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未婚夫? 2017-07-17

  “让你不知廉耻!让你勾引我未婚夫!让你和何敛上床!”夏蕊安骂不绝口,“贱女人,不知廉耻,败坏门风……”
  
  虽然她也知道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什么,却还是想要找这么一个理由发泄一通。
  
  未婚夫?何敛?
  
  言浅浅微怔,昨天晚上和她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就是何家大少何敛?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一点,心情很复杂。
  
  “臭不要脸,下贱,凭什么你可以爬上何敛的床?凭什么你有了我哥之后还要去勾引何敛?你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浪费空气!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夏蕊安不停地骂着,却是越来越生气。
  
  “就是,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现在还做出这种事情。你是想要抢我们蕊安的未婚夫,好留后路?真想不到,你可真是又不要脸,心机又深!可怜彦安每次还站在你那一边……”方秀珍轻轻哼了一声,在一起帮腔。
  
  辱骂声越来越难听,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言浅浅再也忍耐不了,咬了咬牙,直接奋力推搡开两人拉扯的手,然后趁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扬起手,一人大力扇了一个耳光。
  
  “啪啪——”两声,客厅一瞬间陷入了沉默。
  
  方秀珍和夏蕊安都没有料到,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脸颊泛红。
  
  趁这个空档,言浅浅也不想再继续和她们纠缠下去,跑回了自己与夏彦安的房间,反锁。
  
  她爬上床,用被子将自己捂的严实,蜷缩在床上。
  
  半晌,可以听见里里面传来隐忍的哭泣声,声音越来越大,像是要把她所有委屈一同哭诉出来。
  
  之前她在夏家也是不受待见,经常被夏蕊安和方秀珍冷眼相讥,这些她都可以默默忍受,夏彦安也因为身份问题经常装出一副不喜欢她的样子,表面上对她十分冷淡,她也都可以理解。
  
  可是如今出了这种事,刚刚面对夏蕊安和方秀珍厮打时她可以做到冷静回击,可是一旦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了,心底的委屈便想出闸的洪水般倾泻而下,怎么也止不住流下的泪水。
  
  她怕她和夏彦安再也回不去了,她很想要立马见到他,却又很害怕立马见到他。
  
  想着想着,言浅浅就这么窝在被子里渐渐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天黑了,自然没有人来叫过她吃饭,夏彦安却还是没有回来,打他的电话依然是关机后。
  
  言浅浅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机械女声,心底忍不住的委屈。
  
  这个时候,她急需要一个依靠,却怎么都联系不上夏彦安,这种无助与心酸,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
  
  凌晨一点,言浅浅睡的迷糊间隐约听到房间门锁转动的声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是夏彦安,只有他有房间的钥匙。
  
  真的是他回来了?!
  
  言浅浅匆忙下地穿上拖鞋,拢了拢头发向房门走去。
  
  门口的钥匙声响了半天也没有打开,她伸手打开房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浓烈的酒气。
  
  言浅浅呆怔的看着眼前面色通红的男人,忽然间就委屈的涌上了泪水,伸手去拉他的胳膊,“彦安……”
  
  却不曾想指尖刚刚碰到夏彦安的手臂,便被他狠狠甩开。
  
  黑暗中,男人的神色忽暗忽明。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