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波谲云诡 2018-04-19 10:36 更新 | 3,125 字

万历四十五年 皇城
时近元夕,街中处处爆竹声声,各色杂耍,吞枪吐火,正妍斗艳,令人拍手叫绝。沿街两侧的买卖店中,各种迎春货品琳琅满目,目不暇给。酒肆食摊上的美馔佳肴,更飘出一阵阵令人难以抗拒的香气。街道上人流川涌,络绎不绝,吆喝买卖之声不绝于耳,一派喜庆安乐的气氛。
可是这红墙青瓦之内,御史袁可立、张子羽等众大臣正被皇上急召入宫!
那慌忙的脚步和市集喧闹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一掠而过的微风,丝毫感觉不到祥和,因为袁大人心急如焚……
之前,素有官差回报:两淮盐运使的官船在邗江覆没,工部尚书王俭大人悬梁自尽!
丑时三刻 御书房
万历皇帝朱翊钧,面色铁青,龙眉紧促地看着深夜被急招进宫的几位大臣。而众大臣皆屏气凝息,不敢抬头看向龙颜,御书房中的气氛令人不颤而栗……
“袁大人等人为何还没到?”皇上冷眉高挑地吼道。
“臣袁可立、史昭、张子羽、郑国泰叩见皇上!”
猛地,皇上将奏折狠狠捧在桌案上,厉声喝道:“漕运总督盐船又一次在邗江覆没,二十万石食盐无踪,盐运使徐彦、副使李才、押运军卒及船工全部丧生!盐铁粮脉乃国家之命脉,每年食盐专售之盈额达一千七百万贯,占据天下殖货半数以上!然而工部却玩忽懈怠,竟致大运河邗江水段一年之内连续发生十五次覆船事件,你等作何解释!”
郑国泰顿时“扑通”跪倒,颤声道:“臣郑国泰有负圣望,罪该万死!”
朱翊钧怒道:“朕不要听罪该万死!”万历帝龙袍一扬,众大臣皆惊得浑身一抖。
“朕派去扬州查察此事的工部官员一批又一批,均是无功而返,而邗江覆船的异事却是一次接一次。更有甚者,此番出漕的工部尚书王俭竟然在任上自缢身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他书房的夹壁中发现的二十万两白银凭信又是怎么回事?你说!”
郑国泰浑身颤抖着道:“臣已行下符牒,命扬州知府赵頌严加查察。日前,他回文阁部说,说此事业已查清,王俭收受贿银二十万两,因邗江又起波澜,他自知罪责难逃,畏罪自杀。”
此时,袁可立听后,心中疑窦顿生。
“畏罪自杀?敢问一个尚书的俸禄焉能看得上这二十万两?简直一派胡言!”皇上当即拍了一下桌子,龙颜大怒。
“臣愚钝,皇上息怒!”
“朕若不是念在你是国舅爷的份上,早已将你革职查办!”
郑国泰起身:“是……是……”
“皇上,臣斗胆,敢问邗江覆船之事,工部旗下官员查察之下可有结果?”
朱翊钧冷哼了一声:“结果?结果就是覆船惨祸比工部查之前多出几倍!漕运本是以江南嘉兴、海陵、盐城等盐监中的食盐中转京城,而后再由京城调集至西北各道。今岁,西北各地军民所用食盐已呈紧张之势,本指望南盐北调能解燃眉之急,谁料想漕运连发怪事!而今邗江渠道已成死地,北运停止,调剂更无从谈起!”
“也就是说,工部派出的官员几番查访均无结果。”
朱翊钧怒容满面,望着郑国泰道:“国舅,你来说说吧!”
郑国泰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道:“是,是。工部前后派出几位巡河官员查察邗江覆船案,得到的结果就是邗江水段淤泥过厚,暗礁丛生,罹难的盐船均是触礁沉没。”
袁可立道:“那么,既然知道那儿有暗礁,为何不改道?”
“袁大人问得好!”皇上当即眼神锋利地扫看国舅,颇觉此事乃人为!
郑国泰道:“工部查官员们回奏说,邗江渠段两旁的漕户多刁钻顽劣之徒,拿了朝廷的护渠银两却躲懒贪猾不肯出力,这才致使河道长期壅塞。”

朱翊钧放下诉状,沉吟片刻,对郑国泰道:“你起来吧!”
郑国泰赶忙叩头,待立一旁。
朱翊钧转身对袁可立道:“爱卿,今日朕之所以急招你进宫,就是邗江之事难明,漕运不兴,国脉受阻。形格势禁,查察此案迫在眉睫。你那又是百姓称为的神探想来秉公执法此事还得爱卿去办。”
袁可立躬身答道:“是,臣谢圣上信用之恩,定当将此事一查到底!”
朱翊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浅淡的微笑:“好,原本朕也是想让你好好休息,如今此事重大还望你能不辞辛苦。朕封你为江南按察使副都御史,整饬吏制,查察大案,便宜行事。所到之处如朕躬亲。圣旨即刻下达!”
袁可立演礼道:“臣领旨谢恩。”
朱翊钧道:“史将军就留在你身边继续协助你。惟张子羽乃是你的学生也就继续协助你。留在你身旁吧!”
袁可立道:“谢陛下俯虑周至,臣不胜感激!”
张子羽受宠若惊,登时面呈喜色。
朱翊钧道:“这样吧,朕斥特旨进张子羽为副使,提调江淮各州县政务,随佐爱卿。”
张子羽赶忙双膝跪倒:“臣张子羽谢陛下天恩!”
朱翊钧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郑国泰:“你身为六部大员,却用人不察,本应获罪。若不是几位爱卿为你求情,此次绝不轻饶。你归部后,尔要尔要全力协助袁可立,可不能在出差错。”
郑国泰跪倒叩头道:“谢皇上天恩,臣定全力勠力,辅佐袁大人!”
朱翊钧眼望阶下众臣,缓缓说道:“盐运之事关乎国家兴衰,各地的盐枭就会立刻抓住转机,结群成伙,铤而走险,贩运私盐。到那时,朝廷转手形同虚设,各地方更是无从向朝廷缴纳盐资,国库亏空,天下不宁啊!因此,此案你等务须用心办理!”
袁可立等人躬身道:“臣等谨领圣训,请陛下放心!”

国舅府内,袁可立正在向郑国泰询问王俭自缢一事的详细情况。
袁可立问道:“哦,王俭在给工部的回文中是这样说的?”对面的郑国泰点了点头:“正是。他在回文中提到了已经查出了一些端倪,但因公文不能保密,因此没有详陈究竟有何发现。”
袁可立缓缓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史昭。
史昭道:“郑大人,说王俭受贿二十万两白银又是怎么回事?”
郑国泰长叹一声道:“扬州知府赵頌在给门下省的牒文中称,在淮安别馆王俭的书房找到一夹壁,内中藏有两张钱庄的凭件。”
袁可立道:“钱庄者,存蓄也。任何人都可以将银两或者银票存入钱庄,钱庄给存银人一件特制凭信,上标存银人名号及银两数额,去银之时,经钱庄验证凭信无误,便可将存银取走。”
史昭点了点头道:“噢,是这样。”
袁可立转身又问郑国泰:“郑大人,那两张凭信现在何处?”
郑国泰道:“扬州知府赵頌已将这两张凭件转到工部,现在就在我手中。刚刚本想上呈皇上御览,可龙颜震怒,我未敢呈递。”
袁可立点头道:“拿来我看看。”
郑国泰赶忙从袖中取出了两张凭信递到袁可立手中,袁可立接过凭信仔细地看着,史昭也凑了过来。良久,袁可立道:“这凭信似乎是宝钞呀!”
郑国泰愣了一下,赶忙接过凭信,仔细看了看道:“果然是宝钞。这一点我倒是倒在意。”
一旁的史昭又问道:“大人,什么叫宝钞?”
袁可立道:“大明宝钞乃是明朝官方发布的唯一纸币从太祖年间就开始制造。也是富商大贾遇有生意远行,为了安全。因此,他们便将存到有联属的钱庄。比如说,在扬州存钱,可以到京城提现,此所谓宝钞。”
史昭点了点头道:“这里面的的道道儿可真多啊!”
袁可立道:“这两张凭信就是在扬州的钱庄中存入的银两,可以在洛阳提取。”
史昭赶忙接过来仔细看着。
袁可立低声自语道:“难道……王俭真的受贿?如果是这样,他死前为什么不将这两张凭信转到家中,却要放于书房的夹壁之内……”沉吟良久,转过身道:“国泰兄,王俭有家室在京吗?”
郑国泰道:“当然有,王俭的家就在洛阳城中名善坊内,其妻甄馥,乃大家之女。”
“王俭的死讯甄馥知道了吗?”
“事起突然,真想未明,因此,尚未告知其家眷。”
“国泰兄,你即刻命人传话,就说你我二人要到王府探望。”
“是。”
“还有,你遣人持这两张凭信到户部、诸道院及诸军、诸使到处暗察,弄清楚这家钱庄的名号。”
郑国泰领命:“我办事你放心。”
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张子羽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门来,喊道:“先生,出事了!鸿途客栈的漕户们被人杀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