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做晕了男主 2018-05-24 23:28 更新 | 2,205 字

耳鬓有温热的气息拂过,穆洛惜下意识动了动手臂。

指腹划过紧实的肌理,她浑身颤栗,倏忽睁开双眼。

一片旖旎。

寸丝不挂的男人躺在穆洛惜身下,墨发如瀑散开,剑眉入鬓双眸紧阖,脖颈下,锁骨深深格外诱人。

无论是胸肌腹肌还是人鱼线,甚至是颀长的双腿,都昭显着他的完美身材。

他肤质细腻光滑,比她要更白上几分。

这明晃晃的肉体就在穆洛惜眼前,重点部位高清无码一览无遗。

她咽了口唾沫,隐约感觉鼻腔中,有热流淌过。

“他大爷的,这么刺激?”

穆洛惜身为军医,很清楚自己此刻是因燥热导致鼻衄,忙伸出双手,互勾中指,暗数十秒后,才重新用看待大体的心态,审视眼前这个男人。

时间倒退到几分钟前。

穆洛惜正坐在军用飞机上,飞机在穿过雷云时,不慎遭到雷击,机翼受损,飞机失去控制,她因高度缺氧而昏迷,再醒来,便穿越到了这个鬼地方。

更可怕的是!这躯体的原主,当时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激烈到做晕了男人,做死了自己,穆洛惜白捡了个大便宜。

“喂!小白脸,醒醒。”她穿好衣裙,努努嘴,轻拍男人。

萧尉陵隐约听到些聒噪的声响,眉心一拧,悠悠醒转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个黑丑女人,一身横肉多到无处长,看起来身量也不高。

他微眯双眼,渐渐想起了事情的经过。

穆洛惜见人醒了,松了口气,问:“你没事吧?”

“没事?”萧尉陵清冷地反问一声,嗓音里略带了丝沙哑,“哼。”

“你——”

穆洛惜才将将吐出一个字,忽觉脸侧有阵疾风划过,一双大掌直向她脖颈探来。

萧尉陵瞳眸深邃,霎时染上抹狠戾,下一秒,便要置人死地。

可他没想到,她的身手不赖,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后,轻巧避开。

灵敏的程度,甚至与她臃肿的身型不符。

“你想杀我?”

“你算计本王之前就该清楚,本王眼里从不容沙子。”

他眼中的杀意不像有假,而他此刻浑身散发出的戾气,也足以慑人。

即便是见过大场面的穆洛惜,也为之一怔。

趁穆洛惜愣神,萧尉陵扯过衣袍,一旋身轻逸立于床边,抽出一旁的长剑,朝她刺去。

穆洛惜向后缩,直到背脊抵到墙角。

利剑寒光一闪,眼看着就要划破她的咽喉,却忽得在一寸处顿住。

萧尉陵怒不可遏:“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千钧一发之际,穆洛惜猛然记起之前做的一向医学研究,武侠小说里的点穴是可行的,而且不需要内力也可做到,只是她还来不及进行多次试验就遇上了穿越。

她尝试了一下,结果真的奏效了。

见男人不能再动弹自如,穆洛惜不急思索地从他手臂下钻过,保持一定安全距离之后才开口。

“放心,不会有事,不过……”她话锋一转,“你这么凶,本小姐惹不起,溜之大吉。”

穆洛惜无视男人足以杀死人的眼神,兀自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落跑。

她研究的点穴毕竟浅显,撑不了多长时间。

等萧尉陵冲开穴道,人影早已无踪可循。

“溜?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本王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穆洛惜一边跑,一边回忆起自己目前的身份。

原来她是西陵国丞相穆敬恭的嫡女,只是因为遭人陷害,被废,落得一个凄凉的下场。

除此之外,原身的形象真是一言难尽。

穆洛惜长叹一声,不过她既然接手了,就不允许这样的缺陷存在,定会想办法逆袭。

如今最棘手的,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她为了避免被男人追杀,决意逃入深山中,以她累积的野外生存经验,足够能躲到风波过去再出现。

只是她没想到,在她逃出来的同时,早已被另一拨人盯上。

那拨人尾随穆洛惜进入深山荒林,伺机而动。

穆洛惜出来久了,滴水未进,此刻她觉得口渴难耐,在林子里寻找水源,对身后潜在的危险浑然不觉。

眼前忽然有一阵刀光闪过。

穆洛惜立马警觉起来,向深处退。

那些人见行踪暴露,从半人高的荒草中跃出,或是举着长剑,或是抡着大刀,步步向她逼近。

穆洛惜沉吟:“来得这么快?”

只听对方领头人交代下手:“白夫人有令,不留活口。”

她这才知道,这些人是原身的后母派来的杀手。

穆洛惜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身后的山崖,别无退路。

根本没时间由她细想,那些杀手极快地飞扑来。

左右都是死,穆洛惜决心一搏,轻巧避开挥来的大刀后,转身跃下山崖。

崖边松散的砂砾,随着她纷纷滚落,下降的速度很快,她试图抓住些什么,都失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渐渐醒过来。

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四肢都不停使唤。

“想活命就别动。”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她耳畔传来。

不会又是一个想杀了她的人吧?穆洛惜下意识扭头打量。

只见一个鹤发白须的老人正坐在她身边。

手臂上刺痛的感觉,被阵凉意替代,有草药的气味涌入她的鼻腔。

“说了别乱动,再动就把你丢去喂野狼。”那老人的眉心一皱,举手又往她身上敷了一大块药。

穆洛惜懵然,真是个怪人,明明在救她,说话却这么不近人情。

“那个……老伯……”

“老朽名不归,是你的师父。”

穆洛惜更加懵,“不对,我几时多出个师父?”

不归看到她脸上的疑问,心里盘算起来。

自他的两个徒儿成婚以来,根本没空搭理他,若再不找个人来解闷,日子定是要无趣死了,正好这丫头从天而降。

他帮穆洛惜敷好药,看着她那黑丑的小脸直摇头:“瞧你这模样,老朽有焕颜医术,看来你不想学,罢了罢了。”

穆洛惜的医术也不差,但她听到这席话,仍旧双眼放光。

“等等!我学。”

不归计谋得逞,得意洋洋。

“那好,从今天起,老朽收你为徒,传你医术,不过——这谷里的杂活,你全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