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没有人 2017-12-06

他有些怕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先去找她,白厉扬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李亦成也是一脸愁容,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都没有消息。
  周洋正好起床,从楼上走了下来,李亦成抬头看了她一眼,周洋迅速的进了洗漱间。
  “再去把白氏周围的监控排查一遍,齐小念一个人的话应该走不远。”李亦成突然想到上次齐小念被困,会不会这次也是谁的恶作剧呢?
  白厉扬把李亦成的话又分析了一边,“等等,你是说齐小念来过公司?”
  周洋在洗漱间听着二人的谈话,内心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呢?
  周洋心里在侥幸,侥幸他们发现不了,然后陈武灭掉齐小念,自己跟白厉扬永远在一起。
  李亦成走的时候特地看了眼周洋的车,上面的泥似乎不是附近的,保险起见,李亦成取了些样本。
  白厉扬驾车来到了公司,直奔监控室。
  跟着工作人员一点一点调取着昨天的监控记录,他记得他昨天还问过王小泽,当时王小泽说没有看见的。
  他跟着工作人员一帧一帧的排查,生怕漏掉了哪个地方。
  然而全部看完了,也没有看见齐小念。
  “你不是说昨天齐小念来过公司么?”
  电话里,白厉扬有点暴躁,他已经查过监控了,根本没有出现过齐小念的身影。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睛也有些红了。
  忽然手机传来一阵震动,白厉扬顾不上跟李亦成正通着话,按下了接听。
  对面的声音有些怪异,显然是经过软件变声了。
  “你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今天下午三点之前,一千万,不然就等着给齐小念收尸吧。”
  一听到齐小念,白厉扬整个人都激动起来,“齐小念在哪里?你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然而对方立刻挂断了。
  对面的消息尚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这已经是白厉扬目前听到最接近的消息了。
  无论是真是假,他都要试一试,很快白厉扬的手机收到了一个地址。
  白厉扬让王小泽去张罗一千万的事情,自己又把传来的监控看了一遍。
  “厉扬,休息一会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洋过来了。
  “你这么找下去,身体垮了怎么办?”
  周洋是真心疼白厉扬,看着白厉扬为了齐小念的事情这么上心,她真的差一点,差一点就要告诉白厉扬齐小念的下落,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此时的李亦成正在实验室某教授旁边,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样本。
  “你是说这种泥土只有郊外才有?”
  教授点点头,“对,而且前几天我们才去聚餐过,应该不会错。”
  李亦成有些欣喜,虽然不知道周洋在这件事情里的角色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周洋有问题,而且很可能是找到齐小念的关键。
  李亦成顾不上多想,说道,“带上你的人,我们走一趟。”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白厉扬已经守在约定的地点了。
  一千万的现金装了满满一车,就等对方出现了。
  而李亦成跟着教授来到了郊外,这才发现无从找起。
  “这附近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个厂吧?”
  “总不能一个一个找过去吧?”
  近年来城市用地紧张,郊区倒是有不少厂房,李亦成听着众人的分析,也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
  但是事关齐小念,哪怕再艰难,他也要坚持下去。
  “分头行动,主要留意各大废弃的厂房跟新鲜的车辙印,他们一定就在这里,我们抓紧时间。”
  说完,大家立刻分头行动了。
  李亦成带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刑侦方向的,对于这方面还是很有专长的。
  只是李亦成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也没底。
  齐小念,你到底在哪里?
  他不停的拨着齐小念的电话,但是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接通过。
  李亦成挨着找过去,因为人多,虽然身处郊外,但是符合条件的进行筛选,很快就锁定了几家废弃工厂。
  一阵冷风吹来,齐小念打了个寒颤,从睡梦中醒来。
  揉了揉眼睛,已经一天一夜了,齐小念还没有等到人来救她,陈武也没有再露面,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丢在这里了。
  肚子传来的饥饿让齐小念清醒了些,靠在潮湿的墙壁上,她突然有些想念白厉扬,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一阵脚步声传来,让齐小念有些呆滞的眼睛忽然有了亮光。
  下午三点多,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白厉扬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他的人已经在四周布置好了,只要那个人出现,他保证让他有去无回。
  敢打齐小念的主意,白厉扬心里憋着一团火,在艳阳下越聚越多。
  正在这时候,他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把钱放到第三路口的大树下,然后带着人走,我会把齐小念的位置发给你。”
  白厉扬有捏碎手机的冲动,但是咬咬牙,还是让人将一千万按照他的要求放了过去,然后命令大家离开。
  他不想拿齐小念去冒险,坐在车里,白厉扬回复过去。
  过了好大一会,白厉扬才收到了地址,“合作愉快!”
  “陈武?”白厉扬看着前往第三路口的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抓住他!”白厉扬对着埋伏好的人说道,随即自己带着几个人朝着收到的地址开了过去。
  这里离郊外至少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白厉扬一路上将油门踩到最大,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他的手几乎都在暗暗发抖,“齐小念,你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不到一个小时,白厉扬就到了地方,他从车上跳下来,整个人的轮廓都绷得紧紧的。
  走到门口,“彭”的一脚,挡在白厉扬面前的门应声而碎,后面跟来的几个人都吓的退后了几步。
  白厉扬一间屋子接着一间屋子的踹过去,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黑。
  “齐小念,你到底在哪?”
  白厉扬动作很快,等到立在最后一道木门前,他已经有些犹豫,又是“彭”的一声,没有齐小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