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云涌起 2017-12-07

远古天下,混沌与秩序共存。
  分人神魔三界。神界遥居天庭,九重之上,秩序最为严明。魔界深居炎夏之地,混轮一片,吴闯者死。人界久居大陆,最为无能软弱者也,无法力自保,只靠流传下来的武功。
  仙界之士大多正直善良,但过于刻薄,唯天帝之令。魔界自古无忧无虑,散乱一片,前魔君欲统治三界,被神界之辈封印,现魔界安逸无忧。人界自是古往今来的狡猾奸诈,野心膨胀,在四片大陆上不断的征战。
  而万年之前早有规定,神界管理人界人世间之事,关于命谱之类,魔界只在人死活加以引导,关于投胎之事。各司其职,互不相干。
  四大陆为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各大陆都有神界派去守护的神使。青龙,白虎和玄武早在几千年前就解决了战乱之事,唯朱雀大陆神使新上任,对于此事不知所谓。
  于朱雀大陆连年征战,百姓叫苦不应。
  朱雀大陆又分五国,白月,凌志,卢国,羽落和东岳。白月向来以繁华著称,经济贸易往来最为昌盛。凌志政治权利集中,严明,并没有其他皇室的勾心斗角,反而连成一心,互相辅佐。羽落在朱雀大陆是个可怕的存在,其军事战斗能力不容小觑。东岳地大物博,领土可谓是十分广大。唯卢国,并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但其背后有一股神秘力量秘密保卫,其能力也不可估量。
  五国之间的明争暗斗,皇室之间的勾心斗角,江湖势力的掺杂,遥远的偏薄之地神秘的南疆,使朱雀大陆成为一个混轮的大锅,互相吞噬着,千百年来,从未变过。
  百年之前,朱雀大陆守护神使最终不忍百姓疾苦,又因为其资历尚浅,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耗费神力,诛杀当代羽落皇帝羽溯,其原因则是其野心膨胀,多次挑动朱雀大陆各国战争,意图吞并其他四国。杀伐无止,凶狠残暴…
  瑶沐乃是神灵,神界天条最为严格,瑶沐之事,按律转世轮回一百年,天帝杀鸡儆猴,居然让年纪轻轻的瑶沐糟剔仙骨之刑。此昭一出,众仙哗然。
  天庭之上,仙雾缭绕,白茫茫一片,给本就圣洁的天庭带来一份神秘之感。
  天庭的仙雾,乃是一种圣物,无形无水,却孕育天地之精华,营造出神这么一种高贵的生物。大部分神都由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机缘的巧合,慢慢创造出来的。小部分神由得道高深的人而演变。
  天庭的两边,矗立着高不见顶的大柱子,柱子上盘龙似虎,威猛的盘绕,好像突然就会冲出天际。一条宽宽的长道,可以去任何地方。
  远处碧水寒潭之上,青衣漂染,纱花夺丽。墨发如瀑布半流泻下来,说不出的优雅高贵。少女手中一把无形的碧绿长剑,通剑纹着英气逼人的长龙。
  少女有着绝世的容颜,绝美的五官,拥有女子最美的一切,但此时她的表情却并不开朗。这就是四大神使之一的青龙神使。
  她幽幽的望着远处众人嘈杂的剔仙亭,亭中那一曼妙女子虚弱的喘息,看不出喜乐。
  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神界一天,人界一年,可能早已过了人间无数个秋冬。静静的矗立,仅是一个背影,就能让人闪失理智,为之倾倒。
  许久,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撒下阴影,遮住眼中的神色,收回视线,似嘲非嘲:“你这又是何苦呢?违背天命,这就是我们四大神使最大的忌讳。你当初若是听我一句劝,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你庇护的那些人呐,又能怎样?”
  深深的看了一眼,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去。化作一道青烟,融入混白的仙雾中,消失不见,好似从未来过。
  转眼又来到凌霄殿。
  两排天兵庄严肃静的驻守在此,大殿庄严的盘着龙,壁衡交叉着,金光闪闪。用魔界之士来说,神界之士太过虚伪,和人一样,喜欢这个转眼即逝的缥缈的东西。
  她站在殿门口,轻呼了一口气,自己有多久没踏入这里了?好像自己都不记得了,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这么一个宁静安和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然后,一切都变了…
  如果可以,她宁愿永世不了此地!
  旁边的白衣小天女,尊敬行了一礼,抬头发现却是名号响彻天庭的青龙神使。
  有曰:天庭有一绝,清淡而寡欲,绝色而高贵,亦青龙守护神使。
  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有生一年能见到这个绝色佳人,她瞪大了眼镜,发现是本人没错,眼睛里冒着惊艳的光芒。
  “我要见天帝。”她看着小天女的眼神略微不悦,也不拐弯抹角。
  小天女惊醒,急忙拦住,慌忙道:“天帝此时在处理政务,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已经很有多年,没有人敢这么说话了。
  她不顾其他,袖子一扫,小天女被甩到石板上,脸色煞白,口吐鲜血。果然,青龙神使如传闻一般,长相气质果然绝色,但脾气也是冰冷薄凉,喜怒无常,神力精妙…
  没有再看一眼,抬脚进了殿。
  其她的小天女急忙涌上前去,扶起那位小天女,怪异的说道:“青龙神使突然前来,我们也未告诉你。这位青龙神使跟天帝还有些渊源,我们都不敢随意阻拦,你啊…”
  小天女顿时腿软,还好,差点就魂飞魄散了…
  青龙进了凌霄殿,天帝正在处理政务,看见她来,“嘭“的一声站起来,呆住了。
  青龙脸色毫无波澜,开门见山,“你要把瑶沐如何?她只是年少不懂事,你何必如此重罚!”
  天帝放下手中的奏章,摇了摇头,从主位上走了下来,“你十万年没来见我了,如今却是为了她的事。”
  青龙冷哼一声,“当初你狠心抛弃我娘,如今良心发现了?”绝美的容颜划过一丝不屑,夹杂着一丝恨意。“为什么?我在乎的人,你都不放过?”
  天帝叹了口气,他是神界权威最高的人,如今却一副糟老头子的样子,“当初之事,我是有苦衷的。如今只是,我也有苦衷。”
  青龙讥讽一笑,“苦衷?为了天庭的安宁,还是人界的安宁?你问你,你放还是不放!”
  “此事不可…”天帝有些无力说道,其实他掌握天下生杀大权,也十分不易。
  “既然如此,我会与她一同下凡。”她不再说什么,她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对于这种铁石心肠之人,她感化不了,也实在说不起什么大道理。她只知道,自己的娘被她抛弃,遭受如此困惑,他也只是一句苦衷。如今也是一样,他到底有多少苦衷!
  殊不知,命运之轮,在这一刻,被彻底改变。不管是即将下凡历劫的瑶沐,还是她自己。终究是要踏上命运的历程。
  天下将被改变,风云涌起,暗底相争。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