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穿越
作者:琉璃      更新:1970-01-01 08:00      字数:3195
       天空中,那黑色的巨龙在这一刻猛然间停止不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云龙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随后,众人就看到,那条黑色的巨龙如有人性一般,呜呜地吼叫起来,身体在这一刻产生一条条细小的白线,随着一声巨大的咆哮声。

       黑色巨龙的身体猛然间破碎了开来,一个人影如太阳般耀眼,在黑龙刚所在之处,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感到发自内心的震撼。

       云龙脸露狰狞,望着青宇,露出一丝疯狂,瞬息之间,他下在青宇的身上的禁忌已然被他发动。

       青宇眼睛通红,望着云龙,透着无边的恨意,只是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着韩师所在的方向飞去。

       在场的众人正陷入韩师渡劫胜利的震撼中,谁知云龙身边的一个人影却在这时向着韩师所在的方向飞去。

       随后,只见青宇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强烈气息,惊得众人吓点从天空掉下去,这竟然也是一个灵婴境的高手,也就是说,古武学院不止云龙和韩师俩个灵婴境,竟然还有第三个。

       青宇周身电芒闪动,如雷神下凡,随着聚雷珠在体内的发动,众人竟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这时,天空原本就要散去的天劫,仿佛受到了什么致命的诱惑,开始拼命地旋转起来,一时之间,天地再次变得暗了下来。

       而天劫的目标,不再是韩师,而是,正向韩师飞去的青宇。

       众人脑袋都要抽了,莫非这小小年纪的小伙子也要渡劫不成,可他给人的感觉还只是灵婴期啊,难道是这老天爷也有搞错的时侯。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些的时侯,只见原本将要散去的乌云再次凝聚起来,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师刚渡过劫的原来,这次的天劫竟是比刚刚韩师渡劫时的声势还要大上几声。

       众人见状,不由得脸色剧变,其实,云龙对于聚雷珠的了解还不太清楚,这聚雷不仅吸收雷劫的作用,在上古时期,这也渡劫之人的克星。

       当初创造出聚雷珠的便是一个被人暗算而渡劫失败的老者,不料却捡回一条老命,最后结合渡劫过程中的感悟,才有了聚雷珠的存在。

       当时那老者原本是想将天劫嫁接给别人,谁曾想却事与愿违,聚雷珠是可以吸引雷劫不错,但却有太多的限制,最终老者也是惨死在天劫之下,不过,聚雷珠的制作方法却是流传了下来。

       感到着上空天劫的威力,韩师不由得脸色大变,尽管不知道青宇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却跟云龙设想的一样,不允许青宇受到任何伤害。

       韩师向着远处,云龙所站立的地狠狠地瞪了一眼,事到如今,如果他想不到是云龙在其中搞鬼,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身影闪烁,韩师的身影不过一瞬间便来到青宇的身边,随后脸带焦急地望着青宇,尽管他渡过天劫后境界上更胜一步,但天劫的过程是不允许任何人加入的,否则天劫的威力是倍增的。

       只是很快韩师便注意到青宇的不对劲,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青宇应该是有所反应才对,但是青宇的脸上却依然是那付漠然的样子,这也太镇定了吧。

       要知道,就算是韩师,在天劫要来的那个时侯,身体也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一丝恐惧感,天地之威,谁能漠视。

       “哼!我倒要看看,你对青宇到底做了什么。”韩师一声冷喝,已然猜到云龙定是在青宇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随着韩师的话,金光开始在韩师的眼中不断地闪现着,渡劫成功,韩师已然强过以前太多了,有许多古典上记载的密术也能使用了。

       韩师所化的金光在青宇的身上略过,顿时之间,便发现青宇的额头处有道红光闪过,丹田处更是有一股庞大的雷之气息跟天上的天劫遥遥呼应。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总觉得今天的青宇有点不太对劲。”韩师望着青宇冷然道。

       随后左手一道金光向着青宇的额头处击了过去,青宇身体剧震,整个身体瞬间恢复了自由。

       “啊!”一声惨叫,伴随着一道血影,只见从青宇额头处射出一道红光,却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小人,跟云龙长得有点相似,像是缩小版的云龙。

       韩师随手一招,那血色的人影尖叫着,却没能逃过韩师的大手,随着韩师的一声冷哼,那血色的小人瞬间便被韩师给抓碎了。

       与此同时,远方的云龙,在血色人影被爬碎的同一时刻,也是一声惨叫,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血色小人跟云龙的本体有关本命相连的关系,是以,韩师这一下真的让他受到了重创。

       解决了云龙的禁制,韩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后望着青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青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韩师,在刚刚身体不受控制的时侯,他的内心有太多的话想对韩师说,只是,当身体恢复正常后,却是什么话也难以开口。

       风轻轻地吹过,几滴晶莹从青宇的眼角滑落,青宇嘴角微微动了下。

       “韩叔,对不起!”话中带着哭腔,此时的青宇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默默地等待着家长的训斥。

       韩师闻言身体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眼睛变得有点湿润,只是感受到上方,那越来越大的威压,韩师最终只化做一声叹息。

       “孩子,没事,都过去了,记得,以后古武学院就靠你了,这是承诺哦。”韩师笑了笑,在青宇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左手猛然击向青宇的丹田之处。

       青宇只感到丹田一阵疼痛,随后就看到,原本被云龙安置在自己体内的聚雷珠竟被韩师给抓在了手中。

       联想到韩师刚刚所说的话,又想到韩师如今的动作,青宇脸色大变,内心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身体在这一刻竟是动不了半分。

       韩师脸露慈爱之意,左手缓缓地地抬了起来,真元化做金光不断地涌向青宇。

       青宇只觉得一脸浩瀚的气息在自己涌来,修为正不断地上升着,灵婴中期,灵婴后期,天劫期,随着韩师额头上的一道金光涌来,却是韩师在这次天劫中的感悟和收获。

       有了这个,青宇就算是面对天劫,也是有将近八成后成功率,这可是韩师一生的感悟。

       “好好活着!”韩师笑了笑,运起所剩不多的真元,一掌将青宇给击飞了出去好远,后,脸上露出一丝决然,整个人冲向上空。

       雷声滚滚,闪电裂空,无数的雷电交错在一起,如同末日。

       青宇脸露苍凉,望着已然被雷电吞没的身影,痛苦地哭了起来。

       一道金光闪过,云龙呆住了,望着青宇眼中略过一丝不解,他突破了…,也随后,云龙的身体直直地倒了下去。

       风和日丽,青山绿水,一片大好风景。

       这里是始源大陆西部,风林绝地的元灵帝国,而元灵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韩家便是坐落在这里。

       而今天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原因无他,韩家的家主的夫人今天要生啦,作为元灵帝国的巨无覇,这种头等大事几乎关系到家族的存亡,是以韩家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

       家主韩天更是急得在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简直比上战场杀个三天三夜还要累。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韩家夫人从早上到现在,却是叫疼不停,硬是没有生下来,几乎要将韩天给折磨出白头发了。

       傍晚时分,天渐渐暗了下来,一声雷鸣伴随着一道闪电裂空而过,风渐渐变大,刮得让人作疼。

       滴滴滴,豆大的雨漂落了下来,整个韩家庄陷入一片风雨中,韩天皱了皱眉头,显然,这样的天气让他的内心感到压抑,再加上夫人久久未生,更是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加不好。

       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闪电猛然间落了下来,径直地落在韩家庄的某处,韩天见状,脸色不由得大变,那里正是夫人如今所在之处。

       “哇!”一声嘹亮的哭声却在这时响彻整个夜空,孩子出生了,韩天猛然间呆住了,随后露出一丝狂喜之色。

       转眼之间,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这几天始源大陆元灵帝国的一件事却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就是四大家族中韩家家主生下一子这个消息。

       “喂,你知道不,韩家生了个奇葩啊竟然是传说中的废材之体。”

       “何止是奇葩,我听说,这小孩生下来就残疾,注定是残人一个。”

       “哇!你们都知道了,听说韩家主因为这个差点跟长老会给闹翻了。”

       原来,韩家是生了一个小少爷不错只是在例行给这小孩检查资质的时候,却发现这孩子竟然是传说中的天脉之体,也就是全身经脉闭塞,根本不能修炼半分,注定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略是废物般的存在。

       因为这个,韩天还跟长老会翻脸,最终请到了始源大陆第一名医上门查看,只是结果还是一样,最后还被长老会的人给训了一顿,差点连家主之位也保不住了。

       这也难怪长老会无情,韩家之所以能站在元灵四大家族的位置,便是因为数千年来,家族高手不断,给别的人的震慑,如今家族的直系血脓竟然发生这种事,他们不被气坏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