赶紧带他回去吧,估计是体力透支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多谢二位长老!”韩天脸露喜意,又向二位老者敬了下礼,只是他在匆忙之间却没有察觉到二位老者的话。

       体力透支!韩师走过来这边才多久,刚刚那股压力又全部被他一个承受了,哪来体力透支一说。

       “等下!”

       韩天刚要离开,却被其中一位老者给叫住脚步,韩天回头,内心有点忐忑,以为二位长老后悔了。

       “'以后你儿子韩师,可以通行韩家任何地方,不受限制,这是令牌,接着。”一道金光向韩天飞了过去,韩天顺手接住,却是一面闪烁金光的牌子,正面刻着无数玄奥的符文,背后一个大大的韩字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韩天闻言明显呆住了,要知道,这面金牌整个韩家庄也有三块,一块在长老会那里,一块则是在韩家的老祖宗那,而另外一块刚是守护这韩家重地的守护长老身上。

       任韩天想破头脑也是想不明白,今天俩位长老一反常态,变得这么好说谀不说,还将如此贵重,又像征着身份的令牌送出。

       刚想询问些什么,谁知那俩位长老的身影却是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随着一阵风吹过,很快便消失不见。

       “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师对天长叹,随后带着韩师离开。

       在韩天走后没多久,书房前,俩个黑影缓缓地现出身影来,正是刚刚的那俩位守护长老。

       俩人同时望了一眼韩天离去的方向,平静的脸上此刻竟露出一丝感慨之意。

       “这样的压力,这样的眼神,或许那个传说是真的?”韩三老者望着天空喃喃道。

       “老三,看来,有必要惊动老祖宗了。”韩四笑了笑,只是满脸皱纹的他,笑起来却是比哭还要难看。

       风轻轻吹过,俩人的身影同时消失不见,一声叹息仿佛从飘渺的虚无中传来,久久回荡。

       红灵一脸微笑,望着怀中正在熟睡的小家伙,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然而就在这时,韩天的身影却在这时出现了,望着韩天怀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红灵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天哥,师儿这是怎么了?”红灵一脸焦急,连忙走了上去。

       “唉!没事,估计是太累了。”韩天一脸疲惫的样子,不过语气却没有刚刚那么焦急了。

       在刚刚回来之时,他已然用体内的斗气给韩师查看了一遍,让他放心的是,韩师身体好得很,倒像是像那俩位长老说的一样,体力透支了,尽管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对于他来说,儿子没事就好,别的他可不会太过在意。

       将韩师的身子放上床上,又感受到儿子那平稳的气息,韩天不由得大大大地地松了一口气。

       随后又将刚刚发生的事跟红灵说了一下,当听到二位长老竟然将韩家令给了儿子韩师之时,红灵也是感到一脸的震惊。

       嫁到韩家这么久,她对于韩家的一切也是有所了解,对于这块令牌所代表的含义她也是清楚得很,要知道,就是是丈夫韩天,这个当代家主也是没有这块令牌啊。

       与此同时,位于韩家庄三大禁地的一座山谷,这里人迹罕见,猛兽纵横,再加上平日里族中有规定,这里倒也很少有人来。

       只是此时,山谷的入口处,虚空中泛起一道道涟漪,随后,韩三韩四俩位错老在这时显现了出来。

       随后俩人望着荒凉的谷内,内心不由得一阵感慨,多少年了,自从老祖宗闭关后,俩人就再也没有来过,如今又到了这里,俩人也是感慨万分。

       韩三走到谷前,双手不断地交错,随后在空中结成一个奇异的符号,随着他一声轻喝,整个符号瞬间射入到谷中的某处。

       没等多久,只见谷里的情景竟是开始不断地变幻着,最终无数白光在谷内出现,化做一道闪烁着白光的巨大门户。

       “进来吧!”一个沧桑的声音仿佛从飘渺的虚无中传来,随后门户缓缓地打了开来。

       韩三和韩四脸上露出一丝狂热,显然,这个沧桑的声音带给他的不小的影响,随后,俩人缓缓地走了进去。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这黙仿佛是人间仙境,韩三和韩四不由也被眼前的这一切给震撼住了,谁曾想过,在那个荒凉的山谷背后,竟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存在。

       就在这时,一位老者缓缓地出现在二老的面前,只见这位老者身着布衣,一脸微笑,脸光红润,双眼有神,整个人站在哪里,却给人一种不存在的感觉,仿佛他早已化身天地。

       韩三韩四见状,不由得露出一丝狂喜,同时扑倒在地,刚要行礼,却发现身体仿佛在这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在这股力量面前,身体竟是动不了半分。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韩家的老祖宗韩震南,也是韩家的守护神,至今已有一千多岁,平时都在这个空间内修炼,常年难得一见。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按理说你们应该在守护着书阁才对,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韩震南一脸微笑,显然看到这俩个后辈,他的心情还算不错。

       韩三和韩四闻言,彼此对望了一眼,脸色变得有些庄重,随后,缓缓开口道。

       “回老祖宗的话,可曾记得那个韩家世代相传下来的传说。”

       韩震南闻言脸色剧变,双手一挥,一股庞大的气息瞬间充斥着整个空间,随后化做无数个符号,不断地向四面八方飞去,瞬息之间,已然在三人所在之处布下数百个防人偷听的防护罩。

       从他脸上的神情不难看出,他对此事对待的态度。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细细说来,不要漏了半点信息,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我们韩家未来千年的兴旺盛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