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阴气
作者:我吃两斤米饭      更新:2022-05-14 01:52      字数:2060
       “不办葬礼了?”我不解地朝父亲问了一句。

       父亲上前一下就捂住我的嘴,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说了句情况特殊就带着我们回家去了。

       我想了想,这奶奶刚刚办完葬礼,中间还那么诡异,这下爷爷再办村里人估摸着要说什么闲话了,这倒是小事,主要是父亲这样一说应该是有特别安排。

       这样一想,我也没再问了,因为这种事情我也做不了主,也不是很懂。

       到了家父亲就安排我将房间腾出来,给那中年妇女跟那叫乔灵小姑娘住,然后他就带着那中年妇女出去了,说是去后山看一下顺便去准备一些材料。

       这下家里就剩下我跟那个乔灵姑娘,对于跟陌生人交谈的我有些尴尬。

       “乔灵你好,我叫张不二。”想想刚刚比较匆忙还没来得互相介绍,还是自己介绍一下比较好,而乔灵的名字是刚刚父亲跟中年妇女交谈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你好,原来张叔叔要胡阿姨来接走的就是你啊。”乔灵把右手伸了出来,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极为可爱。

       “接我?”我有些羞涩地伸手过去,但同时也有些疑惑,昨晚父亲的确有说要让我走,没想到是叫乔灵他们,为啥今天父亲就没提了呢?

       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突然手上一阵痛感传来,一看原来是乔灵在发力,我赶紧挣脱,但乔灵看起来小小的力气极大,我怎么都挣不脱,直到她放开手。

       “你干嘛?”我捂着被抓得发红的右手质问道。

       而乔灵却皱起眉头,一脸茫然地问我:“你居然没有灵力?”

       “灵力?什么灵力?道术那种?”我顾不得发痛的右手,赶紧问道,刘老头已经走了,已经把我想学道术的想法基本上断掉了,现在从乔灵嘴里听到,又勾起我对道术的好奇心,而且我感觉乔灵肯定也会。

       “张叔叔没教你学?”乔灵再次疑惑发问。

       我摇了摇头,一说这个我对父亲还有点气,因为父亲到现在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有告诉我,但我还是压下吐槽父亲的话,然后告诉乔灵,我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后才知道道术的存在,然后转头问她是不是会道术。

       “你想学?”乔灵笑了笑,转身走向卧室里面。

       我赶紧跟上乔灵的身后,焦急地喊:“你能教我?”

       “我教不了你,你体内有一股阴气,学不来我的东西,你求张叔叔去啊,还有你为什么想学?好玩?长生?”乔灵转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报仇……”乔灵这一问直接把我心里那股难过的情绪给勾了出来,有些哽咽地把这些天的事情给乔灵说了一遍。

       “不好意思,我也是刚来不知道有这些事,你别伤心了,节哀。”乔灵这一听,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爸没跟你说?”

       我父亲将她们请来应该会说明情况,为什么乔灵会好像啥也不知道。

       乔灵摸了摸她的丸子头,尴尬地笑了一下:“我是听胡阿姨说要来这边接个人,我想着好玩纠缠着跟过来了,张叔叔也是早上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这……”一时之间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为好,我也没想到乔灵就是单纯想来玩而已。

       “没事,我们修道之人讲究因果,既然来了,还住了你的房间,你有事,我肯定帮你,而且我也很好奇张叔叔,因为胡阿姨对他的事好像特别上心。”乔灵见我有些懵,当即给我许诺了起来。

       “胡阿姨?为什么这样说?”我心里咯噔一下,完全没有在意乔灵前面的话,光主意后面关于父亲的话了,母亲我从小就没见过面,父亲也一直没有再娶,胡阿姨会不会有机会?

       “因为张叔叔联系我们的时候还有事,胡阿姨接到电话想都没想就直接赶来了,这不重要,回归正题,你好像学不来道术。”乔灵一拍脑袋,把话题掰了回来。

       一听这话,我赶紧把刚刚的想法抛到脑后,直接问乔灵什么意思。

       乔灵没说话,把手直接搭在我的额头上,过了一会才开口:“没感应错,你身体里面有一股阴气,其他我不懂,但是正经的道术你肯定学不了。”

       “阴气?什么是阴气?”我有些失落地看向乔灵,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弄清楚原因总有办法能够解决的。

       “所谓阴气,就是那种人身上使用的一种能量,它们靠这个东西存活,以前有人管这个叫死气、冥气、鬼气等等负面的能量,活人一旦被阴气入体轻则倒霉,重则惨死,你能活那么久也是一个奇迹了。”乔灵点了一下我的脑袋,给我解释道。

       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想起,以前算命的总说我活不过多少岁,原来原因出在这里啊。

       “那如果我学道术怎么样?”我赶紧接着问了下去,

       “道术修的是灵气,就是属于正的一种能量,类似生灵的活气、血气、信仰等等,阴阳不相容,肯定会死人的,除非你想做鬼。”乔灵走进房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原来如此,我突然就理解了父亲的做法,脑海里带着这个理论复盘之前的一些事情,想着能从乔灵这边得到一些有用的理论去理解之前的事情。

       突然我脑子里有一条线连了起来,我阴气入体是因为爷爷摆的法阵抽取了弟弟的阴气跟运势才造成的,然后弟弟要我还回去的东西等于是他的寿命。

       那还存在一些问题,那些黑衣人到底是谁?他们到底图什么?还有棺字对我们家的意义是什么?

       只要弄清楚这些问题,十八年的真相我就能清楚了。

       “那你知道这个棺字代表什么吗?”

       我想了想,也只有这个问题乔灵有可能知道了,毕竟他们是行内人,说着便从口袋掏出奶奶去世前给我留下来的香囊给她。

       乔灵从我手上接过香囊,仔细地查看了起来,又看了看房间周围,接着思考了良久才发言:“这个我有听说过,是有那么一个派系,实力非常雄厚,图腾用一个棺字来代表的,但是已经消失了好多年了,不可能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