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人偶 2017-09-13

李涛很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道:“后来,刘倩确实来找过我,但是那时候你知道,我已经厌倦了那个女人,据我所知那个女人和不止我一个男人有关系,我特别讨厌她,那时候我恨不得她去死。”
原来刘倩是这样一个人,我的脑海里面勾勒出刘倩的样子,好像和民国时期的妓女有点像,不过这些只不过是我的主观想象而已。
李涛接着说道:“后来,刘倩也许也心灰意冷了吧!她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以后不会来缠着我了,以后会让我爱白茜茜爱到死。”
爱白茜茜爱到死?这句话让我心里产生了疑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偶降术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只是我现在对这种东西还是不太了解,这样想着我便对李涛说:“你现在其实已经中了人偶降术,也许这个降术就是刘倩给你下的。”
“刘倩?人偶降术?”李涛的脸色顿时白的煞白煞白的,之后好像在怀疑什么一样:“对了,刘倩问过我的出生年月,我就真的告诉她了,那该不会是给我下降了吧?而且,刘倩好像说过,她姥姥会巫术。”
李涛说的话在我脑子里面转了一圈,我觉得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首先,两个人都睡在一起了,刘倩拿到李涛的身份证是很方便的,没有必要再问出生日期,要说刘倩的姥姥会巫术,这一点倒是和人偶降术有点关系。
“我的出生日期身份证上写的不准。”李涛回忆说:“刘倩说过那句话之后,就没有再理我,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见面了,刘倩很吃惊的看着我,然后就问了我真实的出生日期,好像就是在问了我之后,我就发觉我跟之前好像不太一样了。”
“这么说的话,你确实是中了降头术了。”我微微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什么降头术?我怎么不知道呢?”李涛纳闷的看着我,我把李涛带到了客厅,客厅当中白茜茜撕碎了的那个人偶还在地上散落着,我让李涛去看,李涛微微摇了摇头。
“你是说刘倩用这个东西害我?”看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只能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这就是人偶术,是中国古代很邪门的一种巫术,它可以左右你的思想,还可以控制你的欲望。”
“就他?”李涛指着地上的人偶夸张的叫到。
也就在李涛说出这句话之后,地上的人偶真的活了起来,就连我这个道士都被吓了一跳,地上的人偶本来已经被撕碎了,那些布片却奇迹般的互相纠结在了一起,然后组成了人偶的形态,一步步的走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李涛吓的大叫了起来,连我也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等到那个人偶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竟然回过头来,人偶虽然小,但我却看到那个人偶在笑,是的,一个布娃娃竟然在笑。
这一幕吓坏了我和李涛,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半响之后,直到那个人偶彻底消失了之后,我才回过神来,急忙招呼小宝往出追。
门外,天色已经微微发黑,车水马龙人行串流,那里还能找到拇指大小的那个人偶呢?
回到李涛家之后,李涛正蹲在那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他胡子邋遢,衣服上还带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整个人都被折磨的不像样子了。
我拍了拍李涛的肩膀道:“兄弟,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明天吧!明天我们去会会那个刘倩,也许就能接触你身上的降术。”
李涛微微点头,之后我便离开了李涛的住所,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稍显的有些落寞,而且我也没地方可以去,就顺着大街往前走,来到了四眼的店里。
四眼送白茜茜回去之后就回到了店里,此刻正准备打烊回家,正好我来了,四眼就没有关门,他进家拿了两瓶饮料出来,给我一瓶,我则是掏出一颗烟点上吸了一口。
“白茜茜现在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白姐好多了,我送她回去以后,白姐就睡了。”王耀阳答应着,却并不敢看我的脸。
这孩子应该有自闭症吧!我总是感觉他的脸色太过苍白了,苍白的有些不正常,好像是得了什么病一样。
算了,我自己都活不了多久了,还去担心别人,摇了摇头暗自凄苦了一把,然后道:“今天我没地方去了,收留下?”
“哦”王耀阳点了点头:“我家有,我家就在附近,你跟我去吧!”
傻子有一点还是好的,就是人特别实在,只要他能够做到的,就一定会帮你去做,一点都不含糊。
我们在王耀阳的店里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起身去了王耀阳在北京租的房子里面,出乎我的预料,王耀阳在北京租了好大的一个房子,我吃惊的看着这将近四百平米的房子,那豪华的装饰简直亮瞎了我的狗眼。
“兄弟,你这么有钱啊?”我吃惊的看着王耀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王耀阳却只是微微一笑。
晚上睡在王耀阳家的大床上,我真的有种土豪的感觉,以后我要是有钱了我也要住大房子,一定要超过王耀阳的房子才行,可是,回头一想又有点不对头。
王耀阳这么牛逼,这么有钱,这房子就算是租的,这也得多少钱啊!有这么多钱的王耀阳还用的着去古玩一条街当店员?
我好奇的想着这个问题,之后便偷偷的起身想要了解一下这个熊孩子,等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我偷偷的走了过去,站在门口的位置偷看。
里面的王耀阳好像在计算着什么东西一样,还是用手机的百度地图,算盘还有计算器,左手算牌,右手计算器和百度地图,十个手指就像是光速一样在动,如同一个非常完美的节奏一般,又好像在敲打钢琴键盘,演奏美妙的音乐。
这一切简直太完美了,但是,我却有些好奇,大晚上的,王耀阳到底在算什么?
从侧面去看,王耀阳的脸上已经沁出了一些细小的汗珠,看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王耀阳在做一项大工程,半响之后王耀阳突然砰的一声扑在了桌子上,我赶紧跑进去扶住他的身子。
王耀阳抬起头来笑了笑,笑的很傻很傻,道:“杨哥,我算出来了,我知道鬼事牌在哪儿了。”
算出来了?他竟然在为我算鬼事牌?说实话即便是相处,我也只是把这个孩子当成是个傻子,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能够耗费如此心血为我计算鬼事牌的去处。
我心里真的是好感动啊!我扶住王耀阳,给他嘴里塞了根烟道:“兄弟,谢谢你。”
王耀阳笑了笑道:“杨哥,我不会吸烟。”
“男人,怎么能不吸烟呢?”我拿出打火机自己先点了一根,然后给他点上。
我吸了一口道:“兄弟,看我的,就这样吸,很简单的。”
王耀阳听我的话,吸了一口,然后咳咳的咳嗽了大半天的时间,看着他那傻样子,我会心的笑了,兄弟,有时候并不在乎处了多长时间,有的人就是这样一见如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