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初见 2017-09-13


月色阴沉,投射下昏暗的冷光来,层层叠叠的黑影洒了一地。

城郊,林中的风擦着地面穿过,枝叶簌簌,微带了肃杀。

“大哥为了追杀我,竟然愿意抽调他手下的血衣卫前来,真是好大的手笔。”

手中佩剑插入地面,勉强支撑着身负重伤的身躯。姬如逸轩讽刺一笑,淡淡开口。

此时的他,若不是对他十分熟悉之人,怕是怎么也认不出这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堪比街头乞丐之人的,会是当今圣上的十三皇子。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十三殿下不要做多余的抵抗,乖乖地把命交出来。”

听闻姬如逸轩的话,这支乔装打扮的血衣卫小队的领队握紧手中的利剑,上前一步,冷声道。

为了找到姬如逸轩已然废了一番功夫,离太子给予的期限愈来愈近,他可没有兴趣和前者废话太多。

在他看来,此时无一名侍卫,孤立无援的姬如逸轩哪里是什么皇子?只是一个任务,一块砧板上待宰的羔羊罢了。

“好一个奉命行事!但要我束手就擒,单单凭你们,还不配!”

姬如逸轩面色无惧,咬着牙,将插入泥土中的佩剑拔出,缓缓地转过身,欲无视血衣卫等人离开。

血衣卫自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呼吸间,他们便从与姬如逸轩面对面对峙的位置,分散到了他的周围,虎视眈眈。

姬如逸轩仿佛未曾察觉身旁的杀机,仍然不紧不慢地拖着步伐艰难前行。

“杀了他。”

血衣卫领队低声下令。

分散于四周的血衣卫立刻动了起来,手中利刃闪着寒光,井然有序地向姬如逸轩进攻。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命悬一线,姬如逸轩却仍是不慌不忙,反而勾了唇,吟起了诗。

他提起手中剑,身体变得摇摆不定。

他挥剑的速度看似缓慢,但每动一次,都恰恰将血衣卫的攻击抵挡住,大大缩小了自身受到的攻击的致命程度。

他身边有太子的眼线,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太子身边却也不缺他的人,而调查的首要,就是血衣卫。

据他了解,血衣卫的攻击以速度著称,讲究一击即退,刀刀致命。若不能达到这种程度,某种意义上来说,血衣卫的危险程度便大大降低了。

“此人不愧是朝中新崛起的武将新星,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做出如此抵抗……只可惜,今日,终究要死在这里。”

血衣卫领队微微眯起双眼,身形一闪,加入了围攻。

与其他血衣卫不同,他的招式更加狠绝,出手速度更加快。几个呼吸间,姬如逸轩的脸色便更加差了。

“十三殿下,请你就在这里,下地狱去吧。”

血衣卫领队冷笑一声,挥动利剑的力道翻了一翻,迫使姬如逸轩不得不强行运功,挑开直刺心脏的利刃,并逼退敌人。

为此,牵动伤口。姬如逸轩动作一滞,血衣卫领队便抓住了这一瞬的机会,身形移动不定,手中利剑回转,再次对准了前者的心脏位置。

“就这样结束了吗?说起来遗憾还挺多的……”

自知再避不开,姬如逸轩面色流露出疲惫。

他从西北地带一路向南,并没有选择寻常的方法。——设法得到沿途属于自己势力的官员的护送。

而是让他们负责制造虚假的消息掩人耳目,而他则乔装一番,另寻他法。

借助这般模样,白日里他潜伏与城市的角落,四处走动探听情报,甚至当真同乞丐一同讨过钱。

当夜幕降临,他便换身衣服,混进南下的车队或船只内。

一路上,虽是没少见过前来追踪之人,却也有惊无险。

如今,到了这与永安城相隔不远的临川城外,终是没能瞒过血衣卫的搜查。

至于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心中有所判断,却无能力再去查证了。

“我姬如逸轩,可不是坐以待毙等死之人!”

低喝一声,姬如逸轩强行提剑,准备以命相搏。

回应他的,自然是血衣卫领队的一声冷笑,与利剑。

“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不觉得丢脸吗?”

清灵的女声忽然出现,血衣卫领队心头一惊,但要看着便要得手,万不可在此时停下。

但一瞬的犹豫,已经要了他的命。

当他想要继续动手时,他握剑的手腕延至颈脖,已经被坚韧无比的银线缠绕住,还未反应,便已人头落地。

“什,什么人?”

见此场景,四周剩余的血衣卫立刻警惕起来。但还未看见来人在何处,银色的细线在昏暗的月色下潜行,一一带走了他们的性命。

突如其来的反转,姬如逸轩呆愣地看着这一地尸首分离之人,脑海中思索着有此般能力,又会出手援救自己之人。

不一会儿,有脚步声响起,他回神,看过去。

“谁?”

“救你的人。”

不同之前,是个冷漠的男声。

待看清,方知来人为一男一女,年龄相差不大。

缠绕在尸身上的银线带着血,成丝成缕,被男子收回手中。

“不好意思,雪寂对外人比较冷漠,不过确实是他出手。我叫云娇,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正处花样年华的少女微微一笑,主动介绍了自己。

姬如逸轩身形猛地一震,他抬头,盯着云娇的脸。

“你,你姓云?”

如此反问,云娇有些意外地询问。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这个国家,云姓,是个特殊的姓氏……”

姬如逸轩笑着摇摇头,心中五味杂陈。

世人皆知,“姬如”复姓为皇室家族专有,却很少人知晓,这个叫“辰月”的帝国最初,是以“云”姓起家。

“对了,云娇,你……此程去往何处?”

姬如逸轩回神,带了几分期盼询问。

长时间的失血,强撑至今,精神松懈下来,他的目光已经有些迷离。但他仍希望听到那个答案,又有些害怕听到。

云娇自然不知姬如逸轩此时的想法,她歪了头,坦然回答了。

“永安城,我要回家,你……”

“他还未说出自己的身份,你便自报家门,暴露行踪,若是有心之人,怕是会招来事端。”

站立一旁的君雪寂听到这里,忍不住皱了眉头打断云娇的话,出言提醒她。

云娇撇撇嘴,扭头看了眼君雪寂,又把目光重新落在姬如逸轩身上。

“可他给我的感觉怪怪的,不像个坏人,现在昏过去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会死的吧……”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