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眼前一黑
作者:榴莲奶糖      更新:2022-01-13 18:54      字数:2018
       对不起,害他吃了那么多苦。

       以后再也不会了。

       她伸手去解他胸前扣子。

       “冯盈盈,”他开口,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她简直在玩火!

       “知道,远哥哥,我们是夫妻,夫妻行房事不是正常的吗?”冯盈盈睁大眼睛,眼底写满无辜。

       莫忱远反手一掀将她压在身下。

       他俯下身,贴着她的耳垂咬牙切齿的说:“冯盈盈,这是你自找的。”

       刺啦—

       男人大手一扬,素色长裙被他撕烂。

       一夜旖旎。

       第二天,冯盈盈睁眼,身边已经没人了。

       想到昨天的缠绵,她耳根一红,虽然说再世为人,但她昨天胆子也太大了,居然……

       冯盈盈扶额,唇角笑意却压不住,一连在床上打了几个滚。

       她居然把莫忱远给睡了,睡了!

       好羞涩。

       冯盈盈捂脸,傻笑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她昨晚无意中摸到莫忱远的脉象,发现在他身体里的毒素已经隐隐有爆发的迹象了……

       要是再这么任由发展下去,怕是要危急性命。

       冯盈盈眉头紧蹙,突然想起自己嫁过来时,爷爷送给她的那个药箱。

       她记得爷爷当时还跟她说过,药箱里装的都是他多年来苦心收集的珍稀药材,是他特意为她准备的嫁妆。

       但因为自己不满这段婚姻,连带着那些嫁妆都觉得刺眼,所以嫁过来后,看也没看,就直接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储藏室里了。

       想到这里,冯盈盈立刻起身,跑到储藏室。

       储藏室里一般不会放太过贵重的东西,所以仆人们也没有特意上锁。

       她轻松地打开储藏室的门,钻了进去。

       一阵翻箱倒柜后,终于从各种堆积着的箱子底下翻出了那个满是灰尘的药箱。

       她努力平复自己狂跳的心脏,确定外面没人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药箱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正当她拂去灰尘,打算检查一下里面是否有能够缓解莫忱远体内毒素的药材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规律的敲门声。

       接着,云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少夫人,少夫人……你起床了么,少爷吩咐厨房给你准备吃的了。”

       冯盈盈心头一紧,快速地将药箱塞进柜子里,还特地在外面上了把锁。

       毕竟她现在也不确定药箱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暂时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冯盈盈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开房门若无其事的随着云妈下了楼。

       饭厅里冯楚瑶已经坐在那里了,她抬起头时眼中的惊艳藏不住。

       冯楚瑶眼底闪过一丝不甘。

       她向来知道冯盈盈长得好,没想到不施粉黛更是美得让人睁不开眼,不过,她怎么不穿以前的衣服了?

       “姐姐,你今天跟以往不太一样啊?”冯楚瑶一副不解的样子,“我记得你之前的打扮都特别酷。”

       嗬,冯盈盈心中冷笑。

       她淡淡一笑:“是么,穿得像个调色盘确实挺酷的。”

       冯楚瑶:“……”

       被她噎住,冯楚瑶也不觉得尴尬,旁边的云妈多嘴说了句:“少夫人这样打扮多好看啊,干干净净的。”

       哼,冯楚瑶也嗤了一声。

       好看有什么用,到最后不都是她的。

       “谢谢云妈夸奖。”冯盈盈由衷说,余光瞥见冯楚瑶的表情,心中只想笑。

       她现在估计气坏了。

       冯盈盈刚坐下,冯楚瑶从包里摸出来一瓶药,放到桌上。

       “这是姜逸臣从国外带回来的,说是可以抑制姐夫的心脏病,对心脏病有奇效。”

       奇效?

       冯盈盈盯着药瓶,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就是这瓶药,他们骗了她,骗她让莫忱远吃下,最后险些害得他暴病身亡!

       指甲掐入手心,冯盈盈脸上却是盈盈笑意。

       “那替我谢谢姜逸臣了。”

       抬眼,一个高大的身影落入眼中,莫忱远不知何时进来了,站在冯楚瑶身后,她却浑然不觉。

       男人黑着脸,目光落在药瓶上。

       冯楚瑶见她没收,刚要说些什么,男人阴沉的声音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这是什么?”

       吓——

       冯楚瑶捂住心口,吓一跳。

       正要说些什么,却只听见他冷冷的声音:“这里不欢迎外人,冯二小姐请自便。”

       “……”

       冯楚瑶眼中闪过怨恨,却只能拿起包灰溜溜走了。

       至少现在,她还不敢和莫忱远叫板。

       莫忱远抬眼,冯盈盈的笑脸落入他眼中,他有些晃神。

       她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而他并不知道,冯盈盈正是想让他亲眼看到这瓶药的来历,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你笑什么?”他问。

       “没笑什么,这瓶药是姜逸臣从国外带回来的,说是治心脏病的。”冯盈盈解释,特意加重了姜逸臣的名字。

       莫忱远和姜逸臣一直都是竞争对手。

       她点到为止,相信莫忱远会有自己的判断。

       果然,男人伸手把药瓶撞入西装外套的兜里,自顾自的坐在桌边,冯盈盈见状,赶紧起身:“我去给你拿早饭。”

       她对莫忱远一直有愧,一心想要弥补他。

       刚起身,不料被他一把拽住手腕,冯盈盈不解:“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昨天,加上今天,冯盈盈都极其反常。

       “我……”

       她一时语塞,总不能跟他说自己活明白了吧。

       半晌的犹豫,男人眉心蹙得更深,脸色更黑,“冯盈盈,你又在使什么诈,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

       从她嫁给自己之后,没少折腾。

       他倒要看看,她还能折腾些什么。

       “不是,忱远你误会了,我没打算使坏,我就是……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我就是想给你拿个早饭。”

       她极力解释,但越是这样莫忱远越是怀疑,手指收紧。

       “痛……”冯盈盈皱眉。

       他真把自己抓痛了,下意识就想要挣扎,不料莫忱远率先放手,冯盈盈重心不稳,整个人摔倒在地。

       咚的一声响。

       后脑勺一阵剧痛,她眼前一黑。

       该死的!

       莫忱远赶忙起身查看她的伤势,将她抱回房间,给医生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