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五芒星阵 2017-07-17

  林风捏紧手心,木柴上的倒刺刺破他的掌心,略微岑出鲜血。

    眼里强烈的仇恨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他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日后,他一定要百倍奉还!!

    “咦?”

    大汉发出惊叹的声音,龙尘栖疑惑抬头,大汉嘟囔道:“难怪….难怪…….”

    “什么难怪?”龙尘栖更加疑惑了。

    “你看那名孩子,刚才那剑士的一脚十分沉重,即便是个大人,估计也是当场死亡,可是那孩子却立马起来,行动自如。”

    “有什么不同?”

    西屿勾了勾嘴角,本来该是魅惑的笑意,在他脸上十分不和谐,仿佛是恶鬼在狂笑:“你出去被那剑士踢一脚,看看能不能爬起来,不就知道他与常人有何不同了?”

    龙尘栖以为他是说真的,不禁绷紧了身体,往他怀里缩了缩,眸光中恐惧不加掩饰的闪烁。
 
    龙尘栖顾自呵呵了两声,缓解尴尬,带着讨好的意味,“西屿,我不想知道了,我不多问。”

    瞧着龙尘栖满脸的讨好与虚伪的笑容,西屿默默摇摇头,心底对龙尘栖有些抵触,这样八面玲珑的孩子,心思未免太过深沉,他救她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明日他回天龙堡,那里的剑士已经散去了估计,这个女娃娃还是尽早分道扬镳吧。

    “咕咕……”

    龙尘栖的肚子不时宜的叫起来,她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这三天在树林,尽是吃些树叶什么的。西屿皱了皱眉,将龙尘栖的身子往旁边推了推,从怀里掏出一个大饼,递给龙尘栖,示意她吃掉!

    龙尘栖脏污的面上欢喜不已,面露感激,伸出脏兮兮带着血污的手接过来大饼,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口齿不清说到:“谢谢你。”

    西屿叹息,此次出来,是希望寻一位天赋过人的孩子回去传承天龙堡的武技,这龙尘栖虽然聪颖,不过心思不善……

    “西屿,你不是逃难来的吧?”

    怀里响起闷哼哼的声音,栖屿低头,龙尘栖已经将一个有她头这么大的饼吃完了,亮闪闪的眸子盯着他。

    十分清澈的眼眸,却看得他有几分紧张,有种被什么盯着的危险或者被看穿所有心事的危机,说得不好听,在她眼里,栖屿仿佛觉得自己现在是光着身子,十分让人不舒服。

    “嗯?”

    龙尘栖不做声,剑士那边,那个林风小心翼翼缩在边上,那群孩子互相围城一个圈烤着火,剑士围着另一堆火,低声讨论着什么。

    丛林风声吹动树叶,树影潇潇,蓦然地,林风与龙尘栖的目光在空中相对,林风有些惊讶。

    良久,他突然低下头,额头缓缓岑出鲜红的血液,不远处的一个孩子指着他大笑:“哈哈哈……你们看,我打中了。”

    “苏良臣你太过分了。”连采飞快跑到林风身边,捂住林风额头的伤口,对刚才大笑用石头砸林风的孩子怒目而视。

    “又是你,连采,你别以为你还是镇长的女儿就了不起,现在我们已经出了镇子,就连镇长你爹,说不定此时已经死在魔族人的手里,你狂个什么?”苏良晨愤怒开口。

    “就是,连采这一路你都坏了我们多少事,我们欺负这么个杂种,碍着你什么事情了?”苏良臣身旁的另一个孩子亦是不平。

    “她与那杂种是朋友,自然是护着的。”

    “朋友?我看啊,是连采喜欢上杂种了吧?”

    “哟~~连采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喜欢那种杂种,貌似人家还不一定喜欢你呢!女孩子啊,要自爱~~”

    “你……”连采捏紧拳头,三步做两步就朝着苏良臣冲过去,拳头刚要落在苏良臣脸上,蓦然被出声打断。
 
    “住手!”

    拳头停在苏良臣脸边,只差一点的距离,就可以让苏良臣脸上开花。连采愤怒的脸上全是不满,其他孩子有些吓住了。

    连采恨恨捏了捏手心,不满地放下手,对着苏良臣冷哼一声,转身向林风走去,半道却是被另一个孩子拉了过去。

    喊住手的剑士直直走向林风,对着他就是几脚,沉重的脚落在小小的身子上,见林风嘴里喷出口血,剑士才住脚,朝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林风骂了几句,便转身回火堆假寐。

    “你……”连采的脸因为愤怒得有些变形,因为旁边的孩子死死拉住她,才没有冲出去。

    苏良臣回过神,动作浮夸地心虚得拍拍胸脯:“哈哈哈…….连采你打我呀!你打我呀……”

    “真是没眼看。”龙尘栖捂脸,他们自小在一块长大,才分别几日,大家都已经换了一张脸,换了一颗心。变得十分陌生!

    看到连采在那群孩子中待遇似乎不错,龙尘栖也就稍许放心了,她现在是生死不知,连采随同剑士,以后的前程必是不错,她该为自己担心。龙尘栖闭上眼睛,躺在西屿怀里,很温暖。

     “叮!”

    “栖儿………”

    龙尘栖猛地睁开眼,不知何时,她窝在西屿怀里竟然睡了过去,雪白色的剑光闪过,龙尘栖被摔在一边,
 
    不远剑士执剑剑尖直指栖屿,耳边响着连采的尖叫,龙尘栖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天龙堡的余孽!”剑士冷哼一声,暴怒道。

    西屿璇身举起手中的剑挡开剑士凛冽的一剑,朝龙尘栖冲过来,往她手里塞了什么,吼道:“走!”

    龙尘栖一瞬间的慌张:“你呢?”

    四周剑士并不急着出手,仿佛看戏一般看着西屿在垂死挣扎,其他的人早早躲到一边,连采哭得很大声,哭得龙尘栖的头有些疼,她根本逃不出去好吗?

    龙尘栖站在栖屿脚边,西屿喘着粗气,手臂上的伤口潺潺流着血,巨剑插在地上西屿用它支撑着身体。

    “你没事吧?”龙尘栖轻声询问。

    西屿笑了一声,擦掉嘴角的血迹:“没事,一会儿,有机会你就跑吧。”虽然知道,龙尘栖这样狡猾的孩子,不用自己叮嘱也会这么干,但是西屿还是不忍一个孩子跟着自己送命。

    龙尘栖不语,手中捏紧那枚玉佩。
 
    再不在等西屿与龙尘栖互相宽慰,四名剑士同时出手,密不透风的剑网由头顶罩下来,空气中凌冽的剑气浮现白色的光芒,在其中的龙尘栖与西屿定会被搅碎。

    西屿挥动手中的巨剑,形成护罩的气流,护罩对上剑网,只能是小巫见大巫,瞬间崩溃瓦解,剑网一寸寸靠近,搅碎了西屿的衣裳,在这位大汉如钢铁坚硬的皮肤上留下道道血痕。

    刺痛划过肌肤,蓦然间,龙尘栖脚下闪现一个五角星阵法,周围的人惊异不已,眼中带着浓浓的惊讶。

    龙尘栖伸手拽西屿,希望把他拽到阵法中来,不过西屿块头太大,龙尘栖连缚鸡之力都没有,那点拉力根本也就是牵动牵动西屿的衣裳,根本拽不动。

    剑士看见剑网中龙尘栖的动作,惊异道:“五芒星传送阵?”

    想到什么,一道剑光打向龙尘栖,希望能终止阵法。

    西屿心下虽然不喜龙尘栖,还是在一瞬间挡在她身前,剑光打得西屿后退两步,刚好站在了五角星里面,
 
    龙尘栖立刻再次咬破手指,狠狠捏住玉佩。

    五芒星光芒逝去,剑网没入土地,剑网中的两个人没有预想的被绞成血泥,已经凭空消失,剑士恨恨收回剑:“竟然是五芒星传送阵,那个女孩子是什么来历?”

    “五芒星是三级阵法,这么小的孩子不会有这么高的成就,兴许是她身上有什么法宝。”

    剑士居高临下看着在地上哭泣的连采:“你认识那个孩子?”

    连采不语,前几天在村里他们就见过,也对,村里孩子那么多,这些剑士未必对龙尘栖有印象,何况,龙尘栖刚才那个模样,就连,连采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连采不说话,剑士对她也不能强行逼迫,她天赋不错,是中央都绝无仅有的天才,这才是连采一路上颇受照顾的原因。

    双脚刚落地,西屿站立不稳,口中吐出一口血身体向前倒去。

    大山似的身体直直扑在地上,扬起浓厚的灰尘。

    “咳咳……”龙尘栖被灰尘呛了两声,尘埃落尽,目光落在躺在地上人事不醒的西屿,身上的伤口还在潺潺流血。

    从怀里掏出那枚晶莹的玉佩,上面玉容缓缓流动,仿佛被风吹动的烟,左右摇摆。这是那名魔族男人给龙尘栖留下的保命手段,也没其他用处,用来逃命倒是很好。

    手里还握着西屿在生死之际塞过来的东西,一个戒指躺在手心,龙尘栖将戒指戴回到栖西屿手指上,大汉还在喘息,并没有死去,所以他的东西还是应该交还给他。


忽然,一股来自四周的极致压抑,龙尘栖瞬间身上所有的寒毛竖立起来,有种被窥视四肢无法移动的窒息感觉。

    地上的西屿咳嗽了两声,那股感觉瞬间消散,西屿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笑道:“你这娃娃倒是不贪。”

    龙尘栖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刚才的威压,应该就是西屿散发出来的了。

    西屿没有问他们怎么逃出来的,他很清楚这小娃娃身上有着什么东西,自然也不需要多此一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