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韩师
作者:琉璃      更新:1970-01-01 08:00      字数:3276
       古武界,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古武界经历浩劫,是以灵气散去,修炼之人从此修炼缓慢,只是数千年过去了,终究还是有那个一个传奇人物出现,尽管只是那么地短暂。

       “给我破!”一声爆喝,韩师脸上通红,身体不断地颤抖着,随着他的一声爆喝,一声落地可闻的声音从他的身体内部发了出来。

       随后面韩师脸上露出一丝狂喜之意,终究还是成功了,一时间韩师感慨万分,自己虽然是公认的修炼天才,但在古武界这个灵气少得可忴的世界修炼到这样的境界。

       修炼过程中的辛酸和泪水其实只是自己知道而已,韩师脸带微笑,望着四周铜墙铁壁般的密室,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

       六个月前,他向学院申请闭关之时,不知道惊到了多少人,整个古武学院,不,应该是整个古武界,自从他突破到灵婴期之时,已然是世上的顶尖高手,除了院长的儿子云龙之外,根本变没有对手。

       再加上灵气的减少,对于古武界的人来说,灵婴境已然是极限,但韩师却不这样认为。

       自太古流传下来的古典中,韩师清楚地知道,上古时期,修炼中人功力通天,移山倒海,不再话下,有的更能活上上千年之久,这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存在。

       所以韩师不甘心,更不想自己终于这个境界,是以,才有了六个月的闭关,如今,他成功了,打破了世人的极限,他如何不开心呢?

       轻轻地拂去身上的灰尘,韩师缓缓地走出的密室,六个月的闭关,他可是多次处于鬼门关之间,如果不是他意志坚定,恐怕早就撑不过来了。

       才一走出房门,韩师猛然间望向天空,冥冥之中,好像有种莫名的感应,韩师脸上露出一股傲气,漠然地望着天空。

       “天劫么?我期待着!”韩师笑了笑,跟古典记载的一样,灵婴期后便是天劫期,也是最难过的一关,渡过了,便能与天争命,人也能活上上千年不死。

       只是韩师却是一点都不放在内心,对他来说,这只是他的道而已,死了也值。

       “啊!师父你出关了。”惊呼声在韩师的耳边响起。

       韩师转身一看,脸上却是不由得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韩师的徒弟王天,说来也可怜,王天自小没了父母,是韩师一手带大的,尽管俩人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

       再加上韩师在学院对待学生可谓是好得不得了,大部分学生都跟他关系不错。

       就在韩师出关不到一瞬间间,学院的西部,几个人却是聚在了一起,阴沉的气氛在这里弥漫。

       “你说韩师那家伙出关了,会不会是听错了,要知道他才闭关半年,这怎么可能?”

       云龙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他是天纵英才,又是含着金子出身的,院长又是他的父亲,本来光芒和焦点只能聚集在他身上的。

       只是,他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出了个韩师,俩人同样都是修炼天才,在这个早已没落的世界竟能修炼到这种地步,在云龙感慨和自豪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妒忌。

       所以自从韩师来到院之后,俩人便钟封相对,不知道较量了多少次,但每次都是不分胜负,直到韩师选择了闭关,云龙才有所轻松,只是似乎这平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云龙脸色阴沉,皱着眉头思想了半天,眼中猛地一亮,随后向着一旁站立的一人道。

       “青宇,你过去请韩师过来一下,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青宇眉头微皱,云龙从不将任何人当回事,自己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从这家伙收他为徒那一刻起,他就在怀疑他的目的,将疑惑继续深藏心底,这时候容不得他出差错,道:“徒儿遵命。”

       云龙满意的点头,正色道:“你们几个是为师的未来,事情办得好,自然有你们的好处,但如若办不好,定严惩不贷。”说到最后一句,语气森寒,寒冰刺骨。

       青宇点头,随后走了出去,云龙望着青宇的背影,眼中略过一丝狠色。

       “再过不久,便是古武大会的比武大会开始的时候,依韩师那小子的个性,肯定会从中观看,完善自己的能力,到时只要我暗中使点手段,让天劫早点来临,不出意外,他肯定会死于天劫之下,到时,我定要让他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云龙的徒弟刘洋闻言,不由在内心冒起一股寒意,云龙的为人当真可怕。

       云龙转身坐在房间正中的座上,他本就是想通过古武大会,让所有门派臣服,原定计划是等各门派切磋完毕,他力压群雄拔得头筹,再宣布整件事情。

       这也是韩师闭关后最好的机会,不过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韩师却出关了,他很清楚韩师明白他的野心,如果他这样做了,韩师肯定会出来相阻的。

       “师尊,只是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青宇那小子天资普通平凡,又没有什么背景,你怎么要这么重用于他呢?”刘洋不由得有点奇怪。

       “呵呵,怪就怪他有个好父亲,而他父亲正是韩师那小子的生死兄弟,这小子我还有重用,你就什么都别管了。”

       云龙脸上露出一丝异色,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

       青宇缓缓地向着韩师闭关的所在走去,脸上不由得略过一丝复杂后神情。

       一阵风轻轻地吹过,仿佛有声叹息在飘渺中响起。

       近了!近了!望着韩师那熟悉的身影,青宇不由得呆了一下,但想到云龙的可怕之处,他没有半点犹豫,随后向韩师走去。

       原来,三年前的一场任务历练,韩师跟青宇的父母一同前往,谁知却是碰到了妖兽。

       原本以韩师的修为肯定是不在话下,谁曾想却被人下了毒,一身修为剩不到一成,最终是青宇的父母拼了老命才将韩师解救了下来。

       而却只剩韩师一人回来,青宇的父母却因此没了性命,从此青宇却是恨上了韩师,更是拜了韩师的死对手云龙作师父。

       尽管青宇知道,在整个事件中韩师没还半点过错,但他却是解不开这个结。

       如今三年的时间过去了,青宇也长大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当年的他也是看破了,只是出于少年的自尊要强,他却是没有跟韩师道过歉,或许,这就是命吧。

       “嗯?青宇?”韩师看到是青宇,脸上不由得略过一丝喜色,只是看过青宇脸上的神情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悲痛,甚至还有无奈。

       王天望着青宇,脸色却是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如果不是因为韩师的在场恐怕他早就冲上去,将青宇给教训一顿再说。

       “好,放心吧,我会过去的。”韩师望着青宇笑着说道。

       青宇望着韩师,嘴角微微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只是最终却是没有开口。

       王天见状,不由得大急,云龙跟师尊本来就是死对头,如今刚一出关,就想让韩师过去,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只是韩师见到王天的模样,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止住王天想要说出的话。

       后,韩师望着青宇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天儿你就放心吧,以前或许云龙还能对我做些什么,但是现在我已超越了他太多了,在实力的面前,小动作只没有用的。”

       韩师脸带微笑,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自信,让王天不由得惊呆了。

       随后,韩师让王天将他出关的消息给学院报告一下后,便向云龙的居住的地方走去。

       只见韩师脚下如风,学院中的学生或老师只感到一阵风吹过,仿佛有什么人经过,只是仔细一看,却好像没有。

       不过一会,韩师便来到了云龙所居住的地方,只是这院子占地极大,大显辉煌覇气。

       只是韩师看到这却是摇了摇头,修道之人讲究坚持本性,不为世间一切所诱惑,但是显然云龙做不到,更别说是坚持本性。

       或许这也是韩师能修炼到这个境界,而云龙却止步于此的原因吧。

       “韩师兄,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你等得太久了。”云龙脸带微笑,大步地走了出来,看那模样,就好像看到了许久没见的好友。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恐怕都以为云龙和韩师是那种生死之交呢?

       韩师眉头微微皱了下,云龙这样的样子还真的让他有点不适应,但他却只是微变了下,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云龙内心此时却是沉到了极点,不说别的,光是刚刚看到韩师来的一瞬间,身体自然而感受到的那股压力。

       他猜想的果然没错,韩师当真突破了才出关。

       云龙笑了笑,将韩师给请了进去随后开口道,“说起来还要恭喜韩师兄了,想不到你当真突破那那一层,想来没多久便会渡过天劫,成为千年来第一个成功迈出那一步的巨擎。”

       “以前是我的不对,多有冒犯,但如今你已是学院有历以来的第一人,还望师兄你不要放在心上,多多发扬古武精神。”

       云龙诚恳地说道。

       就在这时,青宇拿着一件东西却在这时走了过来,却是双手端着的,上盖一红布,不知道是何东西。

       “为表歉意,这件东西还望韩师兄你收下。”云龙眼中明显略过一丝痛色,仿佛失去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

       韩师却是有点头大了,这云龙这付模样让他反应不过来,随后一想,即来之,则安之,他倒是想看看,云龙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