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戏耍
作者:SUGAR      更新:2021-11-25 18:23      字数:2028
       莫南鸢微微低下头,表示歉意。

       “走吧。”顾琼羽没有再与他说什么,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看着走远的人莫南鸢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也没心思再继续散步了,转身就准备回去。

       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了往这边来的人,一男一女,男人是顾北笙,女人他有印象,是丞相府的嫡女,名为罗袖。

       虽然之前与其来往不多,但是自己很清楚的能感受到她是喜欢顾北笙的。

       现在两个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怕是已经在一起了吧……

       想到这儿,莫南鸢的心口就传来了丝丝刺痛。

       顾北笙也看到了莫南鸢,见他比之前还要瘦了一大圈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

       察觉到自己身边的男人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了出去,罗袖收起脸上的笑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摇摇欲坠的莫南鸢。

       “是莫公子啊。”罗袖笑盈盈的开口:“我之前听说他生病了,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好吗?”

       顾北笙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盯着消瘦的少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有得到回应罗袖也没在意,而是接着道:“不会是本来就没什么病,为了博眼球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所以装出来的吧?”

       “不然能是什么病啊?这么长时间都没好。”

       这话说者有意,听者更是往了心里去,只见顾北笙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随后他加快脚步,将罗袖扔在身后。

       看着突然加快脚步的人罗袖一惊,以为他是要奔莫南鸢去,但结果对方只是与他擦肩而过,期间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见顾北笙完全就没有在意莫南鸢,罗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在之前她一直都在担忧,担忧顾北笙是不是真的对莫南鸢起了那份心思,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想来也是,顾北笙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同为男人的莫南鸢呢?被同性喜欢,顾北笙怕是恶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对他有其它意思?

       想着罗袖重新扬起笑脸,同样的跟莫南鸢擦肩而过,一个眼神也没给他。

       莫南鸢的头一直埋的老低,等两个人完全走远了他才抬起头,对于居高临下并未将自己放在眼里的两个人,他丝毫没有在意,而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明明方才才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男人此刻正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院中。

       莫南鸢下意识的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他揉了揉眼睛。

       “怎么?”顾北笙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好笑的看着他:“对于我的到来你是太惊喜了?还是太惊吓了?”

       “太子殿下。”确定顾北笙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莫南鸢收起心中的疑问,往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的对他抱拳行礼。

       看着眼前对待自己有礼生疏的人顾北笙没有说话,只是起身上前,伸手去扶他。

       可手才刚碰到对方的衣摆,莫南鸢立即就放下了手,同时又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对于他这种十分明显的疏远,顾北笙心中浮起一丝不悦:“你方才不也看见我了?怎么没像现在这样恭恭敬敬的向我行礼呢?”

       “太子殿下息怒,是南鸢没了规矩。”

       “我又没有生气,何来的息怒?”顾北笙轻轻一笑:“你把头抬起来,这样一直低着头同人讲话是不是有些太没礼貌了?”

       莫南鸢不知道对方这会儿来找自己是为何事,但是他却知道这男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要是不按照他说的做,不知又会将他惹恼成什么样子。

       想着莫南鸢便抬起了头,直视对方的眼睛。

       方才离得较远顾北笙没瞧仔细,这会儿莫南鸢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脸照之前真的小了一大圈。

       许是因为身体还没完全康复的原因,原本就白皙的脸颊现在更似白纸一张,毫无血色。

       更让人没办法忽略的是他眼底的淤青,很明显,他一直都没有好好的睡一个觉,才导致黑眼圈这么重。

       “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顾北笙眉头紧锁:“那些宫人是怎么照顾你的,竟把你照顾的越来越没个人样。”

       “回太子殿下的话。”莫南鸢微微垂眸:“跟他们没关系。”

       不过是跟自己过不去,自己折磨自己罢了。

       “跟他们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这群狗奴才,狗仗人势,见你没个依靠所以根本没把你当成主子看,简直该杀!”

       看着眼前温怒的男人莫南鸢一时摸不到头脑,他不明白对方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和打抱不平是为了什么。

       但有了前车之鉴,莫南鸢非但无法感激,反而心还因此提到了嗓子眼,他隐隐的有些不安。

       “阿鸢。”顾北笙见他不说话便叹了一口气,心疼的抚摸上他的清瘦脸颊。

       男人的手一搭在自己的脸上,莫南鸢就觉得好像是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爬到了自己的脸上,让他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他僵硬着身子呼吸急促,几乎快要晕厥过去。

       “你受苦了。”顾北笙心疼的看着他,语气带着浓烈的关心。

       “额~”莫南鸢非但没有觉得温暖,反而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立即跑到一旁,蹲到树边呕吐了起来。

       见此顾北笙立即上前,毫不嫌弃地为他拍后背顺气:“阿鸢你怎么了?还好吗?我给你叫个太医来好好的给你看看。”

       “不要碰我!”莫南鸢情绪激动的挥开他的手,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满脸的防备:“你到底要干什么?”

       看着面前防备自己的人,顾北笙原本柔和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随之一声讥笑从口中发出。

       “我还以为你会抱着我痛哭流涕呢。”顾北笙冷笑一声,走到一旁的石凳前坐了下来:“结果你比以前聪明了,完全不上当。”

       一听他方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耍自己,莫南鸢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流,他僵硬着身体,勉强的从地上爬起来。