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可怜之人 2017-11-20


“怎么?回答不出来了?”
徐长青冷笑一声,正欲说些什么却是被孙老抬手打断。
“长青,算了,多说无益。”
此时的孙老依然彻底寒心,他看的出来,韩飞是执意要赶走徐长青。
真正让他寒心的是除了韩飞之外的其他人,明知事情真相却仍旧选择和后者狼狈为奸。
医院是医者圣地,不是用来勾心斗角的场所,这样的医院,他不呆也罢。
“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你的意思是说我和院领导合起伙来坑你不成?”
韩飞破釜沉舟,这幅蛮不讲理的样子让徐长青一阵失笑。
他转身看向孙老,恭敬的弯了弯腰。
“老师,这件事还请交给学生我自己解决。我不希望您因为我的关系而受委屈,也不希望您因为我而丢了工作。”
随即他抬脚走到圆桌前,眼神如刀,狠狠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过。
“可怜,真是可怜。”
徐长青冷笑着说道,眼中满是比试,随即他抬手将胸口的工作牌扯了下来,握在掌心。
“韩飞,你听好了。今天不是你开除我,而是我徐长青不屑和你们这等医学界的败类为伍。”
言罢,他狠狠握拳,将牌子捏的粉碎。
将碎末随手甩飞之后也不理会脸色难看的韩飞,走到孙老面前。
“老师,以后怕是不能再做您的学生了,抱歉。”
见徐长青缓缓弯腰行礼,孙老含笑点头,竟然是同样将胸口的工作牌拿了下来。
“你这个做学生的都能有如此气魄,老师我如果不表示一下,说出去让人笑话。”
他将工作牌随手扔到圆桌上。
“孙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韩飞脸色难看,他没想到孙老竟然真的能够为徐长青做到这种地步。
“从今天开始,老朽我不再是你们医院的人,以后也不会再和你们有任何关联。等张若成回来之后告诉他,我欠的人情已经还清,让他不要再来找我。”
言罢便是转身走到徐长青身旁,笑着拍了拍后者肩膀。
见状,徐长青长叹口气。
“老师,您这是何苦呢,这份人情,学生可有些承受不起。”
“好不容易碰到你,老师我可不能这么轻易就放你走。天下之大,总会有容得下我们爷俩的地方。”
两人相视一笑,并肩走向门口。
“且慢!”
韩飞吆喝一嗓子,一路小跑到孙老面前,脸色不大好看。
“孙老,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您当真要为了这一个保安做到这种地步?若是您现在收回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随即他摊开手掌,将孙老的工作牌递了过去。
闻言,孙老摇头失笑。
“长青说的对,当真是一群可怜之人。韩飞,希望你不要有后悔的一天。”
孙老越过韩飞走出办公室,留下一脸阴沉的前者。
“该死的老东西!不识抬举!”
他愤愤咒骂。
“老韩,这……这么做是不是太过火了?院长那里我们怎么交代?”
闻言,韩硕冷笑连连。
“不过是一个有些医术的老头子而已,走就走了,我就不信院长会因为这么一个糟老头子给我们所有人脸色看不成。”
徐长青和孙老两人一路到了后者的办公室。
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孙老不由得长叹口气。
“老师,其实只要您说一句话,那些家伙肯定巴不得您留下来。”
闻言,孙老压下心头异样,笑着摇摇头。
“没事,这人上了年纪就是容易乱想。毕竟呆了这么久,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罢了,去帮老师收拾一下行李。”
两人草草收拾了些许行李,说是行李其实大多都是孙老这些年来收集的一些医学名著。
关于徐长青和孙老离职的事情被严密封锁,医院内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消息。
两人走在街道上,徐长青疑惑道。
“老师,您之后可有什么打算?”
“呵呵,以老师我的医术,随便开个医馆谋生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闻言,徐长青却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拍脑袋。
“对啊!医馆!”
随即他忙的说道。
“老师,实不相瞒,学生家里有一祖传的医馆,就在春城。不过学生医术尚浅,一直没能将这医馆支撑起来,前些时日更是险些被人拆迁。若是老师不嫌弃,就到学生的医馆好了。”
只见孙老眼前一亮,颇有深意的说道。
“也好,带我去看看。”
……
徐家医馆外,虽说徐长青和徐晓晓这些时日都不怎么来打理医馆。不过李阳专门雇人来照看和打理医馆,起码不至于荒废。
“老师,到了。”
孙老站定原地,抬眼看向眼前的青砖碧瓦,目光接触到那医馆的牌匾时,却是身子一震剧烈颤抖。
“麻衣……救世。”
见孙老这幅失态的样子,徐长青疑惑道。
“老师,您怎么了?”
“哦,没事,带老师进去看看。”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医馆,徐长青将李阳的手下打发走之后这才带着孙老在医馆内参观了一番。
“老师,您稍等我一下,学生有些事要做。”
言罢,徐长青便是飞快的跑到后院。
孙老迟疑一下,还是抬脚跟了上去。
后院中,徐长青跪在庭院中,眼前摆放着一通体黝黑的雕像。
孙老眼眶瞬间变的通红,眸中连连闪过一抹神色,似是陷入眸中回忆。
只见他竟然是双膝一软,朝着那雕像的方向直接跪了下去,口中振振有声。
“麻衣……现世。”
祭拜祖先之后徐长青收起雕像,走回医馆,见孙老坐在凳子上一脸含笑的打量着自己。
“老师,条件有些差,您别嫌弃,过些天我找人把这里好好拾掇拾掇。”
孙老却是对着徐长青摆了摆手。
“长青,去把门关上,我有话跟你说。”
闻言,徐长青虽心有疑惑,但还是将房门关上。
“坐。”
孙老这幅神秘兮兮的样子着实徐长青一头雾水。
“老师,到底是什么事?”
“呼……”
孙老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眼中满是凝重,又带有些许期待。
“长青,当时比试现场,你用的可是麻衣神术?”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