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意外撞见 2017-09-13


 
  洛北看着陈恩夏离开的身影,狠狠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自己和她说话越来越理直气壮,一直站在两个人的友谊上面去命令,指责,且越来越不受控制。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本来真心相待的朋友就没有几个,现在倒好,好不容易有一个还要这样不懂得珍惜。
  在地下车库微弱的灯光下,洛北讽刺地嘲笑着自己。
  陈恩夏一路小跑地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刚关上门,便看到夏旭正坐在自己位置上面环抱着手臂等着。
  “哟,回来了,这是去哪儿了,紧张成这样?”看来,夏旭今天指定要和自己对着干了。
  陈恩夏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和情绪,镇定地走到了她的面前,“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地方,让一下。”
  夏旭看着她还是这样猖狂的样子,冷笑了一声,“陈恩夏,你还是好好和我说话,不然过几天这个位置上面换人了,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陈恩夏一把抓住夏旭的手腕,将她拉到一边,自己坐到了椅子上面,“那等你坐上来的时候再说吧。”
  夏旭的脸色很是难看,调整了一下情绪后,阴阳怪气地说道,“是不是会见小情人去了啊,真是不知足啊,守着宗呈川这样的人在身边,还要去勾搭别人,果然骨子里面就是浪荡。”
  陈恩夏心里面有了底,看来夏旭确实是看到洛北给自己发来信息,不然今天也不会跟踪自己,现在站在这里说这些挑衅的话,只是,她不知道夏旭知道多少,自己要拿出什么话来应付这个难缠的女人。
  “你这么关注我的生活吗?那你要不要晚上也和我一起会宗家别墅看看。”陈恩夏越来越受不了夏旭这个阳奉阴违表里不一的人。
  在宗呈川面前一副楚楚可怜的白莲花,在这里确实咄咄逼人,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女人。
  要是在以前,陈恩夏会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现在她发现,这种方法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反而应该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她就会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这句话戳中了夏旭的内心,立马像炸了毛的刺猬一样情绪激动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呀,不就是宗家的代孕吗?还真把自己当做女主人了,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是不是也就说明你坐在这个位置是靠着宗呈川坐上来的,可以说,你还不如我,是吗?”夏旭情绪激动像是街上的泼妇。
  只是现在办公室里面没有人,只有她们两个,夏旭才会这样说。
  根本不给陈恩夏反驳的余地便又开始,“呵呵,我就说你怎么会这么嚣张,用了什么狐媚手段让宗呈川和洛北对你前仆后继,怎么,是不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所以有恃无恐的脚踩两只船啊?”
  陈恩夏被说的忍无可忍了,拍案而起,“夏旭!你这样挑衅我,到底能换来什么?”
  “换来什么?我就想要让你说漏嘴,看看你和洛北之间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能让你躲着我去想法设法地去见面。”夏旭毫不顾忌地将自己的动机脱口而出。
  这时,陈恩夏突然没有了回应,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一点细微的响声都能够听到。
  “怎么样?不敢说了吧?说我表里不一?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接触的人还是宗氏的对手,洛氏,你说,但凡传到一个人的耳朵里面,都会猜想什么?公司会养你这种人吗?”夏旭以为陈恩夏理亏,越说越涨气势。
  两个人激烈的争吵让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正在往办公室走的宗呈川。
  听到吵闹声,宗呈川皱了皱眉头往声源的方向看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男人对着身边的秘书问道。
  “好像是陈总监办公室发出来的声音。”秘书犹犹豫豫地猜测到,然而话音还没落,宗呈川的脚步就朝那边迈出去了。
  秘书连忙跟在了身后。
  宗呈川推门而进,发现夏旭正在情绪激动地说着一些口不择言的话,提到洛北的事情,陈恩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是伤神地扶着额听着。
  听到门口的动静,两人的视线纷纷看了过去。
  宗呈川的出现把夏旭吓了一跳,“呈川……”
  “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没进门宗呈川便听到了激烈的吵闹声,现在又看到这样一番场景,自然脸色很不好看。
  夏旭看到宗呈川这副模样,连忙收敛起来自己刚才的样子,跑到宗呈川的面前率先告状,“呈川,我告诉你啊,这个女人真的不能再留了,不是我挑拨离间,是她真的有问题,她和洛北见面了,还要偷偷摸摸的,他们之间一定有问题!”
  夏旭笃定的语气和说话内容的劲爆度让她误以为宗呈川的眼睛里面会很惊讶很失望,将陈恩夏好好的处置一番。
  可是宗呈川平静的样子,仿佛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是经过他允许的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倒是让夏旭出乎意料,束手无策了。
  “呈川,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夏旭忍不住又确认了一番。
  自始至终,宗呈川的眼睛都没有看向夏旭一眼,只是看着陈恩夏伤神苦恼的样子。
  看来,洛北又来逼迫她了,可是宁愿这样逼迫,陈恩夏都不愿意去找自己说明,宗呈川看到她这副样子,有点心疼。
  “所以你们就在这里大吵大闹?”夏旭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告状,仿佛炫耀着自己可算是抓到陈恩夏的小辫子了,要好好的大做文章。
  “啊?不……不是,我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实情况,可是陈恩夏不配合,总在逃避着什么,我就说了她两句。”夏旭结结巴巴地解释到。
  自己根本摸不清宗呈川的套路,遇到这样的事情反应这么淡定,反倒是她显得很是失态了,意识到这一点,夏旭也不好意思地降低了说话的音量。
  “可是你毕竟也是副总监了,被员工看到两个总监在这里吵吵闹闹的样子成何体统,还是你们都仗着自己和宗家有点关系有恃无恐的不在乎了?”宗呈川磁性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将刚刚还战火连天的办公室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没有一个人敢大出气,小心地听着训话。
  让夏旭比较惊讶的是,宗呈川并不是为了知道陈恩夏和洛北见面生气,而是因为两个人吵吵闹闹,虽然确实让他看到了自己如此泼辣的一面感到后悔,但是重点不应该是这里啊。
  宗呈川就这么偏袒陈恩夏吗?夏旭想到这里,心里面很不服气,看着宗呈川的眼神也变得诧异又不满。
  “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里面来。”宗呈川看到办公室里面陆陆续续的来人,朝两个人招了招手,便率先离开了。
  陈恩夏一声不吭地跟了上去,经过夏旭身边的时候,很明显地听到一声冷哼,“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得过去。”
  没有过多的理会,自己并没有做对不起宗氏的事情,何必要担惊受怕。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虽然各自心里面都有不满意,但是面对宗呈川的时候还是不敢吭气。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作为公司的总监,就是这种素质?怎么能够把一个部门带好?”语气中,能够听得出来宗呈川很生气。
  “对不起宗总,我不该和副总监吵架,没有考虑到场合,一会儿我会递交上一份自我检讨的报告。”陈恩夏率先开口,自己也开始学着抢占先机,为自己赢得好处。
  然而正在幸灾乐祸的夏旭听到陈恩夏这句话的时候,吃惊地看着她,刚才可不是这个态度,硬气的样子丝毫不输给自己,只不过那个时候恰好宗呈川看到了自己吵闹的样子。
  夏旭不甘心,连忙说道,“当然你得写检查了,不过我觉得还是不够,勾结其他公司的人不知道在预谋什么事情,光这一条就是你写多少检查都无法挽回的错误。”
  夏旭以为自己有理,还在沾沾自喜地嘲讽着陈恩夏。
  “够了!夏旭,照你的意思来说,你不需要写吗?”宗呈川一声便吼住了夏旭。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应该写,不过宗总,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夏旭吞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气说道。
  “今天我去她办公室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了洛北和她在聊微信,她立马就关了屏幕,我就觉得她今天会和洛北见面,于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留意了一眼,果然,特别明显地在躲着我,然后去和洛北见面,你说,这要不是心里面有鬼,怕什么呀。”
  夏旭跟宗呈川侃侃而谈,并且心里面笃定,只要自己将这件事情说明白了,宗呈川会秉公处理的,毕竟这么多人看着,要是再偏袒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留意一眼?明明就是跟踪,还说的那么好听。”陈恩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但是都传到了两个人的耳朵里面。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