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真假千金(14)
作者:青行灯      更新:2022-01-14 12:00      字数:3147
唐家为宁芙举办的这场认祖归宗的宴会,注定只能以混乱收场了。

       说是混乱,都已经是往和谐的走向去说了,因为此时此刻唐悠悠已经把宁芙摁在地上,并且用用碎掉的玻璃片抵住了宁芙的脖颈。

       好好的一场认祖归宗和认养女的大喜日子,搞得却已经见了血。

       “啊!”

       “天!”

       “唐悠悠!”

       “悠悠!”

       “你疯了吗!快放开宁芙!”

       周围的尖叫声和呐喊声此起彼伏,就连唐家人都顾不得那种被唐悠悠这个白眼狼背刺的悲伤。

       毕竟谁都没想到唐悠悠会如此丧心病狂,居然会暴起对宁芙出手挟持,哪里还有心思伤心唐悠悠之前做的那些破事儿是多么伤人。

       “唐悠悠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要一错再错!”唐子君焦急的对这个曾经最疼爱的妹妹怒吼着,眼中满是愤怒和对宁芙的担忧。前一段时间,他是知道了唐悠悠可能有两幅面孔,但如今这般疯癫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

       假如说聊天记录还有可能作假,但现在唐悠悠挟持宁芙的事情却是明晃晃的表现出来的。

       他无法想象自己那么单纯善良的妹妹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只是买凶绑架,还做出用利刃直接伤人的事情!同时,他又想到自己当初为了维护唐悠悠对宁芙的伤害,更是愧疚又难堪。

       唐悠悠无法忍受自己倾慕的莫熙厌恶的目光,同样也无法忍受唐子君的憎恨。

       那是从小把她看到大的哥哥,那是就算知道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也宠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哥哥。她曾经还安慰自己,就算父母都被唐宁芙抢走也没关系,至少这个家还有一个哥哥是无论如何都站在自己身边的,但唐子君最近的冷漠和现在的指责却已经让唐悠悠彻底失去理智。

       唐悠悠流着泪心痛的不行,却仍旧逞强般歇斯底里的呐喊着:“我想做什么?是你们想做什么!你们一步步把我逼成这样样子,我已经没有希望了,我就算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此时此刻,由于过于激动,本就已经扎破了宁芙的肌肤的玻璃扎的更神了,假如说刚刚只是擦破皮的话,宁芙此时已经有了生命危险。

       这下子就没有人敢继续说什么指责唐悠悠的话了,生怕唐悠悠被刺激的直接把宁芙给杀掉。而和宁芙没有交情的也不敢说什么糟糕的话,万一唐悠悠因为这些话被刺激的伤害到宁芙,唐家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就这样,刚刚还千夫所指的唐悠悠就莫名其妙的控场了。

       但身为被挟持有生命危险的宁芙却毫不慌乱。

       她完全没有自己危在旦夕的自觉,反而冷冷的继续说刺激唐悠悠的话:“不要搞得好像你自己多可怜的样子。你总是擅长把错误怪在别人身上,你一口一个别人逼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回归抢走了你的一切,那你知不知道我过去过的是什么生活?”

       莫熙急了,他报警的同时忍不住对宁芙提醒道:“宁芙你不要再说了……小心她……”

       眼看着自己恋慕的莫熙站在宁芙的一面,担心她伤害到宁芙更是让唐悠悠心如刀绞:“让她说,为什么不说,这一切明明都是唐宁芙搞的鬼,是她想要毁掉我!”

       显然,在唐悠悠的逻辑里,她可以伤害宁芙,但是宁芙不能反击,就算知道一切是她做的,也不应该说出去,不然就是宁芙的阴谋,是宁芙搞的鬼。

       这种她给别人杀了,别人都不能反抗不然就是别人不好的嘴脸着实让人恶心,唐父唐母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出了问题,才让唐悠悠如此的自私丑恶。

       宁芙仍旧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说现在的场景就是她所等待的。

       她冷冷的凝视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恨不得立刻杀死自己疯癫的唐悠悠:“你的亲生母亲因为贫穷不想你受苦,把我和你在医院里掉包!因为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对我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母爱!你在爸爸妈妈的关爱长大时,我却在责骂和殴打中长大!我从四岁开始就自己做饭,从初中开始就知道假如我拿不到奖学金就会被卖给老光棍做媳妇,甚至你那个重男轻女的奶奶已经把我卖给了老光棍当媳妇!要不是我不认命逃了出来,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这么多年,唐宁芙的怨恨只多不少,如今得到了宣泄自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她的话让本来就安静的场面更加安静,不认识唐宁芙的人都无法想象这个看起来很端庄得体的女孩在被交换回来之前居然过的是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比起唐悠悠的自怨自艾,这样的人生才是真的地狱。

       唐家人早就泪流满面,他们知道女儿过的不好,但却只是以为不好的原因是贫穷,却没想到林家人根本没把宁芙当做人来看待……而他们,还因为所谓的恻隐之心留下了唐悠悠这个罪人的女儿,让宁芙受到二次伤害。

       唐悠悠不知道那些细节,但她却知道一旦离开唐家被打回原形会过的多辛苦。

       所以她才会拼了命的想要挤走宁芙和宁芙竞争,可当一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的怨恨却显得那么丑恶,这一瞬间,唐悠悠心虚了。

       而宁芙便趁着这个机会,一把抓住了抵住自己脖子的玻璃碎片。

       在众人的惊呼中,宁芙的手心被玻璃碎片扎出的鲜血顺着手腕滑下,但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而现在,我爸爸妈妈好不容易把我找回来了,他们心地善良不忍心让你去过苦日子说要收养你,结果却口口声声说是我夺取了你的一切,你每天都在装柔弱刺激我,搞得好像我多么不容人一直欺负你,让哥哥站在你的那一面动不动就辱骂我!你抢走我的家人还不肯放过我!甚至还让你那个吸毒抢劫的爹买通混混绑架我要毁了我!我唐宁芙是欠了你们一家什么,才会被你们一家四口一起伤害!你说啊!”

       这是宁芙来自惊魂最深刻的疑问,唐宁芙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这样对待,明明一开始就是受害者,现在居然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滴~呜~~滴~呜~~滴~呜~~”

       警笛声想起,一群警察闯了进来,恰好宁芙已经凭自己挣脱了挟持,还被宁芙暗中掐了麻筋的唐悠悠就被警察制住带走了。

       “宁芙……你还好吧!”说着,莫熙立马拿出手机打救护车的电话,他站的很紧,可看出宁芙刚刚抓那玻璃碎片的动作有多用力,生怕宁芙这样冲动伤到手筋。

       而唐母却挤开了莫熙,一把就把宁芙搂在怀里:“宁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看好你,是妈妈的错!妈妈就不该留下这个白眼狼伤害你,是妈妈的错呜呜呜……”

       宁芙靠在唐母的怀里并未出声,但她却在心里对那个献祭了灵魂的女孩说:你的心愿,我为你达成了。

       再后来……

       唐悠悠以故意伤人罪被拘留,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唐父唐母这次完全舍弃了以往对唐悠悠的怜惜,表示一定要追究到底。

       但唐悠悠毕竟尚未成年,法律也无法判刑,而是被关在了未成年犯管教所。

       可已经没有了家人的唐悠悠就算将来从少管所出来,犯罪又辍学的她显然不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她从唐宁芙身上所夺走的一切,终于在自私和算计中,悉数归还。

       倒是唐悠悠的亲生父亲林城在知道这件事后主动站出来投案自首,把绑架未遂的罪名一力承担。他是成年人还是个吸毒者还有抢劫黑历史,再加上唐家背后使力,直接让林城被判了二十年,他这副因为吸毒越发糟糕的身体还能不能活二十年都是个未知数。

       而宁芙却在那日后彻底消失了,唐家人对外的说法是宁芙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成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出国留学了。

       虽然说一个高中生出国留学似乎有点早,但唐父早就炫耀过宁芙因为成绩被录取的事情后,这群吃瓜群众也只能感慨唐家的基因好,没看唐宁芙从小生活在这么恶劣的环境还能成为学霸。

       唐悠悠这种从小接受优质教育的女孩却和她的亲生父亲一样,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

       八年后,宁芙已经完成全面完成了学业。

       她没有依靠唐家而是靠着自己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学者,成为了一个优秀的人。

       而这八年的期间,她的父母甚至兄长有去国外探望过她,而今日却是她第一次回到自己的祖国。

       宁芙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近乡情怯。

       她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回到家,还是先找个地方住,然后再约时间回家去见这个身体的父母。

       毕竟当初离开的时候,唐家是舍不得她想要好好补偿,但她自己却执意要离开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宁芙的肩膀。

       宁芙转身,映入眼中的是一如当年般英俊,却已经长的快190的莫熙对宁芙笑的阳光灿烂:“当年你还欠我一顿饭,现在应该兑现了吧!这么多年我还一直独立养了我们两个人的猫,昨天晚上我算了一下利息,保守来说你得请我吃一辈子的!”

       吃一辈子的饭。

       一辈子啊……

       “好。”宁芙笑了,阴霾尽数散去,这样,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