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会叫的娃娃
作者:SUGAR      更新:2021-11-25 18:21      字数:2055
       “那本王怎么知道?”洛星匪瞪着她,夏婠婠她故意的吧,成心气自己是不是?

       “既然王爷都不知道,那我自然也不知道了。”夏婠婠无害的一耸肩膀。

       “王爷你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林将军乃是我国元老,战功显赫,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现在瞧他这模样,臣妾也着实心疼,可真是爱莫能助啊。”

       一听她这会儿还再装洛星匪气的不行,他往前上了一步,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道:“本王知道你有办法,你不用装,你就说到底要怎么做才肯救林将军。”

       “这个嘛。”夏婠婠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臣妾也不知道,不如王爷你说说臣妾怎么才能救林将军呢?”

       一看夏婠婠如今这么得瑟洛星匪气的后槽牙一咬:“行,那本王就说说你怎么才能救林将军。”

       说着他往后退了一步,扭头看着门口的小将:“来人,把夏婠婠拉下去五马分尸。”

       闻言在场的人都是一惊,两名小将下意识的去看夏婠婠,结果发现她已经不在原地了。

       再一瞧,就见她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林将军的床前开始有模有样的替他把起脉了:“哎呀,林将军这病不好治啊。”

       【你妈的洛星匪,仗着自己有点权势就了不得了,小母牛在厕所里跳高,牛逼过分了!】

       一瞧见什么玩意都比威胁好使,洛星匪心中好笑。

       要说这夏婠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自己好说歹说的时候她不照做,非把自己逼急了威胁到她的人身安全时她才能老实是不是?

       “那个什么。”夏婠婠抬起头:“你们谁回王府把我放在房间里的箱子抬过来。”

       【那里可都是我的宝贝,是我一年来兢兢业业完成任务获得的奖励。】

       “长安。”洛星匪一开口,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少年便不知打哪冒了出来:“主子。”

       “带几个人回王府把她房里的箱子抬过来。”

       “是。”长安应了一声,着手去办。

       长安的效率也是快,不一会儿就领着几个人抬了两个大箱子回来了。

       夏婠婠一瞧多了个长方形的箱子心里奇怪。

       【这什么玩意儿?】

       她走到长方形箱子面前看着长安:“我房间里的?”

       “是。”长安点头:“属下按照侧妃娘娘的吩咐只带你房里的东西,这个长方形的箱子也是在侧妃娘娘你的房里。”

       一听他这么说夏婠婠就明白了。

       【估计可能是自己任务完成,系统随机下来的奖励,这次能是什么呢?】

       夏婠婠有种拆盲盒的兴奋感,她先把箱子打开,想瞧瞧里面是什么奖品。

       盖子一掀开,夏婠婠就看到一具惟妙惟肖的男娃娃躺在其中。

       不止如此,这男娃娃上身没穿衣服,就只是套了个四角内裤。

       【这东西……】夏婠婠瞪大双眼:【怎么那么像充气……】

       “尸体?”这时门口的小将大吓一声。

       所有人看夏婠婠的眼神就变了,就好像发现了一个把男尸体放在自己房里收藏的变态。

       “不是!”夏婠婠一看他们误会了赶忙抓起男娃娃:“这不是尸体,这是假的。”

       一看夏婠婠能单手把一具男尸扯起来,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又变了味道。

       “真的不是。”夏婠婠急着想要证明这不是尸体,情急之下也不知道是按了娃娃哪里。

       就听那娃娃突然发出了一声沉醉的叹息,接着一道十分沙哑且带着情欲的男声响起:“宝贝,我要用力了哦~”

       此话一出现场一阵哗然,夏婠婠整个人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不是。”夏婠婠看着表情难以揣测的洛星匪:“王爷你听我解释,这个东西它……”

       【卧槽,自己该怎么跟古代人解释这充,气,娃娃呀?可问题是自己完成了任务系统为什么给自己发了这么个奖励?自己看起来是很饥渴,很需要充,气,娃娃来填补自己内心空虚的女人吗?】

       “哦~宝贝你好迷人。”这时那充气娃娃还在勤勤恳恳的说着自己的台词,接着就是一连串让人听着就脸红心跳的粗重喘息。

       “夏婠婠!”洛星匪终于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他面红耳赤的指着她:“你,你居然……”

       “不是。”夏婠婠手忙脚乱的把娃娃塞进了箱子里,去摸他的身上想看看那开关在哪,能让他赶紧闭上嘴。

       “你还敢摸。”洛星匪一看夏婠婠跟个老流氓似的在娃娃的身上乱摸乱找气的不行,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是啊王爷。”夏婠婠都快要哭了:“你真的误会了。”

       【完了,自己一个花季少女当众被人发出屋里有这么多东西,自己还怎么活呀?】

       听着箱子里的娃娃喘气声越来越重,洛星匪气的一掌直接就把那箱子震成了碎片。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外面的木头箱子都碎了,里面的娃娃却毫发无伤,但估计也是被洛星匪的内力震坏了开关,好歹是停下了那让人羞耻的声音。

       就这样,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的盯着躺在木头废墟里光着身子的男娃娃,一个个表情都说不出来的便秘。

       “那个。”夏婠婠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给找回来

       她看着还抓着自己手腕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开口:“王爷,你看我先去给林将军看看病行不行?”

       一听她这么说洛星匪虽然生气,但也不想耽误正事,便放开了她的手。

       一恢复自由夏婠婠立即松了一口气,赶忙跑到另外一个箱子里翻出了消炎药先给林将军输了液。

       经过她的检查,所幸的是林将军虽然发烧了,但是身上的伤口并没有发炎,不至于她拆线重新缝合。

       “这个你拿着。”夏婠婠把退烧药放到小将的手里:“等到你看那瓶药里面的水全都挂完了,你再像我刚才那样把这瓶药换上去。”

       “是。”小将双手托着玻璃药瓶宝贝的不得了。

       夏婠婠见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好笑。

       【把一瓶退烧药当成了稀世珍宝,这些人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