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序章 2017-11-30 20:09 更新 | 5,255 字

一间宽阔房间里,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周围皆是电脑,电脑前坐着的人都全身关注的盯着,双手在键盘上不停的敲打着,没有一人说话,整个房间内全都是敲打键盘的声音。

只有一个人十分悠闲地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脸吊着一支香烟,任凭烟雾袅袅。

这人看上去只有18岁左右,脸色有些苍白,给人一副病怏怏的,让人忍不住的想去怜惜他,但他那双略带棕色的眼睛却又是那么深邃,仿佛看久了就会陷进去无法自拔,尤其是他身上有着一种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沧桑。

他就是穆玉,不死鸟的领袖——凤凰,三年前,不到15岁的他,踏入中东地区,一手组建起如今闻名世界的不死鸟佣兵团,而他更是被称之为兵王中的兵王,另无数人谈之色变。

“老大,猎物已经打起来了。”这时,一个坐在电脑面前的男子转头对着穆玉报告着,语气很是轻松,似乎猎物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穆玉吐出烟圈,抬头看向大屏幕,嘴角挂起了那个习惯的弧度:“那还等什么,出手吧。”

“A组把你们的所有资金全部抛出,攻击曼哈财团;B组把你们的资金化整为零,进攻铃木财团,要到不要让他们发现,就像是蚂蚁食象一般;C组待命。”

随着穆玉的命令,房间内再次陷入沉默,敲打键盘的声音更加激烈了。

今天是曼哈和铃木两个国际大财团在股市上相互火拼的日子,两个财团皆是有数个智囊团在背后策划着,他们算尽了一切的可能性,却没有想到穆玉这只凤凰会出手。

“我们的资金已经有三分之二被曼哈财团套住了。”A组的组长面无表情的汇报着,仿佛那被套死的庞大资金对他来说只是一堆废纸。

“继续攻击,把剩下的三分之一也撒出去。”穆玉微笑着说道。

“铃木财团已经开始吞食曼哈财团了。”B组的组长汇报。

虽然A组的资金对于庞大的曼哈财团来说算不上什么,但不死鸟的这些人全部都些是妖孽,即使资金少,但也能为曼哈财团造成不小的麻烦,本就不弱于的曼哈财团的铃木财团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所以正在势不可挡吞食曼哈的资金。

穆玉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悠闲的晃着退,抽着烟,似乎这些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房间内充斥的敲打键盘的声音,但压抑的气氛却越来越浓烈,节奏也变的急促起来。

“我们的资金已经全部被套死了。”半个小时后,A组的组长汇报道,没有丢掉大量资金而气垒,反而有些自豪。

是啊,仅凭他的那点资金,能在两个财团的大战中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已经是个奇迹了,这要是让被人知道,尤其是那些大财团,绝对会花重金聘请回去视若上宾。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内,穆玉手上的烟就没有断过,一根接着一跟,哪怕是他不抽也要点燃。

“我们的资金也已经全部撒出去了。”B组组长也相继汇报着。

“好,C组收网,要是亏了,A组和B组的人群殴你们,我可不管。”穆玉依旧坐在椅子上,半开玩笑的说道。

听到听到笑话,已经习惯了老大作风的不死鸟们皆是露出的笑容,紧张的气氛一扫而光,仿佛他们已经赢了跟多钱一样。

股市上,曼哈财团以为受到不明高手的攻击,腹背受敌,被铃木财团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虽然用尽了一切办法套住了穆玉故意撒给他们的资金,但这却是杯水车薪,与被铃木财团吞食的,简直是大巫见小巫。此时的曼哈已经完全处于劣势,只能一味的防守,想把损失降到最低。

而铃木财团,觉得是天在助他们,面对这么大的优势,早已杀红了眼,脑袋里只有钱,一心想着更多的吞食曼哈财团,最好是能把他们吞食的渣都不剩。

就在这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成定局的时候,变故再次发生。原本属于铃木财团的一些小股,居然在一瞬间汇集成一个大股,大到当铃木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莫名其妙钻出了的大股蚕食他们的胜利果实。

这当然是穆玉他们搞的鬼了,让A组全面攻击曼哈,是为了吸引注意力,让曼哈处于劣势,这样,铃木就会放松戒心,甚至最后全面进攻,都忘记的防守。

而B组的资金,化整为零的侵入铃木财团,本就极难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注意这么小的资金。

但就是这些很小的资金,在一群妖孽的操作下,慢慢滚雪球般的壮大,最后又被C组的全部汇聚在一起,攻击铃木财团毫不设防的后方。

所以穆玉才会说,要是亏了,C组肯定没脸见人。

就这样,铃木财团吞食曼哈财团的资金还没有进入自己的口袋,就已经被不死鸟毫不客气的拿来了,而且还没有停手,依旧在吞食本属于铃木财团的资金。

铃木财团的智囊团们这时才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不死鸟早已经拿着钱跑了,不留任何痕迹,让他们无迹可寻。铃木财团的损失,丝毫不比曼哈财团小,毕竟他们是让不死鸟毫无顾忌的拿啊,不多拿点,简直是对不起她们啊。

原本是两个国际大财团之间的较量,最后竟是不死鸟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而且,没有人知道是他们做的。这次事件,也被金融界视为教材反复研究,并把这次事件称为“上帝之手”。

“这次我们是真的发了。”C组的组长,一身黑衣,名号乌鸦,是不死鸟的军师,足智多谋,为人稳重,而且还是个超级黑客,曾经侵入米国五角大楼被追杀才来到中东。但到他敲下最后一个键后,也是难免有些激动。

这一次,是穆玉动用了他们这三年来用命打拼来的所有资金,尽管每个人都看上去很轻松,但他们的紧张从不写在脸上。尤其是嗜钱如命的乌鸦,他有多紧张,或许只有他知道。

不过,他们拼赢了,再一次创造了一个神话,不死鸟的资金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就说稳赚不赔嘛!当初和你商量时,就跟要你的命一样。”穆玉一脸鄙视的看着乌鸦:“就你这样的心态,也就是个小财主的命。”

“就是,平时跟你要点经费都是这坑一点,那少一点的,这一次后,你要是在坑,我可要和你拼命了。”A组的组长,是个光头,以前他只是个秃顶,被别人笑话,就一气之下把剩下的毛都剪了,名号秃鹰。他是一个狙击高手,被他盯上的目标,无一幸免。

“我也是,你要是在克扣我经费,我和秃子一起找你拼命。”B组的组长,平时在不死鸟话最多,名号八哥。别看他话多,但却是一个爆破高手,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炸弹,在他手上都能玩的转。

“且,有本事来找我啊,有南姐在,我怕谁啊!”乌鸦很嚣张地说道。他口中的南姐,在不死鸟可是连穆玉都惧怕的人物,这一次出去执行任务不在,所以乌鸦很不要脸的把她搬了出来。

看看这些的对话,不难看出,他们的关系很好,甚至很好这个词都难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们可是最早跟随穆玉,一步一个脚印的把不死鸟壮大至今的,彼此之间救过多少次,他们都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动摇的。

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嬉笑打屁,坐在椅上的穆玉也是一脸笑意,和他们在一起,是在安全的,可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然而穆玉那张苍白的脸色却多了一种惆怅,眼睛中竟是泛起了泪花,急忙闭上双眼,脑袋里回想了一些往事。

他七岁时和母亲被赶出家族,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十三岁那年误入祁连山深处,偶遇秦嬴散人,被收为徒。授其武艺,传他医术,教他琴棋书画。

而然好景不长,14岁那年,他突得一场大病,危在旦夕,幸得秦嬴散人施救,才堪堪活了下来,从那以后,穆玉的身体就一直有问题,整个人都病怏怏的

最后一次见秦嬴真人时,他告诉了穆玉关于他身体的真相。原来穆玉乃天缺之人,命中有劫,活不长久。虽然这一次被秦嬴散人所救,但命中的劫数依旧在,除非他死,不然很难化解。

而要化解这命中之劫的唯一方法,则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传说。

原来秦嬴散人和穆玉一样,同为天缺之人。他乃是秦皇嬴政之后,因先人罪孽深重,受上天诅咒,每一代人都死于非命,他自感大限之期降至。

相处这天地间有一部被世人遗忘的天书——皇极惊世书,共有九本,每一部都记载着惊世的内容。相传,凑齐九本皇极惊世书,能逆天改命,白日飞升。

奈何凑齐天书实属登天,数千年来,他们数百代的努力也仅仅只是找到了第一本皇极惊世书。

不过,经过无数年的研究,他们也是得到了一些关于天书的消息。

一是,皇极惊世书内记载了很多秘密,其中就有一部修炼功法,皇极惊世诀。也正是穆玉所学,威力强大,足以越级挑战,奈何只有一本天书,没有后续法诀,再强也只能修炼到后天三级。

二是,皇极惊世书之所以被称作天书,之所以被世人遗忘,正是因为它的每一本书都没有一个字,完全是白纸,天书和废纸没什么区别。而看懂皇极惊世书的关键就在于天缺之人的血脉,因此穆玉能看懂。

三是,只要把皇极惊世书的第一本和第二本凑到一起,就能得到第三本的下落。得到第三本,就能得之第四本的下落,以此类推。但必须是第一本和第二本凑到一起才能奏效,哪怕是你有第二到第九本,也无法得知第一本的下落,这也是秦嬴散人一族尽管有第一本天书,却数千年也无法找到第二本天书。

这那之后,穆玉就没有见过秦嬴散人了,或许他已经仙去了吧。后来他去了中东,凭借智慧,能力,身手,组建了不死鸟佣兵团,成为国际顶级的佣兵团。

然而就在穆玉已经放弃了这个希望的时候,转机出现了,再一次任务中,他偶然得到了一张黄纸,纸上没有一个字,而且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甚至连狙击枪的子弹都无法对其造成丝毫痕迹。

有第一本天书在身的穆玉当然知道这张纸就是天书中的纸张,虽然不知道是第几本的,但希望再生,穆玉心中的求生欲望和不屈、不甘再次被点燃,他想活下去。他永远不会忘记小时侯对他母亲做出的承诺,所以,他迫切的要想活下去。

而那张纸就是他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希望,虽然不知道这张纸是从第几本天书遗落的,但他修炼的皇极惊世诀以及第一本天书,让他隐约从这张纸上感觉到了这本遗落的天书在华夏的西南。

“老大,老大!”看着穆玉发呆,乌鸦叫了他好几声。

“额,什么事?”穆玉回过神来。

“老大你不会是赚钱赚傻了吧,在想什么呢?我猜猜。”八哥无比八卦的猜到:“豪宅?名车?美女?”

说到美女时,乌鸦、秃鹰、八哥三个人有默契的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他们可都知道,到目前为止,穆玉还是只童子鸡呢。

“擦,别用你们龌龊的思想来玷污纯洁我的。”穆玉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打趣一句后,突然脸色严肃起来:“好了,先别闹,我有事情要说。”

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这是他们多年来的默契,不管平时在怎么闹,但他们心里都明白一件事情——不死鸟的头的穆玉,他在下命令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可以忤逆,哪怕是他们口中的南姐也不会。

“从组建不死鸟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穆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眼中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情愫:“这三年,我们朝夕相处,生死与共,可以说,不死鸟能有今天的辉煌,全都是兄弟们用命拼来的。”

看着穆玉莫名其妙说着这些煽情的话,所有人都闷了,但不死鸟的军师乌鸦却感觉到一种不好的事情要来了,竟是连语气都有些迟钝:“老大,,,你,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穆玉没有马上回答,拿起手上那一直没有断过的香烟猛吸一口,烟雾滑过喉咙,进入肺中,最后又被吐出来,像是要带走心中那无数的愁绪一般。

肺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但仅仅只是最近,它毕竟不是心脏。

“我厌倦了,想回去过平凡的生活,你们把钱分了吧,该散就散了吧,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穆玉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句话的。

房间内,上一刻还是喜庆的气氛,然而在穆玉说出这句话后,气氛瞬间凝结了,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盯着穆玉,不知道他们的凤凰究竟是发什么疯了。

在他们看来,穆玉还不到18岁,很年轻,就算在干10年也没问题,退休的事情再怎么也不该现在想啊。

可是他们不知道,18岁对一般人来说,的确是一个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时候。但对穆玉来说,18岁,可能就是他的一生。

所以,他想活下去,去寻找那唯一的希望。但是他也明白,没有了凤凰的不死鸟,最后必定会是悲剧,不是他自大,这是实事,不死鸟之所以叫不死鸟,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穆玉那近乎通神的医术。

每当别人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的时候,过一段时间,这些已经被死亡的人又会跳出来,生龙活虎,而且一次比一次强。

很多次不死鸟的弟兄就只剩一口气了,却是被穆玉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秃鹰有四次,其中一次,一颗狙击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心脏过去的;八哥有三次,一次为了掩护大家撤退,他提前引爆了炸弹,导致自己的内脏被震的移位;就连在幕后运筹帷幄的乌鸦都有两次。

他们的年纪都比穆玉大,尤其是乌鸦,已经快30了,却都很心甘情愿的喊穆玉一声老大,就是因为他们的命都是穆玉救的,而且不止一次。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不死鸟,不死鸟,其中这‘不死’两个字,让全世界都记忆深刻。

穆玉的离开,对不死鸟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噩耗。佣兵绝对是游走于刀刃上的一群人,穆玉不敢去想象下一次他们在遇到危险,谁能救他们。穆玉更不想失去他们,一个都不行,所以他只能解散不死鸟。

“老大,,,,”乌鸦、秃鹰、八哥,在房间里的所有人全部喊着穆玉,想劝他,想问为什么。

“不用在多说了,我意已决。”穆玉打断他们:“各位兄弟,我走了,不用找我。”

穆玉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房间内,只留下一群陪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不是不想在多看一眼他们,而是他不想让他们看到他眼中即将流出的眼泪。

要说谁最难过,无疑是穆玉,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情况,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想活下去。

“乌鸦,现在怎么办?”穆玉一走,不死鸟的主心骨没有了,秃鹰瞬间就有了些颓废。

乌鸦同样如此,穆玉对不死鸟是那么重要,凤凰才是真正的不死鸟。

“现在,立刻,马上通知南姐,告诉她出事了,出大事了,马上回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