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章 开始有了恨 2018-08-10 19:46 更新 | 2,385 字

江桔梗跑出医院,将黑的天空灰蒙蒙的下着小雨,行人行走匆匆,车在薄雾里打开了车灯。

江桔梗淋着雨一路朝着公司跑去。

“陆遇泽!”

江桔梗拦住了陆遇泽刚刚从停车场里出来的车。

“江桔梗,你要死也不要死在这里!”

陆遇泽愤怒的从车里走出来冷冷的看着江桔梗。

没有人知道,当陆遇泽看见江桔梗突然闯出来的那一刻,他的心先是悬紧,最后硬生生的疼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那样对蒋芷?你可以恨我,可以惩罚我,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雨越下越大,江桔梗抬着头,雨水不断的流进她的眼睛里,她依然固执的睁着眼睛看着陆遇泽。

陆遇泽淡淡的看着江桔梗,雨水流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江桔梗,不说话。

“遇泽,要迟到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宋许提醒道。

“你怎么不说话?陆遇泽……”

江桔梗几乎要哭出来,其实她已经哭了,只是眼泪混着雨水流在一起了。

她在期望陆遇泽告诉她,不是他,和他无关,是秦君听错了。

但是陆遇泽只是默默转身坐进车里,开着车绕过江桔梗,离开了,在成年人的世界,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吗?

“陆遇泽,你告诉我,你没有那样做,不是真的!”

江桔梗大喊着追着车,陆遇泽从反光镜看她在雨里追着他的车,然后无力的跪倒在雨里,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颤抖得厉害。

直到江桔梗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看不见了,他才红了眼眶。

江桔梗在雨里哭着,雨水浇湿了她的全身,不断的从头流到脸上,再滴到地上。

其实她只是憋很久了,她难过很多年了,终于在这一刻,可以哭出来。

别人都是难过好几天了,江桔梗不一样,她是难过了好几年了,从陆遇泽的父母死去的那天,陆遇泽和她决裂,她就一直难过到现在。

蒋芷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就患了抑郁症和创伤性应激综合症,她开始整晚的失眠,白天也开始显得有些精神不太正常。

秦君每天颓废的待在34平米的出租房里画画,闲下来就喝酒,他说他无法面对蒋芷,他一看见她,就想起那天眼睁睁看着的噩梦。

江桔梗没有告诉蒋芷这件事和陆遇泽有关,她怕蒋芷恨她,毕竟这一切都是由她和陆遇泽之间的恩怨引起的。

江桔梗每周都带着蒋芷去看心理医生,却没有任何好转。

心理医生说,如果要治好她,就要让她将那天发生的由她自己叙述出来,这样病人才会面对那些事情,直到提起再无感觉才算成功。

可是每次蒋芷开始叙述的时候,浑身都是颤抖的,她一边叙述一边抓着地板大哭,将自己的手抓得伤痕累累,全是鲜血。每次叙述到一半,蒋芷几乎处于半晕状态,无法再往下。

江桔梗每次看着蒋芷痛苦,她感觉到就像有人拿着刀子在剜她的心,蒋芷每哭一声,她的心就被剜一刀。

除了蒋芷,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对她好了啊!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要受到如此巨大的伤害。

江桔梗彻底离开陆遇泽的公司了。

她不敢再看见他了,也许有些事情,江桔梗还是不敢承认,不敢面对。

蒋芷自从上个星期从心理医生那里回来之后,就吐得厉害,江桔梗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桔梗,我肯定是怀孕了……”

蒋芷头发凌乱的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得厉害。

“怎么可能,蒋芷,你别自己吓自己。”

江桔梗握住蒋芷的手,但是她们俩的的手却颤抖得厉害。

“桔梗,可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些人我都找不到,我当时被蒙住了眼睛,我也认不出来,我甚至都不能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说着,蒋芷又开始捂着头痛哭起来。

江桔梗紧紧的抱住蒋芷,她还能做什么?哪怕做些什么都好,可是还能做什么,又该做些什么?她到底做些什么才能让蒋芷好过一点?

江桔梗站在医院拿着检验报告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些冰冷,很难呼吸到肺里。

蒋芷真的怀孕了。

江桔梗觉得那一刻,犹如天打雷劈。

“蒋芷,把孩子打掉,就可以了……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江桔梗看着双眼无神的蒋芷小心翼翼的说着。

“秦君,他有新女朋友了,那个女孩刚刚毕业,她新鲜有活力,爱着他身上所有的艺术气息。”

这是江桔梗最近以来听蒋芷说话说得最清晰的一次。

江桔梗扭过头去哭,她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江桔梗无法说服蒋芷将孩子打掉。

每次江桔梗给她说话时,她的眼神都很空洞,似乎在听,又似乎没有在听。

她也开始拒绝去看医生,江桔梗不肯放弃,抱着她给她说病愈后的未来,给她说很多很多。

“桔梗,如果你再劝我去看心理医生,我就杀了他!”

许久不说话的蒋芷突然看着江桔梗一本正经的说着,她的眼神犀利而可怕。

江桔梗不敢再劝她去看心理医生,她每天都守着她,照顾着她,江桔梗想,如果她想把孩子生下来,她就帮她养。

夜里的时候,江桔梗也开始失眠,她变得无比的怀旧,怀念高中时期的陆遇,怀念那个在树荫下笑得无邪的蒋芷。

江桔梗决定了,她要再去找一次陆遇泽,不论如何她都要让陆遇泽找到那些人,将他们绳之以法,还蒋芷一个公道。

——

“嘭!”

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回应在办公室里。

“江桔梗,你没有证据,凭什么认为是我?就算是我,我既然做了就不会帮你!你什么都没有,你能拿我如何!”

陆遇泽摔了一个杯子,曾经江桔梗为他买的,她没想到他一直留着,也没想到他刚刚就在她的面前摔了它。

“送你杯子,代表一辈子……”

“不用送我杯子,也可以一辈子的……”

回忆总是可笑的出来搅了现在的局。

“陆遇泽,我希望你夜里睡着的时候,不会被良心痛醒……”

江桔梗咬着牙齿看着陆遇泽,她的眼神像一道光,狠狠的刺在他的心上,让他瞬间无法呼吸。

在他的印象里,江桔梗从未有过那样的眼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