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三章:出尔反尔 2018-07-20 08:47 更新 | 3,004 字

天色已明,泥泞的小路崎岖蜿蜒,两旁树木丛生。史昭和花想容纵马飞驰,只见前面出现了两条岔路,二人厉声吆喝,勒停了坐骑。

花想容四下看了看道:“刚刚那个樵夫说,遇岔道走左边,再向前十余里便到观音庙了!走吧!”说着,拨马走上了左边的岔路,史昭却没有动,静静地坐在马上发呆。花想容回马道,“乐天,这会儿发什么呆,快走吧!”

史昭仍然没有动,双目呆呆地望着远处的某个地方。

花想容拨转马头来到他身边道:“乐天,你想什么呢?前面就到观音庙了!”

史昭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翻身跳下马来,走到花想容的马头前道:“下来。”

花想容愣了:“下来,下来做什么?”

史昭道:“我让你下来,自有道理。”

花想容道:“好了,乐天,别再闹了……”

“下来!”史昭望着她,口中进出两个字。

花想容愣住了,有些害怕:“乐天,你,你到底怎么了?”

史昭不再说话,两眼死死地盯着她。

花想容无奈地笑了:“好,好,我下来,行了吧。”说着,翻身跳下坐骑道,“说吧,你要干什么?”

史昭走到两匹马前,猛地伸出手在二马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两掌。两匹马一声长嘶,奋蹄狂奔,朝着右边的一条岔路飞跑而去。

花想容惊呼道:“哎,马,马!”她向前追了两步,可马儿已经跑远了。

花想容生气地扭过头对史昭道:“乐天,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到观音庙给杨向送信,你现在却把马赶跑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史昭没有说话,侧耳倾听远处的动静。

花想容气得脸涨得通红,大声喊道:“你倒是说话呀!”

猛地,史昭拉起花想容,飞步奔进了路旁的长草丛中。

花想容又急又怒,她拼命挣脱了史昭的手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史昭轻轻嘘了一声道:“蹲下!”

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花想容愣住了,史昭拉着她蹲下身,向大路上望去。

远远的,一匹马疾驰而至,来到岔路前,马上之人翻身跳下,四下里张望着。不是旁人,正是跟踪而来的傅小佳。

花想容惊得嘴张得大大的,杏眼圆睁,她怎么也不明白,傅小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傅小佳蹲下身仔细地查看着路面上的马蹄印,而后站起身,跃上马背,纵马向右边的那条岔路奔去,转眼之间便不见了踪迹。

草丛中,史昭和花想容站起身来。

花想容目瞪口呆地道:“傅小佳,傅小佳怎么会在这里?”

史昭神色木然地道:“你爹派来的。”

花想容立时傻了:“我,我爹派他来做什么?”

史昭看了她一眼道:“跟着我们,找到盐枭,杀了他们。”

花想容惊道:“这,这怎么可能?我爹绝不会做这种事!”

史昭不再说话,闭上了双眼。

花想容静静地思索着,良久,她长叹一声颓然道:“不错,你说的有道理,肯定是我爹派他来的,否则他为什么要跟踪我们。真想不到,我爹竟会,竟会做出这样的事……”说着,泪水涌出了双眼。

一边的史昭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花想容看了他一眼委屈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史昭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可说的。”

花想容回过头来,望着史昭道:“你是什么时候发觉他跟踪我们的?”

史昭平静地道:“在烟雨盟。”

花想容惊道:“那为什么不早说!”

史昭道:“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花想容愣住了:“什么意思?”

史昭道:“你是想帮你爹灭掉杨向,还是想救他们。”

花想容气得半天没有说话,猛地,她跳起身来,狠狠给了史昭一脚喊道:“杨向是我们的朋友,我怎么能帮我爹灭掉他!”

史昭看了她一眼,还是那么平静地道:“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

花想容愣住了,呆呆地望着他。

史昭道:“你说过,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花想容笑了:“你这臭家伙,说起话来干艮倔丧,噎得人透不过气儿来!不过,有些话我还是挺爱听的。”

史昭又闭上了眼睛。

花想容道:“想不到你平时傻呆呆的,到了关键时刻竟然这么机灵。”

史昭睁开眼淡淡地道:“要救你的朋友就赶快走,傅小佳马上就会回来。”

花想容点了点头道:“快,走吧!”

二人冲出树林,沿小路向前奔去。

这观音庙是一座不大的祠堂,里面供着观音菩萨。祠堂四周密布着盐枭们的岗哨。

杨向正与几名小头目说着什么:“最近几日,有一批兄弟从海陵盐场粜了几担盐,过洪泽湖后就要进入卧虎镇了。你们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千万不要再让盐落到烟雨盟手中。”

一个小头目道:“向哥,你放心吧。我们全体出动。”

杨向点了点头。

正说话间,一名放哨的盐枭跑了进来道:“向哥!”

杨向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了?”

盐枭道:“那个花想容姑娘来了。”

杨向一愣:“哦,现在哪里?”

盐枭道:“就在庙堂外。”

杨向一挥手:“走!”

花想容和史昭站在祠堂外的空地上,周围几名盐枭手持兵器严密看守。杨向出来一见眼前的情形,他大喝一声道:“不得无礼,还不走开!”

旁边监视的盐枭们赶忙散了开去。

杨向跑过来,喜道:“花想容姑娘,你怎么来了?”

花想容道:“杨大哥,本来我是到观音庙给你送信儿的,我爹答应想要和你谈谈。”

杨向一喜道:“哦,真的?”

花想容摇了摇头黯然道:“可刚刚我们发现,我爹派了眼线随后跟踪,想摸清你们的落脚点,将你们一网打尽!”

杨向猛吃一惊道:“什么?”

花想容愧疚地道:“对不起,我,我给你惹来麻烦了。”

杨向望着她,感动地道:“花姑娘,你别这么说。你能不帮助你爹灭掉我们盐枭,杨向已是感激不尽。更不要说,你本是好意,却被你爹利用。你能来这里将此事告知杨向,足见你宅心仁厚,杨向感佩之至!”

花想容急急地道:“现在怎么办?一旦傅小佳发现他被骗,一定会回到岔路寻找,那条岔路离观音庙不过十余里,他就是摸也能摸到这儿来。”

杨向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花想容焦急地道:“杨大哥,我爹手下的那些人心狠手辣,这你是知道的,我看,你们还是赶快逃走吧!”

杨向踌躇道:“花姑娘,我们逃走了,你回去可怎么向你爹交代呀?”

花想容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一点,良久,她深吸一口气道:“你放心,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杨向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你是为我们才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让姑娘难做,杨向会于心不安的。”

花想容急道:“可,可,那怎么办呀?”

杨向抓耳挠腮,也没了主意。

花想容急得双手连搓,忽然,她看到了站在一旁气定神闲,闭目养神的史昭。她又好气又好笑狠狠拽了史昭一把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闭目养神,快说,现在该怎么办?”

史昭睁开眼睛道:“不知道。”

花想容当场噎住了。

史昭又闭上了眼睛。

杨向道:“这样,让弟兄们撤离,我随你们回庄去见你爹!”

史昭猛地睁开双眼,吃惊地望着杨向。

花想容惊叫道:“那怎么行?你要是落在我爹的手中还有命在呀!”

杨向急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

史昭望着二人,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花想容道:“杨大哥,只要天一黑,他们就会动手,没时间了,你们还是赶快跑吧!”

杨向道:“我们跑了,那,那你怎么办?”

“跑什么!我们抓你,你抓他们!”说话的是史昭。

花想容和杨向回过头奇怪地道:“你说什么?”

史昭道:“自己想。”说着,转身走到一旁,坐在了祠堂前的台阶上,又闭目养神去了。

花想容和杨向对望一眼,仔细琢磨着史昭的话,指着杨向道:“我们抓你,你抓他们……”

杨向不解地道:“这是什么意思?”

猛然地,花想容的眼睛亮了:“对呀,我们抓你,你抓他们!”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