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旖旎的夜晚 2017-12-07



王涛不等多想,管晴就催促:“快点,年轻轻的,怎么磨磨唧唧的,跟我出去是出公差,又不是办私事,你怕什么?”。

王涛不放心:“管副科长,去那?”,管晴有些不耐烦:“你跟着就是,不该问的少问”。

王涛只好跟在管晴的后面,下楼上了车,车子在街上拐了几个弯,来到了一家珠宝店。管晴说道:“王涛,我们下去”;

王涛也不敢问是怎么回事,只要静静的跟在管晴的后面,直到来到了2楼,一个首饰柜台。

“售货员,给我拿这一款,给我两套”,管晴看中了一款首饰。

售货员:“这一款是9998元,两套是19996元,发票怎么开?”

“给我开一款的价格”,管晴说完,王涛站在一边,很快就明白了,怪不得单位行政科的正副科们富得流油,原来是用这种办法。

出了珠宝店,来到了一个小区,这里是高档小区,王涛知道,在京都,这样的小区,就是有钱也是买不来的。两个人来到一座楼下,管晴开口了:“你在楼下等我,我一会就下来”。

王涛只能老老实实的在楼下等着。过了半天,管晴才出来,笑眯眯的对着王涛:“搞定了,走,回家庆祝一下”。

王涛不知道管晴说的庆祝一下是什么意思,只是机械的跟着,就来到了另一个小区里,上了18层。王涛就忍不住了:“管副科长,这是那里?”。

“一个有趣的地方”,管晴笑笑,显得有些神秘。

王涛跟着,管晴来到了一个门前,熟练的开开门。

“进来啊,在门外干什么?”,王涛有些明白了:“管副科长,这是您的家?”

管晴点点头:“算是吧,这是我另一处房产,只有我自己知道,怎么样?漂亮吧?”,管晴甚至有些得意。

王涛四处看看,这房子装饰的真是不错,中西合璧,富丽堂皇,富贵中不失典雅。王涛不禁有些感叹,自己什么时候能买上这样一套房子,自己结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姜晓曾经跟自己说过,最大的愿望就在京都买一套房子。
王涛坐了下来,见桌子上有水果,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

管晴看见了,很是赞许:“这就对了,来了就跟自己的家一样,你先坐坐,我去冲个澡”。
王涛也没感觉到什么,在人家的家里,人家洗澡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麻烦还是来了。
管晴到了浴室,让温润的水流,从头顶的柔发冲下来。她故意浴室的房门都没锁。可能王涛说不定会找个借口,冲进来,然后跟自己一起洗澡。
  但是屋子外面一片安静,王涛好像坐在沙发上看书了。
  管晴洗完后,将浴巾包裹了身体,擦干了头发,轻轻的走了出来
王涛看到管晴湿漉漉的发丝垂在肩头,身体被一条白色浴巾包裹。浴巾上端,至胸口处,堪堪遮住高圆的曲线。王涛不由得血脉沸腾。
    管晴看到王涛眼色有些呆,就朝他微微一笑,转身回卧室去了。心想,我对王涛还是有吸引力的。再漂亮的女人,如果缺少了爱情的滋养,都会缺乏信心。这段时间以来,管晴没和处长交往。她今天面对王涛时,甚至感觉有些稍稍缺乏自信了。
   直到如今,看到王涛的反应,她才稍稍有了些自信。她到了自己屋子里,躺在了床上,王涛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安抚了刚才跳动不已的小心脏。这样一来,他倒是平静了下来,冲动就是如此,过了一时,就能平静下来。拿起了手机,浏览一下网页。
 “麻烦你帮我把桌子上的吹风机拿进来。”管晴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传出来。
 王涛看了眼旁边的吹风机,走到了管晴卧室的门口。
 “门没关。”这意思是让王涛进去。王涛的心有开始“嘣嘣”跳了起来,推开门,管晴裹在毛毯里,目光动人地瞧着王涛。王涛心里一下子被射中了。
  “帮我吹一下头发吧。”管晴微微一笑的说道。
    王涛插好吹风机的插头,打开,给管晴吹起了头发。
    管晴黑色发丝,光泽而柔滑,在手中给人一种丝滑般的享受,王涛说:“你的头发真好。”
管晴说:“你吹头发的本事,也不错。”
王涛说:“以前还没给人吹过头发。”
    管晴心中产生一丝甜蜜,感受王涛的双手在自己的头发之间穿过,身上不由产生一丝电流般的感觉。
    王涛感觉差不多了,关闭了吹风机说:“吹风机也不能用的太多,否则对头发损伤很大。”
管晴说:“是啊,我平时一般都不用,我是早上洗头的。这边还没有完全干,你把吹风机给我,我自己来吹一吹。”
    说着管晴就身过手来,没想,管晴的手伸过来,裹着身体的绒毯一松,就从身上滑落了下去。
王涛顿时就呆住了。
 在绒毯之内,管晴身上没有任何挂碍。光滑的肌肤、凸起的风景、平滑的小腹下没有一丝毛发、那饱满的地方像婴儿的嘴巴一样微微的半张开着,仿佛冲着王涛在笑,使得王涛顿时就失去了控制。
管晴对着王涛的小腹下看了一眼,心里想到:“我还以为这家伙是正人君子,上一次,狠狠的拒绝了我,原来也是色狼一个”。
王涛臊得,这个时候地上要是有一条缝,王涛绝对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管副科长,我要回去了”,王涛看事不好,再不走,自己都受不了了,要是发生一点什么,可就对不起姜晓了。
“且慢,我告诉你一件事,关于下去扶贫的事情,名单里有你”,管晴拉住;了王涛,急切切的说道。
王涛一听就站住了:“管副科长,你听谁说的,有我?”
管晴说:“我当然知道,是胡处长亲口告诉我的”。王涛一听,一下子泄气了,就连自己的敏感之处,都不敏感了,这下不用急着走了。
“你要不要我帮忙?可以免去你的名额”,管晴含情脉脉的看着王涛,王涛却是关心自己的事情:“管副科长,你能帮我?”
“能啊,你需要听我的话”,管晴狡黠的一笑,王涛连忙答应:“我听,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管晴微笑着看着王涛,身体一软,靠入王涛怀里。
  两人就这么拥抱了一会儿,王涛忽然意识到什么:“这样你会冷的。”
  管晴的手,默默地将王涛的衣服褪去,拉了他一下说:“你这样也会冷的,到我被子里来。”
  王涛在也忍不住了,一会儿,他已经和管晴双双躲人了被子。他的身体,将管晴的身体彻底覆盖住,他感受到管晴充满弹性的身体,就在自己的身下,他感觉自己犹如一艘皮划艇,就在暗流涌动的海面上漂浮……
  管晴说:“我好想一直就这样,让你覆盖着我,这让我有安全感。”这是一句痴情的话,王涛没有回答,只是以身体有节律的运动回应着,管晴也开始回应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两个人才偃旗息鼓。
“好弟弟,姐姐好吗?”,管晴的手又不老实了,王涛再次的被激起了斗志,翻身上马,接着大战起来。

过了几天,王涛再办公室里喝茶,姜晓进来了。

“王涛,晚上你有时间吗?”,姜晓进来,就问王涛,王涛一愣。自己因为与管晴发生了那一幕,好几天不敢跟姜晓联系,怕姜晓看出来,今天才是第三天,王涛的心里还惴惴不安:“有啊,你有事?”。

姜晓笑嘻嘻的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晚上我有时间,想跟你在一起吃个饭”,王涛赶紧答应,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好啊,晚上去那?”。

姜晓说:“我看好了一家餐馆就在七天酒店的对门,很方便”。

王涛心中暗喜,七天酒店?莫非暗示自己要去开房?
姜晓走了,王涛沉浸在幸福的梦想之中:自己跟姜晓吃完饭,就去开房,两个人就完成了,最后的一步,自己就跟姜晓求婚,然后姜晓就羞羞答答的答应,然后自己就跟姜晓结婚,然后。。。。。

简直太美妙了,王涛想想都偷着乐,不住的看看时间,恨不得太阳早一些下山,现在就下班。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王涛就跑进姜晓的办公室,拉着姜晓去了哪家餐馆,两个虽然是喝的红酒,王涛都觉得而自己醉了。

尽管王涛的酒量很大,但是那种说不出的渴望,一直在促使这王涛,王涛就有点自醉了。姜晓看着王涛有些醉酒:“你怎么了,你不是很能喝吗?”,姜晓有点不明白。

王涛赶紧解释:“没事,喝的有点快,慢慢喝就好了。

王涛是恨不得姜晓多喝一点,那种贵妃醉酒的感觉,真是期盼。王涛只是暗暗的警告自己,只要一定要清醒一点。

姜晓喝的很慢,王涛只能按住性子陪同,虽然心里着急,可是还不能表现出来,就一个劲的灌酒,不知不觉,王涛就有些醉了。

果然,好事来了,姜晓也有点醉了,并提议开个房休息一下,今晚上不回去了,王涛一听,简直乐坏了,酒也醒了一大半。

王涛麻利的开好房,就把姜晓扶着走了进去,王涛就迫不及待的把姜晓放在了床上,就要亲吻。

姜晓却是不愿意:“身上全是酒味,你去洗个澡”。王涛只好奉命,三下五除二就脱了衣服,进了洗浴间,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就把全身洗了一个干干净净,回到床上,姜晓却是钻进了被窝,似乎睡着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