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二十八章:伤痛我悲 2018-07-07 08:31 更新 | 1,590 字

已是深夜,街道上静悄悄的,寒风吹过,发出一阵疹人的呼哨。就在这万籁俱寂之时,街口处两条黑影闪了出来,穿过街道,快步走进一条漆黑的深巷之中。

巷子两旁高墙耸立,中间有一道黑漆大门,黑影快步来到门前,叩响了门环。不一会儿,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黑影伸手揭去头戴的风帽,正是赵頌和瞿让。开门人道:“二位请进,龙首在大堂等候。”二人点了点头,快步走进门去。

龙首在堂内焦急地徘徊着。

门声一响,赵頌和瞿让走了进来:“出什么事了?”

龙首阴沉着脸道:“据坞衣社细作传来的消息,今夜袁可立率卫士突袭了北沟大仓!”

赵頌和瞿让一声惊叫:“什么?他,他怎么会知道北沟大仓的所在?”

龙首道:“这一点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赵頌颤声道:“龙首,上次你对我说甄馥和刘闻道关押在北沟大仓之中?”

龙首道:“正是。”

赵頌担忧道:“这二人不会落到袁可立的手中吧?”

龙首道:“现在袁可立刚刚返回扬州,详细情形还无从得知。但王俭的那封密信已经取回,这二人即使被袁可立救出,也不过是空口无凭,能耐你何呀?”

赵頌松了口气道:“不错。幸亏密信及时取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说今天下午发下黜置使大令调集水营快船,原来是冲着北沟大仓去的!”

龙首道:“最后一批官盐已经运往盱眙,袁可立拿下的不过是个空仓,这个不足为虑。今夜我要亲自出马暗探黜置使行辕。二位,我之所以将你们请来,是要告诉你们,近几日停止一切活动,深居简出,等候我的消息。”

赵頌和瞿让道:“请龙首放心。”

钦差行辕

锦衣卫卫将行辕团团围住,严密把守。

史昭的铠甲摆放在书案上,袁可立一动不动,静静地望着,睹物恩人,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眼。

堂门打开,张子羽端茶走了进来,望着袁可立的样子,只觉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袁可立睁开眼睛,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道:“子羽呀,还没休息?”

张子羽道:“睡不着啊。老师,喝杯茶吧!”说着,将茶盏放在了桌上。

袁可立轻轻抚摸着铠甲道:“史昭跟着我从小一起长大就像是亲兄弟,而你更像是我的亲儿子啊!”

张子羽点了点头。

袁可立道:“除了危险,我没有给过你们什么。记得吧,史昭总是开玩笑,……可现……却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老师,您……保重身体啊!”

袁可立沉在自己的追忆中,道:“别看他总是调侃我,说我如何偏心你,其实我是舍不得他啊!之前请我帮他做媒我还拒绝了,早知道应该答应他,把我家小妹嫁给他啊!都是我都怪我啊!这一次,他终于没能回来。我能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呢……是我太自私了!”

张子羽劝道:“老师,您别自责了。我想,史将军在九泉之下也不愿意看到您这个样子。”

袁可立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自责是于事无补的。史兄是为国家,为社稷,为黎民百姓献出了生命!他无愧于大将军的称号,无愧于大侠的称号,无愧于大英雄的称号!”

张子羽双唇颤抖,热泪盈眶。

袁可立的眼中混着悲伤、痛惜,还有深深的愤怒,道:“如果说此刻我的心中还有一丝欣慰,那就是替史昭感到自豪!如果说此刻我的心中还有什么比悲伤更加强烈,那就是仇恨!我发誓,残害史兄的人会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张子羽点头道:“此次突袭北沟大仓,未能将山鹏抓捕归案。老师,我们下面该如何运作?”

袁可立沉了沉气,道:“现在只有沿着官盐的去向穷追不舍,直至查清歹徒们的藏盐之所。你想一想,他们处心积虑,袭击盐船的目的是什么?”

张子羽道:“当然是为了谋劫官盐。”

袁可立道:“不错。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找到了盐,那就等于用匕首戳进了他们的软肋。到那时,什么山鹏、坞衣社,还有筹划此事的元凶巨恶,都会从幕后跳出来,一一暴露在我们面前。”

张子羽点了点头道:“据雄豪交代,官盐被运到盱眙附近。”

袁可立决绝地道:“所以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便是,尽速赶往盱眙,查出官盐下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