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六章:利益联盟 2018-07-28 08:21 更新 | 4,368 字

花正开停下了脚步,狐疑地道:“容儿,乐天……你们……”

花想容冲他笑了笑道:“爹,我们回来了。”

花正开的目光向二人身后望去。

花想容冷笑一声道:“您在找花有时和傅小佳吧?”

花正开一惊,尴尬地道:“啊,花想容……看起来,事情你都知道了。”

花想容点了点头道:“您不用找了,花有时、傅小佳和您派去的几十名庄丁已落人了盐枭们的手中,正等着开膛破腹呢!”

花正开惊叫道:“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花想容嘲弄地道:“这怎么不可能,您以为盐枭都是傻瓜?您以为世上只有您一个聪明人?哼,您派遣傅小佳和花有时跟踪我们,企图将盐枭一网打尽,可您的妙计被人家识破了,您派去的人反倒被人家来了一网打尽,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下您满意了吧?”

花正开大惊失色,连退两步。

花想容望着花正开,泪水在眼中打转:“爹,虽然您做的事情我不能理解;虽然我们父女之间有些隔阂,但您知道吗?在我内心深处一直认为您是条铁铮铮的好汉,不管走到哪里,说出您的名字,我都会感到骄傲。可这次……”

花正开尴尬地道:“花想容,好孩子,你听我说……”

花想容摇了摇头道:“这一次,真想不到,您竟会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来!”

花正开轻轻咳嗽了一声,瞟了一眼旁边的史昭,只见他双目微合,一动不动。

泪水滚过花想容的面颊:“爹,您知道吗?如果不是乐天,女儿我现在已经命丧观音庙了!”

花正开倒吸了一口冷气:“啊!”

花想容擦了擦眼泪道:“本来杨向要将我、傅小佳、花有时和所有烟雨盟的人全部杀死,危急时刻,乐天突然出手制住杨向,这才保住了大家的性命。”

花正开的目光望向了史昭,惊诧地道:“你们,你们抓住了杨向?”

史昭连眼皮都没动一下,面无表情地道:“抓住他有什么用,你的人都扣在他手上。杨向现在门外,正等着和你谈条件呢!”

花正开深吸一口气,静静地思索着。忽然,他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杨向现在门外?”

花想容道:“正是。”

花正开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见他。”说着,快步走出大厅。

花想容看了一眼史昭,二人也随后跟出。

杨向站在门外静静地等候着。

花正开快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花想容和史昭。

他走到杨向面前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杨向兄弟。”

杨向回礼道:“正是小人,您就是花盟主吧?”

花正开点了点头:“正是在下。杨兄弟,两年来,烟雨盟和盐枭之间争斗不断,可说得上是两败俱伤,难得今日你我见面,不如做个了断如何?”

杨向不卑不亢:“花盟主,咱们盐枭都是穷苦人,没钱没势,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混口饭吃,哪敢跟您烟雨盟起什么争斗?只要花盟主能放过咱们,给盐枭一条活路,杨向便足感大德了。”

花正开微笑道:“好说,好说。花想容、乐天,你们去吧,让我与杨贤弟单独谈谈。”

花想容点了点头,和史昭向外面走去。

花正开一拱手道:“杨贤弟请。”

杨向抱拳还礼道:“花盟主请。”

二人走进烟雨厅,分宾主落座,外面的庄丁关闭大门。

花正开道:“杨贤弟,傅小佳、花有时和烟雨盟的一干人都在你的手上?”

杨向点了点头道:“正是。”

花正开道:“说吧,此事你想怎样了结?”

杨向爽快地道:“只要花盟主今后不再为难我们盐枭,杨向便立刻放人。”

花正开长叹一声道:“杨贤弟,不是花某人有意为难,实在是有难言的苦衷啊!”

杨向道:“哦?”

花正开道:“你知道,烟雨盟虽然控制着盱眙以北各县的盐市,但却是替人做事。我的上头还有上峰。”

杨向吃了一惊:“是这样?”

花正开叹了口气道:“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上峰因为害怕被盐枭抢了生意,这才下令让我将你们剿灭,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杨向急道:“花盟主,盐枭贩盐多不过一石两石,怎能抢了贵盟的生意?”

花正开假作踌躇道:“盐枭贩盐虽然量小,但却非常频繁,更兼人数众多,价格低廉,故而上峰对你们颇为忌惮。”

杨向道:“能不能请花盟主在上峰面前替盐枭美言几句,放过我们这些可怜人。”

花正开沉吟片刻:“事情倒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吧,过些日子,我将你们盐枭编入烟雨盟的籍册之中,许你们在盱眙附近售盐,盐价不变。这样,我对上峰也有个交代,而你们既已入烟雨盟籍册,便是我花正开的人了,当然再也不会有人为难。”

杨向闻听此言,大喜道:“花盟主此言当真?”

花正开道:“我一向言出如山。但也有个条件。”

杨向一愣:“什么条件?”

花正开道:“贤弟必须要替我做一件事。”

杨向一咬牙道:“好,请花盟主吩咐,但教杨向力之所及,一定竭尽全力。”

花正开道:“好,痛快!我要你做的这件事,对于贤弟来说,不过是手到擒来。”

杨向道:“哦,到底是什么事情?”

花正开看了看门外,站起身走到杨向跟前,俯耳低语。

花想容和史昭缓缓走在烟雨盟小路上。

花想容有些担心:“不知杨向和我爹谈的怎么样了。”

史昭没有说话。

花想容看了他一眼道:“问你呢,怎么不说话?”

史昭道:“他斗不过你爹。”

花想容一愣:“什么意思?”

史昭沉吟片刻道:“没什么,随便说说。”

花想容一把拉住他道:“又说半句话,我最恨你这一点。”

史昭顿了顿,终于说道:“你爹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花想容愣住了。

杨向深吸一口气,缓缓坐在了椅子上。

一旁的花正开道:“杨贤弟,好好考虑考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杨向紧皱双眉,半响不语,最后牙关一咬,霍地起身道:“好,我干!”

花正开笑了。他重重一拍杨向的肩膀:“好,真是爽快人!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杨向道:“花盟主,事成之后,你可要言而有信呀!”

花正开道:“这一点你绝对放心!”

杨向缓缓点了点头。

花正开道:“还有,此事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杨向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天气阴晦,浩渺的洪泽湖一望无际,湖面上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几个白蘋洲。岸边,花正开、花想容、史昭、杨向以及一众烟雨盟的庄丁焦急地等候着。

忽然,一个庄丁指着远处喊道:“庄主,您看,他们来了!”

花正开、花想容、史昭和杨向放眼望去,只见一座白蘋洲后十几条小船向岸边驶来。

花想容与杨向对视一眼,一旁的史昭仍是神色木然,一动不动。

小舟转眼之间驶近岸边。

花正开看清了,前面几条船上站着花有时、傅小佳和一众人,他长长地出了口气。

只听小船上的盐枭头目高声喊道:“我们放过一只小船,你们让杨向哥上船,这边就放人!”

花想容看着花正开,花正开点了点头。

花想容喊道:“放船过来吧!”

片刻工夫,一艘快船驶到了岸边。

花正开对杨向道:“杨贤弟,这就请吧!”

杨向一拱手道:“花盟主,杨向告辞。”

花正开微笑道:“一切全看杨贤弟了。”

杨向道:“请花盟主放心。”

花正开点了点头,杨向转身向小船走去。

忽然,史昭道:“等等!”

杨向一愣,转过了身。

史昭道:“我送你过去!”

花正开奇怪地看着他。

史昭对杨向道:“万一船到湖中,你们耍花招呢!”

花正开闻言一惊,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乐天,你送

他过去,看咱们的人到了岸,再把他交出去。”

杨向苦笑道:“我杨向岂是这种出尔反尔的小人?”

史昭冷冷地道:“少废话,上船。”

杨向大步走上船去,史昭跟着跳到了甲板上。

小船随即缓缓向湖中驶去。

那边载着花有时、傅小佳及一千庄丁的船也同时起动,向岸边而来。

花正开长出了一口气,对花想容道:“没想到,这个乐天还真是把好手。”

花想容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花正开有些讨好地看着花想容道:“以他的武功来说,在烟雨盟坐得上头把交椅。只是他新来,不能太急,你放心,容儿,爹答应你,一定重用乐天。”

花想容淡淡地道:“只要您不让他去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就行。”

花正开尴尬地笑了笑:“怎么会呢,爹什么时候干过那种事。”

花想容没有说话,冷笑了一声。

二人正说话间,第一条船已到岸边,花有时和傅小佳飞奔而来,跪倒在地,惭愧地道:“老爷,是,是小的无能……”

花正开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废物,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行了,都起来吧!”

二人站起身来。

傅小佳讨好地看着花想容道:“大哥,这次多亏了小容,要不然,我们就……”

花想容冷笑一声道:“行了,你还是说说真正该谢的人吧!”

傅小佳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一旁的花有时对花正开道:“老爷,这个乐天可真是了得,刚刚小姐说得一点儿没错,要不是他在最后关头出手制住了杨向,我们这些人可就都回不来了!”

花正开点了点头。

傅小佳看了花想容一眼,不甘示弱地吹嘘道:“咳,要不是被大队盐枭团团围住,抓个把杨向对我傅小佳来说也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花想容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

傅小佳尴尬地看了她一眼,吹不下去了。

花有时道:“老爷,就凭乐天那身绝技,您要是能把他收在麾下,那还有什么事是咱们做不成的?”

花正开点了点头道:“嗯,的确是员难得的虎将。这样,让乐天暂时做旱寨的大头领,怎么样?”

花有时点了点头:“我看当得。”

傅小佳闻言大急道:“大哥,旱寨大头领,那不是排到我前面去了?”

花正开看着他冷冷地道:“有句话叫做‘世间事,唯有能者居之’,人家乐天的能耐你比不了。老六,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就好好当你的六盟主吧!”

说着,花正开一摆手,率花有时等人转身离去。

傅小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浑身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的花想容望着他那副滑稽样,不禁笑了出来。她回过头向湖面望去,只见史昭和杨向的船已经离岸很远了。

史昭站在船尾,望着湖岸渐去渐远,这才转头对杨向道:“想容怕他爹耍花招,让我送你。”

杨向满脸感激,轻声道:“乐天兄弟,回去替我转告二小姐,她就是我们盐枭的大恩人。还是那句话,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用得着我杨向,一句话,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史昭点了点头道:“想容还想知道,你们在烟雨盟里都说了什么?”

杨向愣住了,犹豫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没,没说什么,就是,就是……嗨,乐天兄弟,回去转告二小姐,请她放心,没事了,我和花盟主的恩怨已经了结。”

史昭望着他涨红的脸,缓缓闭上了眼睛道:“回去我就这么对想容说吗?”

杨向愧疚地低下头,轻声道:“就,就这样说吧!”

史昭点了点头,长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杨向望着史昭一脸倦容,关切地问道:“乐天兄弟,你怎么总是很疲倦的样子,是不是身体……”

史昭睁开眼缓缓地道:“我只是半个人,另外一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你想一想,半个人是不是很痛苦?”

杨向愣住了,良久才道:“虽然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但我知道,你一定是遭遇过惨祸,或者……哎,不说了,都是苦命人。”说着长长叹了口气。

史昭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