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青铜人偶 2017-11-15

更要命的是,我还没想出怎么对付这些黄皮子的这一波攻击,悬吊着石椁的四条铜索其中一条,竟然发出了咔吧一声响,大概是因为这铜索年代太过久远,我们又在上面左右移动,导致铜索受不住力了,竟然崩断了一根。

铜索一断,石椁就是一颤,顿时向一边倾斜,我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向倾斜,那具青铜人偶,也滚碌碌的翻滚到了棺木的一角,撞在棺壁之上,发出“咚”的一声响来。

这响声一起,我顿时就是一愣,不对啊!青铜是金属品,撞击声应该是“铛”的声音才对,怎么会发出咚的闷响声呢?难道说,这青铜人偶是空的?

我立即又联想到了那些藏在石椁之中的黄皮子,如果说这石椁是葬黄皮子的,怎么会有那么多只都在这石椁之中呢?难道说,这石椁本身葬的就是这青铜人偶,那些黄皮子们只是守卫者?

一念至此,我身形一闪,就到了那青铜人偶的旁边,手一抄直接就将青铜人偶提了起来,一提之下,并不受力,果然是个空心的,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提起青铜人偶的一瞬间,成百上千只的黄皮子,一起发出了凄厉至极的惨叫声!

那些黄皮子的惨叫声一起,我顿时一愣,这就奇怪了,我只不过将青铜人偶提起来而已,又没做什么事,怎么就都叫的这么凄惨呢?看样子,这青铜人偶有古怪!

一念至此,我随手一抓,双手举着那青铜人偶往上面一送,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原先倒吊在洞穴顶上的那些黄皮子,仿佛瞬间失去了力量,纷纷惨叫着掉了下去,我举着青铜人偶转了一圈,洞顶上所有的黄皮子就像下饺子一样往下掉,噗通噗通的。

我顿时就乐了,这些玩意感情是怕这个青铜人偶,所以才会用许多老黄皮子守护着,就是怕被别人得去,再反过头来对付它们,偏偏我们又被逼的无路可走了,九岁红误打误撞上了这悬棺,虽然一开始我们没注意到这个青铜人偶,但最终还是被我发现了这个秘密。

看样子我之前猜的还是正确的,只是我低估了周武王的手段,这个耳室,确实是用来供奉黄皮子的,但说供奉只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黄皮子被降服了,说是被控制了好像也不过分,这些黄皮子们所怕的,就是这个青铜人偶。为什么我断定是周武王的手段而不是周文王呢?周文王死的时候,纣王正对西岐之地虎视眈眈,只怕周文王搞这么大动作,会惹不小的麻烦。

历史上的纣王并不是完全昏庸无用之辈,而且商朝的兵力实际上相当雄厚的,纣王曾经逼的周文王割地求和,就连周文王自己也曾入朝歌沦为人质,后来周文王回到了西岐没多久,也就蹬腿了,蹬腿的时候,天下还是商纣王的天下,所以是周文王设置的这些手段,有点不大可能。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周武王的手下众多,能人异士不少,特别是姜子牙,熟读兵书战略不说,还对奇门风水之学造诣极深,对一些奇门手段,也颇有研究,后人将武王伐纣之事演绎成了封神榜,姜子牙到最后甚至可以打将封神,可见其手段厉害,我甚至怀疑这个耳室的布置,就是出自姜子牙之手。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的事实依据,这样的设置在别人看来,绝对是绝妙的招数,可对当时的周武王来说,也许根本就不算一回事,毕竟整个天下都是人家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设置现在成了我和九岁红的救命稻草,只要这青铜人偶在我们手里,这些黄皮子就拿我们没办法,就算我们下到地面,一样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去。

当下我立即对九岁红说道:“走!咱们下去!”

九岁红当然也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摇头道:“现在还急什么?你就不好奇吗?这青铜人偶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为什么这些黄皮子都这么惧怕它呢?”

我一听就知道这小妮子想干什么,九岁红的好奇心实在太重了,就算好奇,咱们也得先离开这里再琢磨,现在可不能乱来,万一将这青铜人偶整坏了,黄皮子们再不买账了,那我们就该抹脖子了。

所以我理都没理九岁红,眼睛一瞪道:“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走了,到时候你别后悔。”

九岁红一撇嘴,看了一眼那个青铜人偶道:“走就走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现在有所依仗了嘛!别忘了刚才是谁救了你的命!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把这青铜人偶给我。”

我赶紧往怀里一抱,摇头道:“想都别想,赶紧的,跟在我身后下去。”说着话,我就拿起绳索来,割下一截,将那青铜人偶绑在背上,率先顺着绳索往下落去。

下落到一半的时候,我特地转头看了看,原先地面之上,到处都是黄皮子,挤的密密麻麻的,将整个洞穴铺的都没地儿落脚,可现在我还没到地面上,在我们的正下方,已经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来,那些黄皮子四处逃窜,有些甚至钻出了洞穴,直接逃了。

我心里底气更足了,坚信这些黄皮子就是害怕这个青铜人偶,当下也不再停留,直接落到了地面,随后九岁红也顺着绳索滑了下来,反正有这青铜人偶在,那些黄皮子也不敢靠近我们,九岁红不慌不忙的将绳索一抖,飞虎爪收好,跟着我又将背包收拾了起来,还从背包里拿了瓶矿泉水喝了两口,又递给了我。

说实话,我也渴了,之前精神紧张到了极点,口干舌燥的也不觉得,现在心情猛的松了下来,才发觉那都不对劲,当下也没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头一昂,矿泉水咕嘟咕嘟的往嘴里倒。

谁知道我就喝个矿泉水而已,那些黄皮子却叫的更凄惨了,那只被九岁红射瞎了一只眼的白毛老黄皮子,都站起来叫唤了,我寻思着叫唤个啥啊!你们也就干叫唤的料,反正你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的,所以我也没理会。

谁知道就在我连续喝了三口水之后,正准备将水收起来的时候,那只白毛老黄皮子忽然奋力跳了起来,凌空向我扑了过来,一口就对着我脖子咬来。

我没想到这老黄皮子竟然敢对我攻击,万一它这一做榜样,其他的黄皮子再蜂拥而上,那可就完了,心头不由得一慌,急忙闪身躲过,躲避那白毛老黄皮子的时候,手不由的一抖,矿泉水瓶里的水就洒了出来,直接洒了我一头一脸。

这一下可炸窝了,那些黄皮子个个都疯了一般的往外蹿,都恨不得能生八条腿才好呢!前面的还没出去,后面的已经到了,直接就跳到了前面的身上,玩了命的往外面钻。

我和九岁红都傻眼了,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啊!这些黄皮子怎么忽然之间就跑了呢?我也没做什么啊!甚至青铜人偶都没解下来。 

就在我们俩愣神的功夫,满洞穴的黄皮子,已经跑的就剩下一个了,哪一个呢?就是那个白毛老黄皮子,它没跑,不但没跑,反而用一双腿和那根蓬松的尾巴,形成了个三角架,整个身子直站着,好像坐在了那里一样,仅剩的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身后,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眼神中的悲哀。

我心头顿时一惊,我身后背的就是青铜人偶,这老黄皮子看的不是我,而是青铜人偶,难道说,这青铜人偶有了什么变化?当下急忙解开身上的绳索,将那青铜人偶提起来一看,没什么变化啊!还是那个样子。

我心里直嘀咕,这些黄皮子也不知道搞的是哪一出,说不怕是假的,当然,我在没有确认安全之前,是不会放弃这青铜人偶的,这玩意虽然看着满邪性的,但对付这些黄皮子好使啊!至于会不会有其他的危害,暂时管不了那么多,我可不想在这里被黄皮子啃了。 

正要将青铜人偶抱好离开,眼角余光一扫之下,忽然发现那青铜人的面目好像变了,原先这青铜人偶虽然尺寸确实小了点,看着跟个侏儒似的,可面目还是人类的面目,只不过小了几号而已。可现在这青铜人偶的脸,却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黄皮子,而且还是一只十分愤怒的黄皮子,眼睛也睁开了,牙也龇起来了,就连面色似乎都沉了下来。

而在这青铜人偶的头上,则有几滴水珠,应该是我刚才水洒了喷溅到上面的,但这些水珠却并没有顺着表面滑落,而是正慢慢的浸入了青铜人偶的脑袋里,随着水珠不断的侵入,那青铜人偶的面目变化也越来越大,等到水滴完全被吸收了之后,那青铜人偶的面目,已经从愤怒变成了悲伤,感觉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就在这时,那青铜人偶的眼睛,忽然对着我眨了一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