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陌生还熟悉 2018-09-11 22:49 更新 | 1,883 字

陈修远看着小小少女微微抽泣的肩膀,一时间却不知道她是在因为什么而哭,但是,心中另一个奇异的灵魂却告诉她,眼前的姑娘哭,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

宁海棠只觉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前世今生,她都是极少掉眼泪的,生存环境不允许她哭泣,而她,也从来不屑这些。

然而……透过时光的痕迹,自己的半生,能留在史书里的,也就这一句话吗?

“不要哭了。”温润的少年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方干净的纸巾,一同停留在宁海棠的耳边。

宁海棠慌忙接过,擦干泪水,明白自己是有些失态了。

擦干净泪水,宁海棠极快地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其实这过程并没有闹出多大动静,她就算是哭,也是哭极为无声极为隐忍的,然而就是这样隐忍的哭,看在陈修远的眼里却有了一瞬间的扎心。

平静下来之后,宁海棠重新坐好,审视着对面的少年,心里不由得微微一讪。

自己这两辈子加起来,少说也是近三十岁的人了,却在一个小孩子面前哭成这样。

宁海棠不知道的是,她这一哭,在陈修远眼里,却是惶恐和想家,还有不安的最好证明。

陈修远看着她睫毛上未干的泪花,顿了顿。

“家里于妈人很好,但是小姑的脾气不是很好,如果为难你,你多担待,四叔不学无术,你别听他的……还有二叔一家……也离得远些。”陈修远翻过一页书,状似不经意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不捅娄子,外公到底是会疼你的。”

宁海棠微微一愣,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在向她介绍这家里人,让她自己心里有个掂量,好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下去。

其实说起来……陈修远也算是在这个家里无依无靠的人了吧?因此,对于这些不同的生存哲学,他也是有着自己的处理方式的。

也难怪,昨天的晚饭和今天的早饭,自己都没有见到他,只是……面前的男孩子,说起来也只有十三岁吧?这么早熟的吗?

宁海棠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满肚子的疑惑:“谢谢!”

静默着坐了一会儿,宁海棠默默地合上了书,将其放回了原位。

另一边,陈修远依旧在看书,甚至于,宁海棠很敏锐地靠着自己的视力发现,他看得书甚至还不一样,总是在《红楼梦》中,夹着一本古典诗词的见解,就像是……就像是用少儿版的书来给自己打掩护一样……

宁海棠被自己奇怪的想法弄得有些懵,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修远哥哥……”

“嗯?”陈修远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孩子。

“你是不是在上学?”

你是不是在上学,面前的女孩子,一脸憧憬地说出这句话,让陈修远只觉得什么地方被撞了一下,刚才被微小的打扰也没有生气。

“嗯,开学就初一了。”陈修远似乎她很有耐心。

“那你……能教我算术和英文吗?”女孩子低低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属于少女的羞涩和忐忑。

陈修远愣了愣,却没有拒绝她,只是淡淡道:“你有书吗?”

“我……没有。”宁海棠知道陈修远指的是那些小学的课本之类的,课本她是确实没有,但是陈修远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说话都像个小大人一样?似乎已经看破了很多东西一样,然而,看起来也就是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屁孩一样。

于妈其实已经将家里的一些情况告诉过她了,她也是知道,面前的男孩子并不是陈老爷子的亲孙子,而是老友的孙子。

或许是……失去父母家庭的孩子都早熟一些吧?

“那用我的吧,明天开始抽空教你。”陈修远似乎是叹了一口气。

“谢谢修远哥哥。”少女笑起来,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看起来竟然有了几分难得的雅致。

陈奕她现如今求不了,那就只能就近了。

宁海棠现如今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如今虽然说才十二岁,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个睁眼瞎,只会些简单的知识。

而这个世界的孩子,都是要学知识的,甚至于……知识可以决定一个孩子在家里的待遇,如果自己决定守护,甚至于跟上陈奕的脚步,那必然是先得让自己变得优秀起来。

“其实你也不用如此……过几天外公记起来,自然上学是少不了你的。”陈修远合上了书,他今天看书的兴致,因为少女的一滴眼泪和贸然闯入,乱了。

“我怕跟不上。”宁海棠认真道。

“我看你是看得懂字的,应该还不错。”

“老师只教过怎么写,算术和英语就……”宁海棠适时地没有说下去,而陈奕也明白她的意思,数学和英语就一言难尽了。

陈修远看着她,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摞厚厚的课本。

“这是小学的课本,我之前用的,你先自己带回去看吧,不懂可以来找我。”陈修远甚至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她。

也许是因为,这个女孩子和她一样,都是陈家不是很被接受的存在,也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那个……那个人……

愣了一会儿,女孩子抱着书欢欢喜喜地离开了,陈修远看了看自己的《红楼梦》,视线停留

在了某一句话上。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