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五章:自以为是 2018-07-22 09:30 更新 | 3,002 字

杨向猛地回身一指网中的傅小佳等人道:“可我并不需要他们,当然也不需要他们为我送信。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写下一张条子,我派一个兄弟将纸条投进烟雨盟就可以了。而这些人,都得死!”
傅小佳和花有时的脸色变了。
杨向冷冷地对花想容道:“你知道,和你爹那种人谈条件,光靠嘴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们必须要付诸行动,要让他对盐枭心存忌惮,这样他才会做出让步。而我们所要采取的行动就是,杀光所有人,只留下你,这样花正开才会知道我们的厉害,也才会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和我们谈后面的事情。”
花想容脸色苍白,网中的傅小佳和花有时等人更是吓得浑身颤抖。
杨向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道:“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说着,冲身后盐枭们一挥手道,“放他们下来!”
庙堂外混战仍在继续,盐枭们猛冲猛打,士气高涨,而失去了统领的烟雨盟庄丁却乱成一团,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渐渐被盐枭们合围在庙门前的空场中央。
“砰”的一声庙门打开了,杨向率众盐枭押着五花大绑的花想容、史昭、傅小佳、花有时等人大步走了出来。
烟雨盟众人一见此情,大惊失色。
杨向一声大喝,掌中刀架在了傅小佳的脖子上,厉声喊道:“都给我住手!”
所有人闻言都乖乖地停止了打斗。
杨向道:“烟雨盟的人听着,立刻放下手中武器,否则我马上杀了他们!”
烟雨盟众人迟疑着。
杨向手中刀狠狠向傅小佳脖颈上一推,鲜血立刻流了下来。
傅小佳厉声喊道:“还不放下武器,想看着我死啊!”
烟雨盟属下赶忙将手中的武器扔在地上。
杨向一摆手。周围的众盐枭一拥上前,将烟雨盟庄丁按倒在地,绳捆索绑。
杨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对身后的几名盐枭道:“将这几个人押上前去!”
盐枭答应着将史昭、傅小佳、花有时等人押到了空场中央。
杨向双眼一瞪厉声高喝道:“杀了他们!”
盐枭们暴雷也似的答应了一声。
“等等!”一个低低的声音穿过了盐枭们的呼喊钻进众人耳中。所有人一惊,转过头来。
说话的人正是史昭,他缓缓睁开眼睛,双目中放射出一道寒光。
杨向冷冷地道:“怎么,你有话说?”
史昭摇了摇头道:“没有,但我相信你一定会有话和我说的。”
杨向愣住了:“你这厮什么意思?”
史昭道:“我身上有药,可以治好你额头上的瘀伤。”
所有人都向杨向的额头望去,杨向也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前额。
额头上什么也没有。
他抬起头奇怪地道:“什么瘀伤?”
史昭似笑非笑道:“现在头上没有,马上就会有了。”
杨向大怒,厉声吼道:“你这厮,你敢耍老子,给我杀了他!”
话音未落,史昭双臂一展,“砰”的一声身上的绳索四散迸飞,所有人发出一阵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史昭的身体腾空而起,跃过众盐枭的头顶,闪电般来到了杨向身旁。杨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只觉眼前一花,额头一阵剧痛,史昭的手掌已重重击在了他左侧额角上,打得他连连后退。
身旁的盐枭一声惊叫扑上前来,史昭身形疾转,双手连措,几名盐枭大叫着飞了出去。史昭站定身形,踏前一步,顺手从杨向手中夺过钢刀,一翻手将刀架在了杨向的脖子上。
这几下兔起鹘落,奇诡莫测,快得直如闪电一般,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庙堂外出奇的安静。
史昭冷冷地道:“我没有骗你,现在你的额上有一块瘀伤了。”
果然,杨向左侧额角上出现了一大块瘀青。他伸手摸了摸,登时疼得龇牙咧嘴。
人群中的傅小佳和花有时看着杨向的表情又是好笑又是骇异,二人禁不住对视了一眼。
到了此时,众盐枭才反应过来,大家一拥上前。
史昭手中钢刀向杨向的喉咙上一转,众盐枭吓得马上停住了脚步。
一名头目厉声喊道:“放了向哥!”
史昭冷冷地看着那名头目道:“你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有用吗?”
头目一时无语,愣在了当地。
史昭冷笑一声,看着杨向道:“现在,应该是我叫你说什么才能说什么?”
杨向惊恐地看着史昭道:“你,你,你要怎么样?”
史昭道:“我没想怎么样,还是听她的吧!”说着,掌中刀一转,寒光闪过。
众盐枭一片惊叫。
只见杨向安然无恙,旁边花想容身上捆绑的绳子却被斩断了。
史昭手一翻,刀又架到了杨向脖颈上。
花想容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腕,对杨向道:“你立刻下令,命手下不得伤害任何人,在这里等待,听我们的消息!”
杨向点了点头,对盐枭们高声喊道:“大家不要动手,听我的消息!”
众盐枭面面相觑,缓缓退开。
花想容对史昭低声道:“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们走!”
史昭点了点头,钢刀顶在杨向的咽喉,三人缓缓向盐枭们走去。众盐枭两边闪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人群中,花有时喊道:“二小姐,救救我们!”
花想容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还会回来的。”说罢,三人穿过人群,快步向小路奔去。
猛地,一名盐枭头目高声吼道:“不能让他们把杨向哥带走!”
话音未落,盐枭们呼啦一声围了上来,史昭猛地转过身,将杨向挡在身前,众盐枭们立刻停住了脚步。
杨向厉声喊道:“弟兄们,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盐枭头目踏上一步对花想容道:“我说姑娘,这件事儿究竟怎么办,你得撂下句话来,就这么黑不说白不提的把我们杨向哥带走,我们信不过你!”
杨向的目光望向了花想容。
花想容顿了一顿,对那头目道:“这样吧,我们先走,你带领盐枭和所有被俘的人,于明日辰时到烟雨盟大门前等候消息,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头目用征询的眼光看了看杨向,杨向轻轻点了点头。
头目一摆手,众盐枭缓缓散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史昭拉起杨向与花想容飞步奔上小路,转眼之间便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
盐枭头目高声喊道:“将这些人捆绑起来,押进祠堂,严加看管,待天亮后赶往烟雨盟!”
众盐枭一拥上前,拉起傅小佳、花有时及一干庄丁,厉声吆喝着,将他们赶进祠堂之中。

史昭、杨向、花想容三人沿小路飞奔而来。
花想容看了看身后,没有人赶来。她长出一口气,停住脚步笑道:“杨大哥,想不到你还挺会演戏的。”
史昭将钢刀从杨向脖颈处拿了下来,丢在路旁。
杨向笑道:“我终于明白乐天兄弟的话了,‘你们抓我,我抓他们’,这真是一条妙计!”
史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花想容拍拍史昭的肩膀道:“我真是看不懂你,平常痴傻呆茶,一言不发,可到了关键时刻却一鸣惊人。我说乐天,你是不是故意装出那副傻样儿的呀?”
史昭看了她一眼道:“多说话太费力,还是省省好。”
花想容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
杨向摸了摸额头道:“乐天兄弟,你这一下可真够狠的,打得我晕头转向。”
花想容笑了出来:“打假了,怕被傅小佳、花有时他们看出来,对不起,杨大哥,我给你赔罪了。”
杨向道:“哎,杨向岂是这么不知好歹的人.你们这是在帮我呀,我怎能责怪乐天兄弟。”
史昭从怀里掏出一包药,递到杨向手中道:“擦在额头,明天就消肿了。”
杨向目瞪口呆地道:“你,你还真有药啊?”
花想容也奇怪地道:“这药是从哪儿来的?”
史昭道:“在我从前穿的衣服里找到的。”说着,转身走到路旁,坐了下来。
花想容奇怪地道:“乐天,你这是做什么。”
史昭道:“谁知道你们要聊到什么时候,我先歇歇。”说着,合上了双眼。
花想容走上前来,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好了,好了,咱们马上赶路。天亮前回到烟雨盟!”
花正开飞步走进厅入堂。
偌大的大堂中,只有花想容和史昭两个人在静静地等待着。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