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迷离,酒不醉人 2018-05-17 13:08 更新 | 2,504 字

帝九单手凭空一抓,一柄锋利的长剑出现在其手中,但又在瞬间消失,下一刻,洛童身后的柱子上多了一道剑痕。

不等洛童说话,帝九道:“空,包罗万象,又虚无缥缈,似有似无,要看你如何去看待。你所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你只是看到我手中出现长剑,但在长剑消失后,你身后的柱子上,出现了剑痕,这是为什么?”

洛童思考片刻,道:“这就是空?”

“没错,空,并不是没有;而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就像我随便起手就能凭空出现我想要的任何东西,这便是空之力的一种方式。换一种方式来说,空更加贴近了空气。如若你能掌握,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你会在无形中造成伤害,在无形中杀人。”

洛童眉头深深皱起,他对帝九的话半知半解,却没有多问。而是自己思考起来。

帝九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待洛童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他方才说道:“这种境界,连入门都是难上加难。你若想学,我便传授于你入门之法。”

洛童哪还不知道他的意思,不过他的潜意识里是高傲的,他看着帝九,道:“你想传就传,不传我也没办法。”

他这种态度让帝九哭笑不得,一道印记打在洛童脑海里,道:“若你感受到了空气,证明你已经有了入空的许可。”

做完这些,帝九起身离开,在即将消失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什么,转身道:“明天我会安排你外出历练,这样可以让你更快的入空。哦对了,你说的那个朋友我已经找到了,不过他现在在北冥关,不要问我北冥关在哪,等你实力够了,我自会告诉你。”

“北冥关?”洛童喃喃自语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块发黄的古玉,用力握了握。

正如帝九所说,北冥关乃是冥界北方的最远处,冥界‘四大禁地’之一。这里常年飘雪,到处都是寒冰。高山河流,树木花朵,尽数都是在冰封下。

吴潇湘宛如野兽般,蛮横的来到此地。直接一头撞倒了一座冰山。他手上始终抓着大天魔冥剑,看着那一朵被冰封住的花朵竟然朝着自己移动,吴潇湘毫不犹豫,直接就是一剑下去,将之斩为齑粉。

此刻,吴潇湘失去了神智,他的脑海被一种无名的杀戮之火所占据。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杀戮!帝九的话更像是在他脑海里种下了一颗种子,一颗为寻回记忆,不惜一切代价的种子。

可以这么说,如果当时帝九让吴潇湘去找洛童的话,那么此时他们两个或许已经联手在执行某个任任,也可能他们已经打开了部分记忆。

但是命运就是如此,也许是帝九刻意的安排, 无论怎么说,吴潇湘现在已经到了北冥关,已经触犯了北冥关的禁忌!他斩了一朵寒冰之花!

寒冰之花,见到它的人已经全部死亡,据传说,曾经有人斩碎过一朵,但后来却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吴潇湘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此时此刻,只有无尽的杀戮能让他稍稍痛快一些!

随着他斩碎一朵寒冰之花,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冰花,将他团团包围起来。而且,这一刻空气中的温度都降到了极点!仿佛那伴随着寒冷的微风,都被冰冻在半空中。

“洛。。童!”

许是那到达极致的寒冷让吴潇湘恢复了几许神智,亦或是他在疯狂中想到了什么!他从牙缝中蹦出这两个字,双眼刹那间充斥血色,而后被无尽的寒冰之花包裹,顷刻间,便化作一尊冰雕,双手擎起大天魔冥剑呈下劈之势,被冰封在了原地。

空之力,于洛童来说没有任何的概念。大千世界中,空这个字显得太过普通,但又那么的让人难以捉摸。

洛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帝九说的那段话:没错,空,并不是没有;而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就像我随便起手就能凭空出现我想要的任何东西,这便是空之力的一种方式。换一种方式来说,空更加贴近了空气。如若你能掌握,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你会在无形中造成伤害,在无形中杀人!

侧躺着的洛童双眼望着窗外,看着那格外明亮的月光,一时之间竟然又想起了吴潇湘!他们两人同是失忆而来,虽然不知道失忆之前两人是什么关系。但仅凭在那湖水中,洛童有难,吴潇湘那焦急的眼眸,以及不顾一切的态度,就让洛童对后者产生了浓厚的情谊。

越是想着,心里就越是着急。洛童忽然起身,带着埋怨的腔调嘟囔了一句什么,而后直接是跳窗而出,依靠在了墙壁上。

此刻他的内心很是烦躁,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他很是厌烦,他不喜欢甚至是讨厌这种感觉。

“要是有瓶酒就好了……”

洛童喃喃自语,他真的想一醉方休。

“想喝酒啊?我这里有,要不要?”

突然,一道声音在洛童耳畔响起。

伴随着声音,从房顶上飘然而下的,是一道略带魅惑的身影。她穿着简单的粉色长裙,像极了睡觉时所穿的衣物,满头长发盘束而起,在月光中显得慵懒且高贵,还带着点点的诱惑。

这道身影,竟然是凌筱筱!

她手中提着一个坛子,坛子边挂着一条红绳,提溜着两只红红的像是烤鸡一类的食物。

看到她,洛童伸手搓了搓脸,道:“大姐,我的故事真的讲完了。”

凌筱筱款款一笑,毫无顾忌的盘膝坐在洛童对面,将手中的坛子向上一提,道:“这可是我从父亲那里偷来的,他一直都不舍得让我喝呢。”

说着话,凌筱筱便是拍开坛子的封口,直接抱着坛子喝了起来。

洛童一把抢了过来,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道:“我不喜欢你喝酒的样子。”

凌筱筱先是一愣,随后俏脸一红,再次把坛子从洛童手中抢了过来,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喝,而是抱着坛子说道:“谁要你喜欢了……”

也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凌筱筱真的不能喝酒,说完这句话,她真的没有再喝。

两人的眼光在半空中交错,这一刻,时间宛如静止一般,在这窗外,在这皎洁的月光下,对视着的两人,画面显得那般的唯美。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洛童回过神来,一把抢过凌筱筱手中的酒坛,直接是对着口中倒了过去。

待他畅饮一番,缓缓的将酒坛放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我不喜欢女孩子喝酒,更不喜欢我在乎的人喝酒。”

他这句话似有所指,又似无意而出,凌筱筱听后俏脸更红,纤手一甩,那在洛童手中的酒坛子碎裂开来,不待洛童有所反应,凌筱筱的身影不知何时已走到墙角阴影处,只留下一道愤怒的声音:“我最讨厌你喝酒。”

“女人真是难以捉摸。”

洛童看着凌筱筱消失的地方,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今天,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这般,这种状态,他很喜欢,似乎又很伤感。

这一夜,是他失忆后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