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四章:计中之计 2018-07-22 09:26 更新 | 2,829 字

通往观音庙的崎岖小路上,花有时和几名头目率数十名身着玄衣的烟雨盟庄丁无声地沿小路向前奔去,属下们掌中的钢刀在月光下泛起阵阵寒光。

忽然,前面的长草丛中传出一声低低的呼哨,一条黑影飞掠而出,落在了小路中央。

花有时一摆手,所有人停住了脚步。

只听黑影轻声问道:“是花有时吗?”

花有时赶忙答道:“正是,是老六吧?”

黑影快步来到近前,正是傅小佳。

花有时道:“老六,在卧虎镇上看到留下的标记,这才率弟兄们随后赶来。”

傅小佳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我刚刚探过路了,前面是观音庙,有大批盐枭聚集在那里。”

花有时道:“小姐和乐天呢?”

傅小佳摇了摇头道:“没有看到他们,应该是和盐枭们在一起。奇怪,花想容和乐天为什么要跑到这儿来和盐枭们见面,难道……”

花有时狞笑道:“盐枭头子杨向是小姐的朋友,老爷之所以让你跟踪他们,就是为了找到盐枭的下处,将这些穷棒子一网打尽。”

傅小佳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为了这个!”

花有时点了点头,看看天色道:“已是二更时分,盐枭们应该早已睡下。咱们趁夜摸到观音庙,趁他们熟睡之际,杀将进去,来个暗算无常死不知!”说着,双手比了个杀人的动作。

傅小佳狞笑道:“真是条妙计,那花想容和乐天呢?”

花有时道:“将他们带回烟雨盟,由盟主发落。”

傅小佳点了点头。

花有时冲身后的庄丁们一挥手,众人向前飞奔而去。

已是深夜,祠堂外一片寂静。门前空场上,两名值夜的盐枭来回巡哨。

不远处的长草丛中,傅小佳和花有时露出头来,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傅小佳轻声道:“我绕到正面,先制住那两个巡哨的。”

花有时点了点头。

傅小佳长身而起,向祠堂正面的小树林迂回而去。

庙前的空场上,两名盐枭来回巡视,警惕地四下观察。忽然,身后传来“扑”的一声轻响,二人一惊,忙转身望去。不远处,一团火球飞快地滚人了祠堂正面的小树林中。

二人对视一眼,将掌中刀一摆,快步向火球追去。火球滚到一棵树下,倏然不见了踪迹。

两名巡哨的盐枭飞奔而至,四下寻找着。突然,树后人影一闪,傅小佳出现在二人背后,双掌一抖,重重地切在两名盐枭的后脖梗上,二人哼了一声,晕倒在地。

傅小佳抽出腰间的双刀,冲出树林,飞快地奔到祠堂门前,身体贴在廊柱之侧,掌中双刀向不远处的长草丛中摆了摆。

“哗”的一声,花有时率几名头目和一众庄丁从草丛中长身而起,快速奔到庙门前。花有时冲身后众人挥了下手,众庄丁无声地分散开来,迅速将祠堂团团包围。

傅小佳和花有时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傅小佳纵身腾起,来到庙门前,飞起一脚将大门踢开,一声大喝杀将进去。花有时和几名头目率门前的庄丁一摆掌中钢刀呐喊着冲进祠堂。

庙内空无一人。

傅小佳、花有时众人停住了脚步,奇怪地四下望着。

庙堂内空空荡荡,一片寂静。

猛地,傅小佳大叫道:“不好,有埋伏,快撤!”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巨响,庙堂大门关闭。

傅小佳等人猛吃一惊转过身来。说时迟,那时快,头顶黑影闪动,一张大网劈头盖脸地撒落下来,登时将傅小佳、花有时等人兜在了网内。

傅小佳厉声惊叫着抡刀猛劈大网,企图冲出困缚,就在此时,房梁上人影闪动,十几名盐枭飞身跳下地来,抓起地面上的网绳,一声吆喝,大网顿时收紧。网内的傅小佳、花有时众人立脚不稳,踉踉跄跄地相互挤撞着倒在地上。

外面的盐枭一声大叫:“弟兄们,把网拉高!”

话音未落,十几名盐枭一起使力,拽动网绳,大网缓缓升高,将傅小佳等人吊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震天的喊杀之声。数十名盐枭高声呐喊,从四面八方的树林、长草中掩杀出来,棍棒刀枪,锄头钉耙雨点般落向了祠堂门外负责包围的烟雨盟属下身上,属下们措手不及,仓皇应战,转眼之间便被盐枭们打得星落云散,抱头鼠窜。

傅小佳、花有时等人被吊在网内,惊疑不定地四下望着。

门外杀声震天,花有时恐惧地道:“老六,他们早有准备!”

“说对了!”庙堂后面传来一声大喝,花有时等人扭头望去。见杨向率几名盐枭押着五花大绑的花想容和史昭大步走了出来。

花有时和傅小佳立时惊呆了,二人对望一眼,倒吸一口凉气。

杨向望着二人冷笑一声道:“你们以为盐枭真的那么好对付?实话告诉你们,从葛灭霸的女儿来到观音庙给我送信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这定是你们的诡计!”说着,他回过头怒视着花想容道,“花想容姑娘,你不是说只有你和乐天二人前来吗,现在怎么样?”

花想容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眼。

史昭站在一旁,神色木然,一动不动。

杨向指着花想容骂道:“你这心如蛇蝎的女子,竟与你爹定下这般恶毒的计策,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亏我杨向还把你当成了朋友!”

花想容睁开眼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杨向冷笑一声:“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演戏!不知道?哼,你和乐天在前面走,这些人在后面跟。你二人先到这里稳住我们,而他们则趁夜发动攻击,乘我不备暗下毒手,将我等一网打尽。幸亏我识破了你们的诡计,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杨向了!”

他越说越气,伸手从身旁一名盐枭手中夺过一把钢刀,架在了花想容的脖子上,厉声喊道,“你这恶毒女子,我他娘宰了你!”说着,抡起手中的钢刀就要冲花想容劈去。

网中的傅小佳和花有时大惊失色,失声惊呼。

花想容一声大叫:“等等!”

杨向停住了手道:“你还有何话说?”

花想容哭道:“杨大哥……”

杨向重重地呸了一声道:“谁是你大哥,少他娘说好听的,有屁快放!”

花想容哀告道:“你知道,我是花盟主的女儿,你要是杀了我,那可就和烟雨盟结下了深仇大怨啊!”

杨向冷哼一声道:“那又怎么样?花正开视我们盐枭为眼中钉肉中刺,对我们赶尽杀绝,斩草除根,我们盐枭早就和他结下深仇大怨了!今天,我要把你们全宰了,让姓花的知道,盐枭不是好惹的!”

傅小佳和花有时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不敢作答。

只听花想容道:“杨大哥,你先消消气,听我说。你杀了我们,不过是一时痛快,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烟雨盟的势力之大,凭你们盐枭是无法与之抗衡的。依我看,你倒不如利用眼下这个机会,跟我爹谈一谈,彻底解决两家的宿怨。”

杨向的刀缓缓放了下来道:“哦,我倒要听听。”

花想容道:“这样吧,你将傅小佳、花有时和我们的人放回去,把我和乐天留下,让他们给我爹传信。我爹是最疼我的,绝不会置我的生死于不顾,你只要以我的性命来要挟他,不管提出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

网内的傅小佳、花有时听了花想容这一番话,心中很是感动,惭愧地道:“二小姐,这怎么能成呢,我说杨兄弟,确实是我们暗中跟踪才找到了这里,二小姐并不知情。”

杨向冷笑一声道:“谁会相信你们的鬼话,放你们回去,休想!”

杨向的目光望向花想容道:“不错,我会跟花正开谈一谈,但只要有你一个人就足够了。你刚刚所说提醒了我,只要你在我的手中,你爹岂肯投鼠忌器,不论我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

花想容点了点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