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3个女人一台戏 2017-07-17


  
  这个时候,她才缓过神来,抿紧了唇齿,看向男人的目光带上了点点恨意。
  
  何敛不防备的险些被她甩了一个踉跄,不禁微怔,缓过神来面上也有些微怒,于是凉凉道了句,“昨天夜里又不是没碰过,装什么。”
  
  他放下身段想要安慰她,却不料这个女人竟然是这种反应?
  
  他何曾被一个女人如此对待过?
  
  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刚起的恻隐之心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言浅浅被他这样一激,怒意瞬间又增了几分,第一次看向一个人的眼神里带着些狠戾与嘲讽,“做了这么下作的事还说的这么理所应当,你还真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了。”
  
  她下意识地就认为,要不是这个男人,兴许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不可能到目前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
  
  何敛身为何家的继承人,向来是受人围追巴结的,什么时候听人说的这么难听过,面色也瞬间冷了下来,说出口的话也不由的越发刻薄,有些怒不择言的意味。
  
  只见他冷哼一声,嗤笑道,“说起话来倒是一副圣女的样子,实际里谁知道是不是存了别的心思,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趁机爬上我的床,嗯?”
  
  言浅浅憋了一肚子的气,也懒得和他在这里做些口舌之争,干脆转身离开。
  
  和这种毫不讲理的男人争辩,简直就是浪费她的时间。
  
  要知道,她才是受害者!
  
  何敛倒是也再未拦她,只是盯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夏家,言浅浅第一个时间就是去找夏彦安,却是始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心中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她拿出手机,拨通那个牢记于心的号码。
  
  然而——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一连好几个,都没有人接听,根本打不通。
  
  收起手机,言浅浅一时间心乱如麻。
  
  “哟,你还有脸回来呢?”哭红肿眼睛的夏蕊安一脸怨恨地走过来,神情轻蔑,咬牙切齿地骂道,“整天装的多么爱我哥,就算我哥不爱你也各种不离不弃,现在倒好,一看到别的男人直接送上床了,言浅浅,你可真厉害啊,家里外面两不误!”
  
  方秀珍立于楼梯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客厅的言浅浅,轻扬的嘴角尽是讽刺的意味,“言浅浅,你记住我们夏家绝对没有你这种败坏门风的媳妇,你做了这种不要脸的事,就不要认为夏家还容得下你!”
  
  见人站着不动,夏蕊安在旁边接腔道,“听不懂话么?赶紧收拾东西滚出夏家!”
  
  言浅浅这才抬起头来,倔强的梗着脖子看向二人,“我不滚,我丈夫在夏家,我凭什么要滚!昨天的事……我也是受害者!”
  
  夏蕊安被这话一激,顿时恼怒,直接怒气冲冲地大步走过去,紧紧咬着牙关,越想越生气了,一把扯住面前女人的头发,恨恨道:“凭什么?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你还好意思问凭什么!”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何敛,这次的计划就完美了。然而,就是这一环出了差错,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未婚夫在婚前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还是在她误打误撞的设计下,让她怎么能不气?
  
  见状,方秀珍也忙走过来拉扯言浅浅,生怕自家女儿一人吃亏。
  
  言浅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头皮那里就传来了一阵阵疼痛,她下意识地挣扎着。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